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十章 王家墩飞机场



作品:《蛰雷

“靖洲如今在王家墩飞机场,为日军航空大队提供帮助,你可以去联系他。”石熠辉透露出靖洲现在的情况。

王家墩飞机场!

有一千五百米的跑道,和巨大的停机坪,日军占领汉口之后,就将此处划为军事管制区,轰炸雾都的飞机都是从这里起飞。

靖洲作为之前重庆防空司令部成员,为日军提供的帮助可想而知。

“靖洲就不怕那些冤魂索命。”魏定波亲身经历过轰炸,血肉横飞触目惊心。

“他连祖宗都不要了,还怕什么。”

“就让我为他敲响丧钟吧。”

“到时候带我一个。”

“看有没有机会。”

“你就是想吃独食。”

“你再说连口汤都不给你喝。”

“小弟知错。”石熠辉认错的速度倒是快的惊人。

“我今日便去联系靖洲。”

“今天?”

“时不待我。”

“那你小心。”

从微渊斋出来,魏定波什么都没有买,古玩这玩意看不上不出手也是自然。

决定今日就找靖洲,是担心夜长梦多,魏定波此时的状态是军统索命,不得不急。

王家墩机场军事化管理,想要靠近并不容易,刚走近几步便被日军用枪对准,呵斥他离开。

“不要误会,我是来找人的。”

“日本人?”魏定波的日语说的很标准,让日军士兵都产生了怀疑。

“不是,学习过日语。”

“说的不错。”对于会说日语的人,军日士兵表示亲近,手里的枪已经放下。

“你要找谁?”

“靖洲。”

“你叫什么名字。”

“魏定波。”

“等着。”

一名日军进入岗亭,拿起挂着的电话拔打出去,对着话筒说了一番。

“跟我们进去吧。”士兵看魏定波的眼神,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靖洲听到他的名字,定会吃惊,日军有这个反应不足为奇。

被士兵搜身后,跟着进去,并未进入机场,而是去了外围的一处房子。

刚走过来,便看到了靖洲,唐立的这位学长。

年纪比唐立年长几岁,身材已经发福,大腹便便稍显臃肿,头顶发量稀少靠着前面的头发梳在后面用于遮挡,能看出来年轻时候也是英俊之人,只可惜岁月不饶人。

“靖洲所长,我可见到您了。”魏定波激动的想要向前,靖洲却警惕的往后。

他担心魏定波乘人不备将自己杀掉为唐立报仇,毕竟魏定波是唐立的心腹,他离开军统时给唐立带来了麻烦,同归于尽说来勉强可总归要小心不是。

魏定波前进的脚步尴尬的站在原地,靖洲后退半步的样子,着实伤人。

“靖所长您是有所不知。”魏定波叹了口气,似是有满腹委屈。

“别叫所长,都过去了。”靖洲之前是防空司令部,防空情报所的所长,本是个富得流油的职位,可也正因如此才不得不叛逃出来。

不叫所长还能叫什么,魏定波一时间也不知道,难不成日本人还给了靖洲什么职位不成。

好似是看出他的想法,靖洲开口道:“还无正规的一官半职,算作顾问主任吧。”

“日后定会平步青云。”

“借你吉言。”

“是靖主任能力出众有真才实学,到哪都能有一番作为。”

“先不急夸,你找我做什么?”靖洲心中还有疑惑。

“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就在这里吗?”

“那进去说吧。”靖洲让人将魏定波带入房间。

可是进入房间之后,他立马被日军士兵按坐在凳子上,还被拷住双手不得动弹。

“靖主任这是?”

“安全起见,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介意有用吗?

“如此乱世,谨慎小心些好,靖主任行事风格滴水不漏,是我等需要学习的。”

“场面话少说,现在说说你一个军统的人,怎么跑来这里找我,不怕死吗?”

“和靖主任一样,都过去了。”魏定波轻叹一声,好似与昨日种种做出别离,虽有不舍却无可奈何。

“怎么回事?”

“靖主任离开民国政府后,我的老师唐科长便被司法处暗中调查,麻烦缠身。”对于魏定波现在说的这些,靖洲是知道的,他其实也算是故意给唐立留下麻烦,想逼他就范,只是效果不好。

可这和眼前的魏定波有何关系?

魏定波作为唐立的得意门生心腹之臣,靖洲与唐立聚会时他有几次也在场,难不成是唐立受不了军统调查,打算投靠自己,让魏定波来探探自己口风?

“继续说。”靖洲耐着性子。

“就在这个时候,军事情报处接到命令,要挑选一人执行针对共党的渗透计划……”

一口气将问题说完,靖洲听后眼睛微微瞪大,片刻之后才说道:“因为司法处的调查唐立被其他两科科长阴了一手,最后选择牺牲你去完成针对共党的渗透计划,你不愿去可唐立以及情报处处长不答应,所以你半路给跑了?”

“靖主任,共党后方面朝黄土背朝天,缺水缺粮条件艰苦,且稍有不慎连命都没了,我招谁惹谁了他们让我过去,我冤枉不冤枉。”魏定波为自己打抱不平。

你说冤枉,靖洲觉得确实冤枉。

他叛逃给唐立带来麻烦,可最后牺牲的却是魏定波,这确实是没地方说理去。

“我一口一个老师毕恭毕敬,多年来尽心尽力侍奉左右,尽职尽忠绝无二心,可到头来他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让自己少那么一点麻烦,对我的性命是不管不顾,我寒心啊。”说起唐立魏定波咬牙切齿。

“所以你就叛逃了?”靖洲还是心中有所怀疑。

“他都那样对我,我还去共党后方给他卖命,让他建功立业换取他的荣华富贵吗?”魏定波不屑说道。

靖洲觉得也对,换成他自己,他肯定是想要跑路的。

“你怎么跑掉的?”靖洲再问。

“他们安排人送我去共党培训班,到了地方之后担心共党有所察觉,就让我独自前往,我趁着这个功夫跑掉,一路辗转才来到这里。”

“怎么想着来找我?”

“我也想要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可军统不会放过我,一定会追查到底,我实在是无路可走,才想到靖主任您。”

军统的手段靖洲有所了解,确实不会轻易放过魏定波,尤其是他这么一跑,唐立在军统内是雪上加霜,定会暴跳如雷,恨不得扒了魏定波的皮。

“那你怎么不去找共党?”

“靖主任这句话不是玩笑嘛。”魏定波说的委婉,其实表达的意思就是觉得靖洲是傻子,我能去找共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