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八章 现在换人还来得及吗



作品:《蛰雷

“不提往事可以,你先承认当年是故意坑我。”

“你有证据吗?”

“我……”

“没证据的事情你别信口开河,这样血口喷人到了老师面前,我可要参你一本。”

“我来配合你工作,你不感激就罢了,还想着告状。”

“是局内让你来工作,可不是我让你来的。”

“要不是听到你魏定波的名字,我能自己上赶着来吗?”

“你能拒绝吗?”

魏定波才不吃石熠辉这一套,石熠辉来武汉就和他被安排去湄潭一样,无力回天。

眼看说不过,石熠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让自己平复一下心情,不过手腕上的手串映入魏定波眼帘。

“这成了古玩店老板就是不同,手串都带上了。”

“算你识货,让你好好开开眼,老金丝楠木庙里开过光的。”石熠辉将手串撸下来,递给魏定波。

入手光滑,略带香气,不过手指摩擦时有划痕,魏定波拿起细看,每一颗珠子上面都有细微小字。

每颗珠子上一个字,孙、李、明等。

“这是什么?”魏定波问道。

“我之前的搭档。”

“你挺有心,专门记着。”

“都牺牲了,算个念想。”

“你一共几个搭档?”

“八个。”

“全牺牲了?”魏定波刚才可不就看到了八颗珠子上都有字吗。

“无一例外。”

“那怎么还多一颗?”手串共有九颗珠子。

“多准备一颗,谁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了新搭档,以备不时之需。”

“我……”魏定波将手串直接扔了回去。

“你慢点,别摔着。”

“到底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我怎么就碰上你这么一个丧门星。”魏定波哭笑不得。

“我还没嫌弃你呢。”

“你还有脸嫌弃我!”

“我们半斤八两。”

“我现在换人还来得及吗?”

“应该是来不及了。”

“我告诉你石熠辉,第九颗珠子你赶紧给我卸下来扔了,下次再让我看见,我全给你烧了。”

“现在戴着刚好,不然勒手腕。”

“少给我废话,不知道是我坑你,还是你坑我。”

“你是承认特训时坑我了?”石熠辉还没忘这茬。

“你小子就是故意恶心人。”

“我这是未雨绸缪。”

“滚蛋。”

“怎么骂人呢。”石熠辉嘴角的笑容,有些欠打。

“有消息了通知我。”魏定波懒得和石熠辉继续废话。

“后天你去微渊斋找我。”石熠辉知道唐立很重视这次任务,消息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有答复。

“安全吗?”

“门庭冷落生意惨淡,只要你来时没有尾巴,自是安全。”

“军统的人还盯着我吗?”他叛逃不执行军统命令,军统现如今是在追捕他。

“这我不知道,不过甩掉他们,对你来说不难吧。”

“甩掉是不难,我担心的是他们不会对我进行暗杀吧。”

“暗杀任务需要上面签字,还需要行动处指定计划,老师在上面把关你怕什么。”

“局内暗流涌动,各方势力明争暗斗,老师不见得能掌控全局。”

“局内都到如此地步了?”

“难不成是我危言耸听!”

“这一次汇报消息,我也提一提这个问题,让老师多注意些。”

“谢了。”

“从你嘴里听到谢字不容易。”

“你就是贱骨头。”魏定波笑骂一句,先行从包间离开。

在街上随便吃了口午饭回到家中,用冯娅晴给的钥匙将门打开,坐在客厅之内。

从今日石熠辉的出现,魏定波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个结论,唐立很重视甚至于是想在这个任务上有一番作为,不然不会安排石熠辉来配合他。别看石熠辉好似不着调,可能力没的挑,至于和他搭档过的同志都牺牲,他却好好的活着,这更加能证明他的能力。

第二个结论,则是唐立不是很信任他。

石熠辉的到来,除了配合他工作之余,还存着监视之意。

毕竟石熠辉同样是唐立的得意门生,比起多年未见的魏定波,他自然是选择站在唐立这边。

情况糟糕吗?

恰恰相反,情况还不错。

与他和组织预料的相同,且第二天就和军统建立联系,能大大缩短与靖洲见面的时间,减少一些隐患。

总体来说,进展顺利。

下午在家中原本是想听听广播,掌握些资讯消息,却发现冯娅晴家中没有收音机只能作罢。

便将房间中的桌子移开,在空地上锻炼起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魏定波深知这个道理。

热身锻炼,拉伸休息,系统学习带来的好处体现出来。

完事之后休息片刻,魏定波出门买菜,他要肩负起晚饭的职责。

傍晚的菜场热闹程度与早上没有办法相提并论,加之宵禁将近更是人迹稀少,若不是为了多挣几个钱维持生计,剩下这两三家也早就收摊了。

“蘑菇怎么卖?”魏定波询问。

“一分七厘。”

“莴苣呢?”

“二分三厘。”

“一样来点。”

“好嘞。”

没多少选择,魏定波就买了一些蘑菇和莴苣回去,在厨房洗净切好。

你让魏定波杀人,刀刀毙命干净利落,可你让他切菜,这刀在手里便没有那么听话。

切自然能切,就是卖相不太好,好在蘑菇不用切,掰掰也成。

在家中看了一眼表,觉得冯娅晴快回来了,开始热油炒菜。

魏定波身处厨房奋战不休之际,冯娅晴从外面进来,第一眼便看到了这一幕。

“你还真的做菜?”冯娅晴手里同样拎着菜,还有一条被麻绳穿鳃而过的鱼,这是她下班之后买的。

虽然魏定波此前说过他做饭,可在她看来无非是客套之言,且也不是待客之道。

谁成想回来第一天,魏定波就在厨房之中忙碌,大有一副说到做到的认真模样。

“做的不好,简单吃点。”魏定波头都不回说道,因为他无暇回头,这烧菜可是个技术活。

冯娅晴站在外面静静看着,没再说话给手忙脚乱的魏定波增加难度。

好不容易大功告成,魏定波将菜盛入盘中,闻起来还不错,就是卖相不太好。

一手端起一盘,扭身说道:“让你见笑,随便吃点。”

他知道冯娅晴一直没走,在后面看着自己。

可是当他看到冯娅晴手中拎着菜和鱼时,魏定波叹了口气说道:“原本我今日是有口福的对吗?”

“现在口福换成我了。”冯娅晴还未吃,便一句话就夸赞了魏定波做的菜,心思玲珑。

“小心大失所望。”

“你莫妄自菲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