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十二秘密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之前为了躲避天劫,泽桐不得不跑到了国外,这件事他没有告诉泽家任何一个人,只是和他们说在外休息。

其实早在泽家进入世人眼里,泽桐就选择不去管理泽家,选择相信他们,可他们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吗。

“你们真的想要气死我吗,”泽桐气不打一处来,“是不是我死了你们更开心啊。”声音有些许激动。

“大人你这话严重了,”泽艺首先不同意了,他拱手,“您是泽家的的半边天,没有您也就不会有泽家。”

“那你们就说,”泽桐是真的生气了,自己的信任被人当做泥土一样踩在脚下,泽桐感觉他们是真想办法搞死自己,“要是还把我当泽家当家人,就说实话。”

“不是不说,”泽其叹气,“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什么意思?”不知道怎么说?泽其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不知道此人是谁。”说起这个,泽其也是一脸颓败。

那时候泽家刚来a市不久,泽桐还是在这里的,和他们一起处理着泽家的事情,可不久之后泽桐就以需要修养为名离开了泽家。

可泽桐离开后不久,麻烦找上了门,泽艺手底下的人在处理外面一批货的时候出了纰漏,被人钻了空子。

要知道那批货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货物出手他们就可以扩展泽家,可这货物不见,一时间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去进行下一步行动,泽家眼看着就陷入了困境。

他们也能感到有人在背后搞鬼,毕竟谁会允许自己的地盘突然出现一群陌生的人抢地盘。

而泽桐给他们的命令是必须拿下a市,拿不下来他们在其他地方也没有存活的可能,要知道一个合适的地方哪里是这么容易就找到的。

就在这个进退两难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神秘人,他带着面具穿着黑袍,他声称自己可以缓解泽家的困难,但相对应的泽家也需要付出点代价。

黑袍男子给泽家送来了一大笔急救的钱,还帮着他们去应对这次危机,但是该来的总会来的。

他们预想的代价到了现实并没有多大,男子只是让他们给了一个承诺,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兑现的承诺,并且还送了他们一样东西。

正是这东西的出现才改变了泽家后续的轨迹,也正是因为这东西泽家才逐渐演变成今天这样。

“人心不足蛇吞象。”听完他们所述的泽桐只是这么说了一句,可不是,要不是他们的贪心,泽家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要知道在异能界泽家以前也是四家族之一,再怎么作贱也不会到现在田地。

况且以泽家的实力,在a市存在也只是时间问题,只能说还是他们太年轻了,也不懂得什么是人心险恶,轻易地上了别人的套,现在好了,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是,”泽思承认,他们当时是有些急功近利了,太想在泽桐面前表现,可现在想来真是有些可笑呢,“您有办法吗?”

“事到如今,”泽桐站起身,目光中是未曾有过的认真,“先过去看看吧,实在不行,再另寻他法。”

入目的是一颗几人高的翠绿色大树,大树通体呈现绿色透明状,可以清晰的看到枝干上流转着神秘的光泽。

大树主干粗壮,几人环绕才能将它围住,枝干四通八达,延伸至房间的角落,与此生机勃勃相对的是略显衰败的叶子,叶子青黄不接。

“看起来情况比我想的要糟糕不少,”泽桐伸手,一片叶子轻飘飘的落在他的手心,“你们也不想着去补救吗?”泽桐眼里透露着心疼,对于他而言,对于泽家而言,这乃是他们立身的根本,如今变成了这样,泽桐不心疼才怪呢。

“这……”泽其为难,虽然圣灵树变成现在这样,可不得不说,带来的好处也不少,他们泽家能有今天的成就,少不得它的帮助。

“你们难道不知道圣灵树经久不衰吗,它一旦出了问题,泽家也会深受其害。”手心攥紧,泽桐低下头,“圣灵树是泽家的后援保障,没了圣灵树,泽家也长久不了,怎么,你们想学人类那套?”

