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四十六章 全盘想法



作品:《蛰雷

当日雪中一枪,划过长空血染洁白,点点滴滴如腊梅绽放。

那一枪不仅杀了孙志鹏,同样杀死了石熠辉手中的枪,大雪埋葬了孙志鹏的尸骨,同时埋掉了一位神枪手。

可想而知石熠辉再次握住枪,究竟需要经历什么。

石熠辉当时并未多说,可内心深处的挣扎与煎熬,只有他自己明了。

石熠辉不需要何人出言安慰,更无须说大道理,此时的他只是将压抑在心底的话诉说出来,便足矣放松囚禁已久的灵魂。

魏定波打开了他的宣泄口,却并未过多言语,最后仅是道谢。

面对他的感谢,石熠辉觉得矫情,瞥了他一眼说道:“孙志鹏前辈是我刻在珠子上的第一个人,我不想你做最后一个。”

选择再度握枪天人交战内心煎熬,脑海之中回忆闪烁,太阳穴青筋暴起手抖如耆耄老人巍巍颤颤,是石熠辉独自一人克服这些。

石熠辉却并不打算说这些,现在说来他觉得无趣。

谢字不必再言,且大恩不言谢。

“日后还能开枪吗?”魏定波问道。

“我要告诉你我的手指现在还在发抖,你信吗?”

“我信,从我进门到现在,你的手指就没有离开过念珠。”

“倒是让你见笑了。”石熠辉将手串放在柜台之上,想要避免。

“不行就别为难自己。”见状魏定波有些心疼他。

“从东北到全国,我若再难为下去,怕日后连想为难的机会都没有了。”石熠辉此言表明,他想要重拾丢掉的一切。

“前路艰险,同去同归。”魏定波报以微笑,给与支持。

石熠辉皱眉打了一个机灵道:“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莫不是家里嫂嫂年长几岁,对你善解人意照顾有加,让你乐不思蜀?”

“全对。”

魏定波如此大方承认,反倒是让石熠辉没了话语。

石熠辉心中告诉自己,这死猪不怕开水烫,自己说啥都没用。

“你今天找我,应该不至于闲到就是来听故事的,还有什么事?”石熠辉大有赶快说完,让魏定波赶快滚蛋的架势。

“接好了。”魏定波将公文包朝着石熠辉扔去。

石熠辉单手去接突然猛地一坠,但他臂力腕力极强,收紧肌肉骤然发力,公文包被稳稳抓住。

“什么东西如此沉?”石熠辉诧异。

“打开看看。”魏定波笑的一如既往。

石熠辉看完之后的反应与冯娅晴相差不大,将公文包拉链瞬间拉住,低声问道:“怎么来的?”

“靖洲的。”

“上交?”石熠辉问的疑惑。

毕竟在他看来,这等东西魏定波完全可以不言不语不声不响,军统又不缺钱,在不影响潜伏任务的情况下,全算自己所得。

这在特务外勤很常见,石熠辉早就司空见惯。

魏定波自然知道上交给军统奇怪,他今日来也不是为上交而来,此时说道:“你想多了,这金条动不得,乃是靖洲……”

听完魏定波解释,石熠辉才明白这来龙去脉说道:“日本人还真的是心黑,贪心不足蛇吞象。”

“日军嘴脸不足为奇。”

“靖洲同样让人大吃一惊,四十根金条全是民脂民膏,发的都是国难财也不怕断子绝孙。”

“那你想多了,听说他儿孙满堂,全在老家。”

“老天无眼。”

“靠老天不如靠自己。”魏定波不信神佛多年。

“你想让我将金条暗中交给日本人,喂饱他们好让他们放人?”在石熠辉看来,日军宪兵是找到了藏在刘朝君家中的二十根金条,现在无非是想要多吃多占。

可魏定波心中清楚,宪兵并未找到任何金条,现在金条凭空出现平添怀疑。

“我想让你将金条藏在被我们抓走的亲日派代表家中,让日军发现。”魏定波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藏在失踪的亲日派代表家中?”石熠辉微微不解。

“上峰之前的安排太过草率,就算与刘朝君有过会面交谈的亲日派代表失踪,靖洲可能也会怀疑我,只是不会怀疑的那么凶罢了。

可现如今靖洲已经知晓刘朝君之死与他有直接关系,那么这个亲日派代表的失踪,看起来更像是军统自导自演,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将金条放在这个亲日派代表家中,让靖洲误认为是日军为将之前的金条占为己有,瞒天过海的一种手段。”魏定波解释说道。

“可你不是说日军已经发现刘朝君的金条,现在将金条藏在亲日派代表这里,不是很矛盾吗?”石熠辉敏锐的察觉到了问题。

魏定波却不慌张,淡定说道:“发现金条的宪兵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亦或者是一班人,但总不至于是全宪兵队的人。”

“你的意思是发现金条的宪兵,并未上交给汉口宪兵队,而是选择私吞?”石熠辉若有所思的问道。

“二十根金条,换成你作何选择?”

“诱惑难挡。”石熠辉很老实的说道。

这不是一根两根,整整二十根,你真当宪兵队的宪兵都是圣人不成。

“拿了二十根金条,那些宪兵恐怕已经提心吊胆,此时再发现二十根金条,他们一定不敢再吞,宪兵的胃口没有那么大,他们也会担心被噎死。”魏定波分析说道。

“这二十根金条的发现宪兵会上交宪兵队,从而证明靖洲清白,也能消除你这里的隐患。”石熠辉此时明白了魏定波的意思。

可他却没有完全看透魏定波想要的!

魏定波心知日军没有发现金条,此时让日军在亲日派代表这里发现金条是一举两得,不仅可以打消靖洲的疑虑,同时还可以打消日军的猜忌。

亲日派代表,为何出卖刘朝君?

这不符合一个亲日派代表应该做的事情。

可如果是见财起意呢?

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刘朝君获得金条,放在身边担心不保险,他与亲日派代表达成合作,交由亲日派代表代为保管,在他离开武汉时再还给他。

金条当前蒙蔽双眼,亲日派代表为将金条占为己有,故意将刘朝君的消息泄露给军统,只要刘朝君一死,金条之事便无人知晓。

可天算不如人算,刘朝君并未当场身亡,亲日派代表一下子就慌了神,担心刘朝君猜到是自己见财起意,所以急忙跑路以求活命,慌张之中连金条都忘了带。

这是魏定波的所有安排,会让亲日派代表的失踪在日军这里,显得更加合乎情理,而不是和现在一样无缘无故就出卖了刘朝君。

魏定波提醒石熠辉,石熠辉反应到这一点,立马说道:“一举两得。”

“所以麻烦你。”魏定波不可能自己完成这个任务,他去放金条风险太大,只能交给石熠辉来完成。

“你这个想法不错,但存在两处隐患。”石熠辉举一反三。

“说来听听。”魏定波何尝不知这个计划还有隐患,他告诉石熠辉,就是等着对方帮自己解决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