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四十二章 吃惊的冯娅晴



作品:《蛰雷

将手表戴好魏定波拿着金条并未回家,冯娅晴都带着陈禾苗在外面不敢回去,他现在回去做什么?

金条他也没有藏,而是找个包装在其中,背在身上。

他有特别通行证,不怕有人对他搜查,拿在手里更加安全。毕竟一时半会,你让他找个合适安全的地方存放,也找不到。

晃晃悠悠来到刘朝君所在医院附近,此处原本就是医院,被日军占领之后变成了日军管制,现在四周全部戒严,宪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由此可见石熠辉还未动手。

石熠辉很有耐心,挑选了一处能观察到刘朝君所在病房的制高点,已经趴在这里一动不动良久。

仅有一枪机会,必须一击致命。

多年未摸枪的石熠辉,此刻手心出汗,他在衣领上蹭了蹭免得影响开枪时的手感。

此刻握着枪的石熠辉,有生疏感吗?

他必须承认有!

可也有一种血脉相融的熟悉感!

两种感觉莫名纠缠在一起,他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多年前的一幕在脑海之中不停浮现,石熠辉额头渗出汗水。

他无路可退。

半小时前,一队宪兵来到医院,进了刘朝君所在病房,停留了大概十分钟便匆匆离开。

石熠辉心中明白,这群宪兵是来询问有关靖洲的事情,时间越发紧迫,可石熠辉反而越来越平静。

心无杂念,只有手中之枪。

魏定波在医院附近徘徊,突然听到一声枪响,医院附近宪兵抬枪御敌。

可就一声枪响戛然而止,再无任何攻击,宪兵追着枪声的方向跑了出去。

街道上行人被吓的四散开来,魏定波同样随着人流离去,他在微渊斋不远处的路口,找了一个茶摊坐下,他需要确认刘朝君是否已死。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看到石熠辉从远处走来,有行动队配合他行动,他的狙击枪交给行动队,他从另一个方向脱离宪兵追踪。

回来的石熠辉看到了喝茶的魏定波,他脚步没有停留,只是微微点头告诉对方,刘朝君已死。

魏定波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对石熠辉遥遥举杯,算是庆祝。

石熠辉看到了魏定波背后的背包,可只想着是魏定波提前收拾好的行李,担心他这里行动失败准备跑路,并未想其他的。

付了茶钱魏定波转身回家,他用钥匙开门进入家中,他相信冯娅晴在不远处一定是看着他进来的。

果然不一会,冯娅晴就带着陈禾苗回来。

陈禾苗手里还举着糖人,一脸开心,在魏定波面前炫耀。

“一路都舍不得吃,说是非要回来给你看一下。”冯娅晴摸着陈禾苗的脑袋说道。

“给叔叔吃一口。”

“不给。”

“小气鬼。”

“我不是小气鬼,我要带去学校。”

“那就化了。”

“那怎么办?”陈禾苗的眉头皱成一团,可见这个问题将她难住了。

“快吃吧,下次想吃叔叔给你买。”

“听叔叔的话,快进去吃吧。”冯娅晴着急问魏定波情况,想将陈禾苗打发进去。

陈禾苗闻言,伸出舌头在糖人上舔了一下,美得不行。

等到小丫头屁颠屁颠的进去,冯娅晴低声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危险基本解除。”

“那就好。”冯娅晴高度紧绷的神经得到放松。

“但我要出门一趟。”

“去哪里?”

“工作上的事情。”

“不要大意。”工作上的事情冯娅晴不便多问。

“我出门的时候,你帮我照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跟我来。”

魏定波带着冯娅晴,走到厨房之内,打开一个陶瓷罐子说道:“东西在里面。”

“是什么?”冯娅晴向着里面望去,发现被布包着,她想要拿起陶罐一探究竟,可是罐子起手很沉,她一下居然没能拎起来。

因为罐子就这么大,里面的东西只到罐底,她错误的估计了罐子的重量。

手上一用力,将罐子抱起,把布打开。

刚一掀开,冯娅晴手中陶罐就脱手而出,向着地面滑去,魏定波眼疾手快一把将罐子接住,笑着说道:“怎么还抓不稳了。”

“你故意的。”冯娅晴咬着玉齿说道。

魏定波猜到了她会吃惊,所以做好了接住罐子的准备,可不就是故意想要看她出丑。

“我不在家的时候,看好这些东西。”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黄鱼,还是大黄鱼?”

“现在不便解释,等我晚上回来再说。”

“好。”

魏定波交代完之后匆匆出门,他要去宪兵队见靖洲,刘朝君已死的消息要告诉对方,免得他撑不住。

冯娅晴站在厨房内,此时觉得浑身不自在,她还从未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尤其是现在还放在她手里,只觉得烫手,总害怕出事。只能将陶罐藏在厨房角落,也不敢进去房间,就坐在厨房门口守着。

她如今心里百爪挠心,她不知道魏定波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多金条。

大场面冯娅晴不是没见过,她更加不是贪财之人,只是魏定波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今日魏定波找到她,让她带着陈禾苗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那说明事态已经是万分危急。

可揪心一天到头来,魏定波居然弄到这么多金条,这前后反差可想而知。

做好撤离准备,得到大量金条!

谁能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

她早就认为魏定波特别,可这吃惊是一趟接着一趟,一次比一次让她意想不到。

陈禾苗看到妈妈不进去,舔着糖人出来找,嘴里问道:“妈妈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没什么,你快进去吧。”

“我也要在这里陪妈妈。”

“乖。”

冯娅晴将陈禾苗搂在怀里,一大一小两个人守在厨房外面,她们在街上已经吃过饭了,现在便不用做饭。

陈禾苗不停的问东问西,冯娅晴都耐心解答,可脑海之中魏定波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

此时的魏定波,已经到了汉口宪兵队,他没有犹豫拾阶而上。

被门口的宪兵拦住,就用日语说明来意,拿出特别通行证表明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想要见靖洲。

靖洲的审讯现在陷入僵局,他说是刘朝君主动约他见面,可医院内的刘朝君矢口否认,靖洲又说刘朝君想要他的金条才约他见面,说的言真意切。

宪兵又开始搜查刘朝君居住的地方,想要找到金条可查无所获,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二十根金条,刚想找刘朝君询问,人却死了。

就死在医院里面,宪兵队本部震怒,命令汉口宪兵队必须要调查清楚,他们一方面搜捕今日暗杀刘朝君的凶手,另一方面追捕医院外开枪杀人的狙击手。

却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前几日与刘朝君有过会面详谈的一个党派代表失踪,且失踪的时间很蹊跷,就在刘朝君遇袭的前一天。

一时间事态扑朔迷离,靖洲反而是被先搁置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