“不是,”泽艺解释,“我们没这个意思,不过泽家不可能一辈子维持异能啊。”

“既然知道,那又为什么要对圣灵树使用秘术呢?”泽桐一语道破,若不是仔细看,泽桐发现不了圣灵树上的一个结印,“既然用了,那就大大方方的承认。”

“是,我们的错,我们也是想可以让泽家持续出怀有异能的后人,总不能让泽家在我们这一代就结束了吧。”知道瞒不过泽桐,泽其直接认错。

“算了,”泽桐轻叹口气,“你们出去吧,我来处理。”

“是。”泽思拉住想说话的泽艺,示意他不要多嘴。

三人离开之后,泽桐微微靠近圣灵树,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用小刀在左手食指割出一道口子,微微用力,一滴一滴的血顺着指尖往下滴。

以手为笔,以血为墨,缓慢且用力的再圣灵树的主干表面描绘着一个繁琐的图案。

在血液的覆盖下一个黑色的图案渐渐浮现,泽桐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图案,直到黑色一点点消失,只剩下鲜血描绘的样子。

“呼。”泽桐长舒一口气,坐在了圣灵树的旁边,用完好的右手一次又一次的抚摸着圣灵树躯干。

对于他而言,圣灵树是他的本源,说来也笑人,他能留存这么久,与自己分不开的同时,也和圣灵树挂着钩。

怪不得,怪不得他会昏睡这么久,一开始他以为只是天劫,现在看来不全是,冥冥中的神秘声音唤醒了他,是不是也在提醒他泽家的异常。

“父亲啊,”泽桐轻声说着,“你要是还在人世,你又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司家,泽家,柳家,还有那神秘声音提到的鬼尸,泽桐就有些头疼,他什么都没做,自己只是想躲着艾斯卡过几天悠闲的日子,可谁成想悠闲没有,麻烦事倒是一堆。

提起父亲,泽桐心中一阵伤感,虽然活了几百载,心中情绪早就隐匿的不剩下什么了,可说到父亲,泽桐还是不免的悲伤。

如果不是他的贪玩,他的争强好胜,他的不听话,又怎么会发生那么一档子事,他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圣灵树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泽桐不顾鲜血还留在树体表面,身子歪斜靠过去。

是啊,他在感伤什么啊,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他不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去维护异能界吗,即使做法不是那么光彩。

泽其三人并没有走,他们在门口等候着泽桐。

“大哥,他在里面真的没事吗?”泽艺时不时的往里面探望。

“大人心里自然有分寸。”泽其虽是这么说着,但心里不免也是担心的,毕竟这么久没见了,一回来就让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泽艺泽思不知道的事,不代表泽其不知道。

他可是泽家大长老,他和泽思泽艺差了几十岁,他涉及到的东西比他们多得多。

他们本身就是以医疗出名的,又不是没有找过人来看圣灵树的异常,但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知道圣灵树的存在。

那道结印已经深入圣灵树的体内,要想彻底消除它,恐怕就只有换血了吧,他们的血液不够纯粹,且不知道够不够圣灵树需要的。

“我们走吧。”看了看时间,泽其说着,“大人应该不会出来了。”

“走啦,”泽艺拉了一把泽思,“我们在这里又没什么用,别给大人添乱了。”

“有时间站在这里,还不如去处理外面的事,”泽其想到了什么,“大人出来后估计也要处理。”

“可是,”泽思有些犹豫,“真的要这么做吗?他们可都是……”

“好了,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泽其何尝不明白泽思的话,只不过不去做的话泽桐也会动手,他相信,为了泽家,泽桐会把他们也给处理掉,“但这毕竟是我们造成的,自己错结成的果,再苦也得咽下去。”

“是。”泽艺泽思对视一眼,齐齐点头。

“对了,告诉维叔,等大人出来后,带着大人去房间。”

“知道。”

夜深了,如幕布般黑色的覆盖于天空,稀疏的星星挂在空中,整个泽家被黑色笼罩。

“呼!”一道黑色的身影顺着墙根走,众多黑了的房间里,一光源显得格外突兀。

脚步轻点,几步落在了房间外的阳台上,确认自己身后没有人跟着,看着半遮的窗帘,里面透露出点点灯光。

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动静,来人挑开窗帘,往里面走。

不知该说是不小心,还是太过于放心,房间的主人没有关阳台窗,也就方便了来人的顺利进入。

有了灯光,来人很轻易的走到了床前,看着熟睡中的人,缓缓伸出手,做鹰爪状,朝着他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