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十三章归鹰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鹰爪呈直线下落,最后停在了睡梦中人的眼睛上方,由爪变掌,轻轻的落在了他眼睛上。

仅是一会儿便有淡淡的黑色气体从指缝里钻出,争先恐后的朝着黑衣人身体里跑,黑衣人身体没有抗拒,黑色气体钻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朝着黑衣人扑过去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黑衣人自身缓慢的形成了一道屏障,隔绝了黑色气体感知到了危险意图离开的路线,渐渐的屏障越缩越小,而进入黑衣人身体里的黑色气体不堪重负的往外跑。

直至屏障缩成了手掌般圆球的大小,黑色气体不安的在里面上下跳动,不停的冲击着薄薄的壁垒。

黑衣人收回手,一把抓住那个悬在自己面前的圆球,看起来收获还不错,这下那个家伙有的吃了。

空着的手一伸,凭空出现一只布袋子,打开袋子,将球放了进去,背起袋子转身离开。

黑色影子划过天空,轻松的越过泽家安防监控,出了泽家,黑衣人速度明显的加快。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以及若隐若现的禽鸟的叫声,黑衣人速度不慢,一步一跳在林间穿梭。

因为泽家地处郊区,这里本身就很少有住户,就更别提什么建筑了,也就是泽家住在这里。

跑了一会之后,黑衣人忽的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近乎一模一样的树,黑衣人皱了皱眉,自己是不是跑错了,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算了,黑衣人一咬牙,就当是自己神经紧张了吧,泽家毕竟是以前的大家,自己还为此多准备了些时日,没见到想象中的那么戒备,估计是自己太紧张了。

想是这么想的,黑衣人脚下不慢,还是早早回去的好,回去的晚了大人就要不高兴了。

一会过后,黑衣人停了下来,怎么回事,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空,都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天亮的迹象,按着他的算,这个时候天都亮了。

这么想黑衣人也知道出了什么事,收紧手中的袋子,看着周围,这四周全是树,要是有人藏在里面偷袭的话,他不得不防。

“看起来你还不笨。”略有打趣的声音伴随着一道凌厉的风声划过黑衣人耳边。

帽子随着风应声落下,一张略显粗糙的脸出现在这天地间,何宇有些急躁,“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闻言就是一声嗤笑,“什么叫多管闲事,你自己闯进来的,我没说你坏了我的好事你反过来先说起我。”

“什么?”何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那声音接着说,“你家主子是不是看不起人啊,归家是不是没什么人了啊。”

“你怎么知道……”何宇话刚出口就停了下来,该死的,自己怎么说出来了。

“我可没说什么,是你自己说的。”随着声音的逐渐清晰,一道身影走到何宇面前。

“你又是什么人,既然知道我是归家的人,你还不让我离开。”何宇压下心中的害怕,要知道一句话就知道他是归家的人,还如此的不胆怯,那么他的底气在哪里。

“我是什么人和你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来人戴着白色的面具,语气听不出来有什么异样,“不过你家“”主子我倒是很想认识一下。”

“什么?”何宇心一惊,要去那里?现在他知道这人为什么留着他了,原来……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面具人并不在意何宇的变脸,“你家主子比我都想见到你,不是吗?”

“你什么意思。”何宇不自觉的握紧了手,自己之前没有和这么样的人结仇啊,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意思你可是清楚得很,你何宇,脱离了归家,背叛了你的主子。”面具人慢条斯理说着,对于何宇的神色变化也是看在眼里。

“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和你主子认识呢,说起来还是得谢谢你。”

“所以呢,我对你下手也会轻点,至于怎么做,我可不管。”

宽敞的地下室,明亮的灯光照亮了这里,头顶的灯发出刺眼的光,头脑昏沉看什么都是模糊的,瘫坐在地上的男人晃了晃脑袋试图保持清醒。

男人不远处坐着一个人,他坐在宽大的扶手椅上,慵懒的靠着椅背,轮廓分明的面容,刀削般的脸庞,他的脸就像是雕刻大师手下最完美的作品一样让人喜爱痴迷。

强劲有力的肌肉被衣服遮盖的严实,衬衫上方松开了两颗纽子,露出精致的锁骨。

“怎么了,怎么跪在下面。”声音磁性低沉,归鹰抬起眼帘懒懒的看了下方男人一眼。

“白礼,你把我邀过来如果就是让我看他跪我的话,你最好给我个解释。”声音不带有一丝情感,他瞥了眼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仅是这么一瞥,却让白礼心里一紧,连忙说着:“主人听白礼道来。”

“上次主人让我们搜寻何宇的下落,我们也派了兄弟去寻找。”

“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声音虽小却逃不过白礼的耳朵,白礼瞪了眼搭档,要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去请主子,就更别提和主子在这里说话了。

白逸则是忽略了白礼的目光,谁都知道主子是什么脾气,之前出了那事,主子的火正没出发泄呢,还不赶紧说要紧的,再这么说下去,什么时候能说到重点。

“主子,”白逸朝着归鹰点头,“我们没找到何宇。”

他没有说因为寻找何宇他们费了多少功夫,花了多长时间,归鹰可不是个喜欢听这些废话的人,他只要听结果。

“不过我们意外的发现了别的收获。”说完指了指下方的男人。

“据我们调查这个人是何宇的弟弟何风。”

“我们不知道何宇在哪里,他弟弟不可能不知道。”

他们知道这消息也是第一时间请了归鹰过来,要知道上次何宇背叛了主子,那一次几乎是主子手下一大半的人都没了。

那笔失败的交易是归鹰的污点,也是他的痛。

他将何宇视为心腹,对于何宇,白礼和白逸都算不上什么,他是归鹰的身边人,也是他给归鹰上了一课。

归鹰抬起头,看着下面那个瑟瑟发抖的男人,唇轻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