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五十章 前途



作品:《蛰雷

昨日算不上宿醉,醒来自然不会头疼,收拾妥当吃了饭便与冯娅晴在门口道别,各自上班。

今日走进王家墩机场办公室,不似往常冷清,里面已经能听到说话的动静。

探头去看原是望月宗介前来慰问,得知靖洲回来望月宗介作为机场方面的负责人之一,且是与靖洲交流最密的一个人,理应代表来看望一眼。

望月宗介严于律己没有赖床习惯,自是早早便来,靖洲清晨美梦烟消云散,陪着笑脸坐在一旁。

魏定波并未在门口徘徊,迈步进去打过招呼,之后便接替过翻译的职务,让望月宗介所带的翻译落座休息。

人情世故的看望,没有工作上的事情需要聊,整体的聊天氛围不错,靖洲也捡点好听的话说,哪里敢有什么牢骚不满。

聊了不多时,望月宗介借口有事要忙便离开,靖洲带着魏定波等人起身相送,在门口看到望月宗介远去才重新回来。

刚回来坐下,靖洲便说道:“你这几日上下班路上要多加小心,军统行动队内有狙击手,刘朝君在医院内都难逃一死。”

这个消息是望月宗介方才告知。

魏定波只是告诉靖洲,刘朝君已死,可具体是如此被杀,魏定波并不清楚,自然是不会不打自招。

此时听到靖洲提醒,点头应道:“多谢主任关怀,不过日军现如今在城内大肆搜查,军统行动队此时定会避其锋芒,应该不会再贸然出手,且我的身份地位不值得他们冒险。”

魏定波的身份与刘朝君比起来,确实是不值一提,为他牺牲一名狙击手,那是不划算的买卖。

“唐立恨你入骨,或不会管那么多。”

“行动队归行动处所管,唐立的手伸不了那么长。”魏定波心知自己不会遇袭,如此说不过是给靖洲一种心理暗示,那就是军统不对我下手情有可原。

靖洲闻言觉得有理便没有再劝,只是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总归不要大意。”

“是,主任。”

下午闲来无事,王雄跑去酒店送盘子,将魏定波昨日押金退了回来。

回来之后,王雄来至魏定波身边,将押金递还于他,魏定波并未客气退让,直接接住。

首先昨日饭菜就是他付的钱,押金同样是他垫的,王雄又比他有钱看不上这些,他直接收下好过客套推搡。

靖洲见此一幕,打开抽屉拿出几张钱,对魏定波说道:“这些你拿去。”

先前便说事后不会亏待魏定波,此时也不能装作失忆,不然如何服众。

王雄今日当面还押金一事,未尝没有提醒靖洲的意思,毕竟许的好处不给,日后到王雄这里也不声不响怎么办?

魏定波起身上前,接过钱口中感谢,他同样爱财白给的为何不要?

不是很多,却不算少,五百元。

只是和靖洲这几日损失的四十根金条比起来,说是九牛一毛都不足以形容。

但人要知足,起码魏定波此时拿到五百元很是开心。

收了钱靖洲没有着急让魏定波回去自己的工位上,而是让他坐下说道:“事已至此我也实不相瞒,机场顾问主任这个位子高不成低不就,我原想借着刘朝君的关系活动活动,本来合作大致谈好,可现在人死账消,他答应我的许诺自是无人兑现,现如今该如何是好?”

三人一条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此刻靖洲认为,可以让魏定波帮自己稍作分析,毕竟整件事情下来,足见其是有真才实学的。

“主任本来打算在新政府内谋得一官半职,只可惜刘朝君委员一死,门路全无。”魏定波同样觉得事情不好办。

“原本混个一官半职乐得逍遥自在,也能离开日军管制好过点头哈腰,军统误我。”靖洲将罪魁祸首归结于军统头上,倒不算错。

“主任还有别的人脉吗?”魏定波问道。

“在民国政府内摸爬滚打多年,在防空情报所也经营许久,些许人脉还是有的。只是现如今都远在上海,而且盯着新政府职位的人颇多,僧多粥少供不应求,远水解不了近渴。”靖洲苦便苦在这里。

他不能无缘无故离开机场,哪怕他请辞日军同意,但没日军保护他想一路安然无恙去到上海,也不太可能。

你说静观其变?

伪政府成立之后,再想谋取一官半职就难了,到时一个萝卜一个坑。就算真给你安排了,怕也是吃力不讨好的职位,不如不要。

要想挑个好的,就要赶在伪政府正式成立之前,先到先得。

靖洲苦恼前途问题。

魏定波根本没放在心上。

靖洲以为和魏定波在同一艘船上,殊不知魏定波想要的和他截然不同,靖洲想这个肥差,每日无事捞捞油水,魏定波则是要掌握情报打击日寇。

所想截然不同,自然不会感同身受,魏定波此时表现出来的着急,无非是演戏罢了。

可靖洲如此表现,也算给魏定波敲响警钟,日后他又该如何规划自己的潜伏之路。

总不可能一直跟着靖洲吧。

且不说靖洲现在自身陷入僵局,就算前途一片光明,顶多也就是闲职,日军与伪政府的情报恐怕也接触不到。

看来要早点为日后做打算了。

只不过现在魏定波觉得靖洲还能跟一跟,首先是没有其他选择,其次是保不齐能通过靖洲作为跳板,找到另一个位高权重的人。

毕竟靖洲此时还没放弃,冲劲依然不小。

“主任不如写封信给上海,找找此前的关系,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魏定波提议说道。

“都是一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空口说白话,那些人可没兴趣听。”靖洲最是了解那群人的嘴脸。

“我看机场这里也无其他事宜,若能谈成可让他们将主任调离,到了上海该给的好处一样不少奉上。”

“日军这里能放人?”

“望月队长这里,我可以去探探口风。”

“那就多麻烦你。”靖洲急忙应道。

能离开此处,为前途奔走靖洲自是重视,心里一股子热乎劲。

联想到魏定波与望月宗介能说上两句话,此事说不定真的能成。

“事成之后,必有重谢。”靖洲说道。

重谢?

救你从宪兵队出来,也才五百元,换个工作能给多少?

要是五百元,说重谢可就言重了。

靖洲好像自己也觉得不太对劲,立马补充说道:“不会让你失望。”

“愿为主任效劳。”魏定波一脸的真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