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五章 初次交谈



作品:《蛰雷

跟随进入屋内,冯娅晴摸黑拉线将灯打开,进门左手边是厨房,右手边则是墙壁。

步入进去算是客厅,不过看起来也是吃饭的地方,有一间小屋子关着门不知里面情况,饭堂侧面靠墙的位置有一楼梯可上二楼。

能看到的空间不多,却干净整洁一尘不染,有孩子的家庭其实很难整理的如此整洁,看来冯娅晴本身是爱干净的人。

“不好意思,不知你何时会来,不能在家等待。”冯娅晴进门之后带着抱歉说道。

“路上情况复杂,没个准信。”

“安全到达就好。”

“今天怎么回来晚了,有遇到麻烦吗?”

“晚了?”冯娅晴不甚明白。

“隔壁大妈说你五点就会回来。”

“你看的是外面的大钟?”冯娅晴注意到魏定波并未佩戴手表。

“对。”

手表在从军统离开时就摘掉了,流亡学生身份佩戴那种价位的手表不太合适,到湄潭是培训学习也不是上班还给开工资,所以手表一直没有再购买。

冯娅晴一听就明白了,解释说道:“日军占领汉口之后,施行了‘新时’制,比原来的时间快了一小时,与东京时间相同。”

隔壁大妈说的五点,是原本的时间,但外面街上的大钟时间已经被日军调成了东京时间,大钟上的六点就是大妈口中的五点。

“你在汉口潜伏工作,要掌握的东西还很多,我一会慢慢告诉你,现在先给你做点饭菜算是接风洗尘。”冯娅晴脱掉大衣,挂在衣架上,便要去厨房忙碌。

“不麻烦了。”

“应该的,你坐下等会。”

“我给你帮点忙吧。”

“你会做饭?”

“简单的会一点。”

“洗菜切菜会吗?”

“会。”

“那就麻烦你了,我们快一点。”

冯娅晴没有推辞显得生分,两人是同志是战友,也是相互掩护结伴潜伏的搭档,没必要太过客气。

魏定波蹲在厨房外,在盆里洗菜,看着冯娅晴在厨房内忙碌。

与冯娅晴接触不多,可他认为对方能很敏锐的捕捉把控到他人的心思,此时让魏定波帮忙做饭,便是出于对他的考虑,让他能更加自在一些。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这不别扭吗?

说是帮忙,也就是洗了洗菜,至于切菜冯娅晴顺手就完成了。

切菜干净利落,刀功可见不错,洗完菜的魏定波并未离去,就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冯娅晴大展厨艺。

“今日没有准备,食材有限简单吃点。”冯娅晴手上不停,嘴里说道。

“少做点也吃不了。”

“就两个菜,不多。”

很快两个菜便出锅,魏定波将菜端去饭桌,冯娅晴端了两碗米饭过来。

“不够吃锅里还有。”

“谢谢。”

“不用客气,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色香味,色香现在皆有,想来味道不会太差。”

“这盘是清炒洪山菜薹,这盘炒鸡蛋就不用介绍了。”

“我尝尝。”魏定波伸出筷子夹了一筷放入碗中,与热腾腾的米饭一同送入口内。

“好吃。”魏定波不算客套夸赞,是真觉得好吃,简简单单的清炒也别有一番滋味。

冯娅晴一直未动筷子,直到魏定波评价好吃,她才脸上带着一抹微笑,拿起筷子吃饭。

说是吃不言寝不语,可两人并未死板客套,在吃饭之际冯娅晴说道:“一些注意事项我与你细说一下,你好有个了解。”

“好。”魏定波点头。

“‘新时’制的事情你已经知道,和时间有关的另一件事情便是宵禁。”

“宵禁我有听说。”

“宵禁是从每天下午七点,到第二天早上七点,任何人都不许出门,除非有特别通行证。”冯娅晴此时说的时间,是汉口时间,毕竟日军的‘新时’制,很少有人习惯。

“还有就是安居证,组织应该给你伪造的有,不过你想要在汉口长期潜伏下去,就需要去办理新的安居证。”

“我可以办理吗?”

“战乱四起,汉口每日人流量很大,只要身份没有问题,就可以办理安居证。”

“那我找个时间去看看。”

“不急,先住几日,到时我证明与你的关系,帮你办理安居证。”

“会给你带来麻烦吗?”

“不会。”

“那就听你安排。”

“还有就是法租界的问题,日军占领武汉之后,法租界戒备森严,四周用铁丝网竖起高两三米的围墙,只留下几个进出口,需要法租界居民证才能自由出入。”

“没有居民证呢?”

“进去办事的人也需要有证明,法租界当局担心租界内出事,日军借题发挥进入租界挑起事端。”

“日军的手伸的够长的。”

“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设在汉口盐业银行大楼、汉口宪兵队在原中原银行大楼、新放送局在黎黄陂路41号……”

冯娅晴又将日军机关单位所在的一些位置与魏定波说了说,让他有所注意。

她说的很详细,魏定波问道:“你之前负责调查这些情报?”

“不是我,是整个特委在武汉沦陷之后,首要任务就是调查清楚,日军陆军在武汉及其周围地区的各部队驻地,番号和人员武器配备,海军军舰数量和空军飞机数量以及日军后勤仓库的地点,后勤补给线。当然也包含日军在武汉的各级司令部地点,各部队长和各机关负责人是谁。”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魏定波低头笑了笑,他其实也能看出来,冯娅晴与自己的合作搭档同样紧张。

她照顾魏定波的情绪,可也担心魏定波小瞧了她,所以方才一番言论也有体现自己能力的意思。

魏定波自然不会揭穿她的小心思,点头表示自己都记住之后,问道:“怎么不见孩子?”

“送去学校住宿,每星期放假才接回来。”冯娅晴说道。

她要工作维持生活掩护身份,还要负责组织的情报工作,照顾孩子分身乏术,住校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你做什么工作的?”魏定波还真不知道,组织给的资料上也并未记录。

原因在于,他和冯娅晴多年未见,她现在做什么工作你自是不可能知晓,所以请报上不写反而更加真实。

“在百货大楼的柜台内卖东西。”冯娅晴做的是销售。

“日后你忙,我来做饭。”虽是组织安排,可也不好白吃白喝,总觉得别扭。

“你的任务……”冯娅晴不便询问,可也怕耽误正事。

“我心里有数,你不必担心。”

“组织能安排你来,你的能力我不怀疑,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告诉我一声就行。”

“有需要我是不会客气的。”

“你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冯娅晴明亮的眼神在灯光下更加闪耀。

“你想象中我是什么样?”

“年轻有能力,深得组织信任,有自己的想法观点……”

“其实你想说的是年少轻狂、不听人劝、不好相处吧。”

冯娅晴抿嘴笑了笑没有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