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五十一章 坚持一下你懂不懂



作品:《蛰雷

前途一事靖洲极为上心,魏定波也没有拖得太久,便找了个机会打探望月宗介的口风。

只因跟着靖洲困于此地,使得魏定波也看不到方向,不如跳出去再说。

虽说在这里完成了几次重要任务,可不能安于现状,不然日后想变都没了机会。

今日出门前便与冯娅晴说过,晚上不回去吃饭,而且可能会回去的比较晚,让她先休息不必再等。

因魏定波约了望月宗介晚上一同吃饭。

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便有一饭之约,一直并未兑现,望月宗介当时不过是客套之言,魏定波岂能没有眼色。

但此时为了帮靖洲打听望月宗介的口风,魏定波便主动约对方吃饭,从之前望月宗介对他的态度来看,应该不会拒绝。

果不其然,望月宗介答应一同吃饭,时间约在今日。

晚上下班,靖洲已知魏定波今日要与望月宗介一同吃饭,提前给了些钱算是饭资。

拿着钱魏定波就先行离开机场,去之前定好位置的日本料理店确认是否留了位置,免得望月宗介来时遭遇尴尬。

料理店距离机场并不远,魏定波约在这里算得上投其所好,但价钱并不便宜。

料理店大门所用木料看起来很有质感,大门两边上方向街道伸出两根横杆,各悬挂一白色灯笼。

灯笼内安装电灯,灯光印在灯笼上,清晰可见三个黑色字‘吉野家’。正上方门头霓虹照耀,黑底招牌镂刻‘吉野家’三个烫金大字。

由此便可得知,价位不低。

他推门进去,年轻的日本女侍者向他鞠躬问好,魏定波用熟练的日语询问自己定下的包间。

得知包间已经准备妥当,魏定波便没有进去,而是在门口等待。

不多时便看到望月宗介的车子驶来,他急忙出去迎接。

“今天让魏先生破费。”望月宗介下车笑着说道。

“望月队长赏光,属下荣幸之至。”

“进去吧。”

“队长请。”

两人来到包间外,将鞋子脱掉走上榻榻米,在小桌子边跪坐着。望月宗介带来的日军士兵,则是在门外站岗负责保护。

点菜自然交给望月宗介,对方很熟练的要了清酒、寿司、刺身,看来没少来这家店打牙祭。

上菜很快,魏定波很有眼色的起身给望月宗介倒了杯清酒,他先敬一杯。

清酒喝不惯,日料吃不惯,但魏定波并不会有所表现,反而口中大加赞赏,好似人间美味。

“没成想你能吃得惯。”望月宗介心情大好,他第一次接待靖洲时安排的也是日料,只是对方兴趣缺缺。

靖洲肥头大耳油光满脸,怎么会喜欢这些东西,且语言不通想夸奖也没办法。

“吃的习惯,几日不吃还会想念,只可惜囊中羞涩。”魏定波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

“那今日还是我来请你吧。”望月宗介高兴,不在乎谁掏钱。

“今日有人请客,望月队长不必为我考虑。”

“谁?”

“靖洲靖主任。”

“他请客?”

“实不相瞒,靖主任其实托我向队长您打听一件事情,我一想终于能完成与队长之约我便答应下来。”魏定波没有隐瞒,且也无需隐瞒。

靖洲的心思是司马昭之心,望月宗介不可能毫无了解,魏定波旁敲侧击反而显得下乘。

倒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不败坏在望月宗介这里积累下的些许好感,还能借机再拉近关系。

“这饭可不单纯。”望月宗介听不出喜怒。

魏定波急忙解释说道:“靖主任安排属下不敢不从,哪怕没有今日饭局也只能硬着头皮在机场打听,可与队长一饭之约一直未曾忘记,心心念念良久终有机会得偿所愿,属下不愿错过。”

“别紧张。”望月宗介听完之后面色露出和煦的笑容。

“多谢队长体谅。”

“说吧,他让你打听什么,早早说完我们就边吃边喝,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靖主任有想要离开机场之意,想要前去上海在新政府成立之前,谋取一官半职。”

“他倒不安生。”望月宗介的评价,魏定波不能符合也不能反驳,安静等着。

谁知望月宗介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呢?”

“我?”

“你打算怎么办?”

“属下还未细想。”

“是打算跟着靖洲一起走,还是留下来。”

“属下对飞机以及防空方面并无了解,留下来恐怕起不到什么作用。”魏定波小心措辞说道。

日军空军方面的情报是重要,可日军对机场的把控非常严格,机场周边埋有地雷,魏定波上下班都小心翼翼,那么他留在机场可能这辈子都难进入机场内部,根本就不可能获取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所以他并不想留下来。

其次是哪怕望月宗介看重他,但是专业方面的知识根本没有,想要得到重用并不可能。

生怕拒绝望月宗介一番美意惹恼了对方,谁知望月宗介说道:“自然不会留在机场。”

“那是?”

“根据你的出身,应该去情报部门。”

望月宗介随意的一句话,导致魏定波眼前一亮,这是瞌睡了都有人送枕头吗?

“情报部门?”魏定波表现出一丝抗拒。

他就是做情报出身,自知其中危险,心中哪怕意动,此时也不能表露出来。

望月宗介好似猜到会如此,笑着说道:“你跟着靖洲若是能有好去处也罢,要是没有我可以帮你问问,情报部门筛选严格成与不成还不得而知呢。”

这就算了?

魏定波看着望月宗介心里骂娘,你就不知道坚持一下?

不能大道理讲一讲,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再不济你威逼利诱一番也可,怎么就罢了?

我明明是会就范的啊!

魏定波嘴里说着感谢,心里将望月宗介骂的翻来覆去,可他现在不能变卦,不然前后太过矛盾。

跟着靖洲没有好去处再来找他,可这个界定太过模糊,什么叫没有好去处?

起码要出去后你才知道好不好。

这拖上几个月,到时望月宗介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关系又不是多深厚,你能保证对方几个月之后还对你关照有加?

心里骂归骂,酒还是要喝的。

将望月宗介安排的舒舒服服,看着他被日军士兵扶上车离去,魏定波也叫了黄包车回家。

人力车路上跑的很快,生怕最后赶上宵禁,这是他最后一单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