推荐阅读:

第七十四章 染血



作品:《蛰雷

夜深人静牢房走廊上方灯罩之下,暗黄的灯光忽明忽暗,有不知名的飞虫在四周盘旋。

往日已经休息的董烁,此时靠近走廊小声喊道:“哎。”

他果然不曾忍住,毕竟这是他心底最后的遗憾与希望。

魏定波自然听到,见状同样靠近走廊,回道:“怎么了?”

董烁用手在嘴边比划,后在耳边比划,示意魏定波查看是否有监听设备。董烁的牢房之中肯定没有,他是查看过的,此时担心的是魏定波。

查看监听设备?

不用查看魏定波也知道有,可他不能告诉董烁,原因之前他已经说过,那便是是枝弘树认定了董烁会开口,若是对方不开口谁嫌疑最大?

魏定波身后还有冯娅晴以及陈禾苗,他不敢让两人以身犯险,所以起身一番搜查后摇头示意没有监听设备。

“你今天是不是给外面送消息了?”董烁压低自己的声音问道。

此时负责监听的宪兵,立马打起精神,开始做记录,望月稚子也将耳机戴上。

“没有。”魏定波一口回绝。

“信不过我?”董烁对于魏定波否认他觉得能理解。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帮个忙。”

“无能为力。”

“事关重大。”董烁并没有放弃。

魏定波现在拒绝是在演戏,可也不是在演戏。

面对董烁的步步紧逼,魏定波退无可退,他若再不同意,负责监听的日军定会察觉异样。

眼看魏定波并未再拒绝,董烁压低声音说道:“我这里有一份名单,非常重要,帮忙交给军统。”

名单二字,第一次出现在两人的交谈中。

魏定波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董烁眼底闪烁的希望!

“说吧。”魏定波嗓子干涩的吐出这两个字。

董烁却仿佛遗愿得以完成一般,很快说出九个人的名字,声音足够小他担心隔墙有耳。

可只要魏定波能听见,那么隐藏在牢房之中的监听设备,就同样可以听到。

当九个人的名字说完之后,魏定波默默点头,表示会帮忙送出去。

董烁脸上的笑意,是发自内心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哪怕是死,也可以瞑目。

负责监听的望月稚子,将耳机一把拿下,拿上自己记录好的名单,去找是枝弘树。

是枝弘树今夜并未下班休息,而是在办公室内等待,他坚信今夜就会有结果。

“报告。”

“进来。”

“队长,名单。”

望月稚子没有一句废话,将名单放在是枝弘树的办公桌上,是枝弘树扫了一眼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拔了一个号码后说道:“行动。”

这个电话是通知行动队展开行动,负责监听的日军会给行动队也送一份名单。

只有名单并无确切地址,但已经足够,宪兵可以依靠名单调查这些人的踪迹。

看到是枝弘树放下电话之后,望月稚子问道:“魏定波……”

“他表现不错,一起去接他出来。”

“队长亲自去吗?”

“反正闲来无事。”

是枝弘树带着望月稚子,前去牢房之内,魏定波则被宪兵打开牢门带了出去,看到他被带走,董烁眼神之中浮现担忧,认为是日军要审讯他。

魏定波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不用担心。

从牢房之中出来,在过道尽头看到了是枝弘树与望月稚子,魏定波上前说道:“是枝弘树队长怎么也在。”

“你任务完成的不错,自是应该来迎接你。”

“队长言重了。”

“宪兵队赏罚分明,稍后离开时会有奖金给你。”

“谢谢队长。”魏定波脸上浮现笑意。

是枝弘树此时心情不错,但并未有离开牢房的意思,反而是站在这里寒暄起来。

魏定波陪着说了几句客气话,是枝弘树话锋一转说道:“董烁此人无用。”

“他已经失去价值。”

“那不如魏先生来处决他好了。”

“我来?”

“毕竟这一次是魏先生立功。”是枝弘树脸上带着笑意。

是枝弘树想要让魏定波杀董烁!

董烁的宁死不屈让是枝弘树早就怀恨在心,若不是名单还未得手,他或许早就杀了董烁。此时名单问题解决,留着董烁无用,自然是要除之后快。

可他现在选择让魏定波亲自动手。

何意?

毕竟魏定波是从军统叛逃而来,虽然现如今日军这里如此身份的人不在少数,可也需甄别。

亲手杀人无异于投名状。

“将魏先生的枪拿来。”是枝弘树的话音刚落,一旁宪兵便将魏定波的配枪拿来。

是枝弘树和颜悦色的看着他,望月稚子在一旁一言不发,这种事情她见得多。

魏定波伸手将枪接过来,直接转身朝着董烁所在的牢房走去,手中枪已上膛。

很快便靠近董烁所在牢房,此时董烁躺在床上但是并未休息,他挂念魏定波被审讯用刑。

他听到有脚步声,准备扭头去看,但一声枪响让他再无力扭头。

快!

从拿枪到开枪非常快!

快到董烁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快到是枝弘树都有些诧异。

一气呵成,没有半分犹豫。

为何不犹豫?

魏定波不敢犹豫,他想要让董烁走的没有遗憾,若是看到魏定波,董烁便知名单泄露给日本人,他不惧日军酷刑死死守护的名单,最后被他亲口告诉日本人,这对董烁来说打击太大,比杀了他还令他痛苦。

与其如此,不如让董烁没有遗憾的离开,让他以为名单会通过魏定波的手,交给宪佐从而交给军统,了却他的心愿。

正因如此,魏定波才会如此快速的开枪。

染血!

双手染上自己人的鲜血!

魏定波将枪收起,未曾多看董烁一眼,走回是枝弘树与望月稚子面前。

是枝弘树大为满意,对魏定波的果断与决绝表示欣赏,三人从昏暗的牢房离开,是枝弘树便先行回去。

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魏定波对一旁的宪兵问道:“有烟吗?”

宪兵掏出烟递给魏定波一根,在月色星光之下,魏定波缓缓点燃抽烟。

“这几日烟瘾不小吧。”望月稚子在一旁说道。

魏定波并非是烟瘾,全当给董烁上一支香。

与石熠辉讨论时,他还说魏定波只是间接的导致军统成员牺牲,谁成想却变成了直接开枪的人。

“还好。”魏定波回答。

“还以为你要握着枪纠结片刻,毕竟你也是军统出身这几日与董烁聊的还不错,起码有些感情,未曾料到开枪杀人不过几秒。”

“早晚都是杀,纠结来纠结去,能让良心好受些吗?”

“你倒是看的明白。”

吐出口中香烟魏定波侧头看着望月稚子,语气漠然说道:“杀个人而已,稚子小姐莫不是还是个雏?”

望月稚子脸色微寒,红唇轻启道:“魏先生不妨试试。”

“不急,有的是机会。”今日遭遇与望月稚子脱不了干系,魏定波如何能不将她记恨于心。

“稚子拭目以待。”

魏定波一口香烟吐在望月稚子眼前道:“请保持期待。”

香烟笼罩在望月稚子眼前,模糊了她的视线,只有魏定波唇间燃着的红光分外清晰,忽明忽灭间映出魏定波一脸玩味,望月稚子回以微笑,她倒要看看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