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十一章泽家异动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夹起一块子菜的泽桐才注意到其他人都没动筷子,小辈们畏畏缩缩的坐在那里,泽暖也是乖巧的垂眼不动作。

“怎么,你们都不吃啊,”将菜送进嘴里,“咋,都要修仙啊,”一边说,一边看众人的反应。

好吧,没啥反应,泽桐的玩笑没有起到暖场的效果,泽桐也不尴尬,“泽艺。”

被点到名的泽艺心里一个咯噔,却还是点头,“您说。”

“给我吃。”

泽桐的话让泽艺为难了,他先是看了看泽桐,确认他没说笑,又看了看泽其,他能说不吃吗。

“怎么,我的话不听了?”略有威胁的话语让泽艺顾不得泽其还在这里,拿起筷子夹菜。

这还差不多,泽桐满意泽艺的做法,“泽其,吃饭。”

泽桐终于是喊了泽其一句,从进来开始到现在泽桐第一次喊他,“不需要我夹菜给你吃吧。”

“是。”泽其颔首,继而看向小辈们,“吃饭吧。”

看到泽其举筷,得到泽其允许的小辈们这才如释重负动手,泽艺终于把夹着的菜送进了嘴里,还好还好,他一直没有吃,就是等着泽其的话。

看向泽桐,泽桐神色自然,全然没有生气的样子。

“维叔,”食欲不佳的泽桐没吃两口就停下了筷子,喊着站在泽桐泽桐身后的维叔,“我让你拿进来的东西可以拿出来了。”

“是。”维叔闻言答应离开。

“我呢,这次回来就准备了一份礼物给大家,不过不是什么好东西。”

维叔重新出现,他推着餐车到了泽桐身边,“大人,准备好了。”

“就是些小食品,适合做饭后甜点,”泽桐示意维叔将东西分发下去,“大家也别介意。”

维叔推车到了众人面前,一份份包装精美的物品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维叔啊,今天周几来着。”泽桐略显无聊的掏掏耳朵。

“周日。”维叔发完东西之后站到泽桐身后。

“周日啊,”泽桐念叨着,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泽思,周日是什么日子啊。”突的,泽桐看向泽思,语气有几分危险。

“!”泽思一下子明白了泽桐的话语中的含义,他不敢接话。

“好了,”泽桐微微坐起身,看泽思这样子他也知道了,“维叔,清场吧。”

“是。”

早在泽桐放下筷子,维叔下去发放礼物的时候,小辈们陆陆续续的停下了吃饭,不是他们不想吃,只是这气氛,他们实在吃不下啊。

现在泽桐的话无疑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维叔只是表面的做了个伸手表示,他们也就乖乖离去。

“你……”泽桐看坐在那里不动的泽暖,“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带着泽暖离开后,维叔也没有回来,一时间餐桌上只剩下泽桐和泽其兄弟三人。

“嗒嗒嗒”泽桐歪着身子,手扣在桌子上,手指缓慢的敲击桌面,他不说话,其他人也没有说话,寂静的空气里只能听到泽桐的叩击声。

“怎么,回来以后什么都不说吗?”泽桐终于是开了口,他看向沉默的几人,“还是说不知道说什么。”

“你们在外面呆久了是不是忘了自己到底是谁了,觉得翅膀硬了,嗯?”随着最后一个字,泽桐语气逐渐加重,空气中弥漫着紧张感。

空气逐渐被压缩,泽其几人的脸色渐渐扭曲,脸色变得不正常,泽桐呢,他只是淡淡的摆弄着指甲,对于这一切并不放在眼里。

手上青筋暴起,手因为攥在一起发出硌硌硌的声音,空气仿佛被抽干了一样,他们甚至不敢大口喘气,心口就像压着一块巨石一样。

“泽家在A市存在了几百载,为什么能在A市立足你们怕是忘干净了吧,”泽桐没有看他们的神色,“真觉得你们能把泽家带到现在的位子上,怕不是过于自负了吧。”

泽桐每说一句,泽其几人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一分,“你们当真以为自己是无可替代的吗,不要过于高估自己的位置,别忘了你们都是怎么来的。”

压迫感一下子消失,泽艺忍不住的低头作呕,刚才的感觉太致命了,许久未感受到的死亡感唤起他的危机感。

“大人……”泽思面露愧疚,刚才泽桐的话无疑是点醒了他们,他们安逸了太久,已然是融入了这世间,这样和平常人又有何异,沉醉于纸醉金迷的他们,早就将泽家入世的规矩忘了个一干二净。

“泽其,”泽桐看向不作声的泽其,“你身为大哥,不能以身作则,反而带着你的兄弟们忘乎所以,今天是我,你都可以给我穿小鞋,那么别人呢,你这么来是要多少泽家人替你承担责任。”

刚才吃饭的时候泽其给泽桐脸色看,泽桐看在眼里,却也不发作,他知道给他们点尊严。

“我给你们应有的尊重,你们给我什么了?”

“你们不把我当回事了是吧,觉得泽家是靠你们才变成如今的吗?”

“要是如此的话,那你们还需要因果树做什么,明知道是破坏了异世界最不允许的规矩,你们是要泽家覆灭吗?”

“竟然还出现了女性,怎么,泽家的传承你们不满意了,需要用人类的方法来了是吗,知不知道以他们的身躯承受不住这力量,这么做出来的他们根本活不过25岁。”

“异能局要是因此追究起责任,你们谁能担得?你们告诉我,谁能。”

从头到尾,泽桐的神情没有变过,就连说话语气都是淡淡的,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泽桐不是没有情绪,但他这个人活久了,对有些东西看的也淡了,他只是想保住泽家,泽家是他的根。

“请大人责罚。”泽艺泽思对视一眼,他们已经知道错误,现在是要求得泽桐的原谅。

泽桐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他说的话已经很明白了,至于他们怎么想的,呵,要是再如此的冥顽不灵,他不介意费些心力换个当家人。

“大人,泽其认罪。”沉默良久的泽其终是开口,语气沉重,要不是泽桐的话他怎么会醒悟,同时泽桐的实力也让他吃惊,大人的实力比之以往增加了不少。

不过……“大人,有些事已经做下,我即使知错也无力回天,”泽其现在才开始正视自己所做的事情会产生的后果,“还请大人指点一二。”

“醒的还不晚。”还算他们知趣,心里还有泽家,仅仅是一番话,却也是泽桐想了许久,他在吃饭的时候哪里闲的下来,看到小辈们的时候更是惊讶,惊讶他们的胆子之大,竟然不顾会带来的严重后果。

“你们说说吧,”泽桐看着泽其,“为什么这么做。”

“我……”泽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泽桐打断,“别和我说是为了泽家什么的,你们还没这个胆子拿着泽家去赌,说吧,什么人给了你们这个胆子,或者说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可以不顾及泽家被抹杀的风险。”

“我们真是为了泽家,”泽艺辩解,“这可以让泽家子嗣兴旺,也不需要害怕受到其他人的欺负。”

“欺负?笑话,”泽桐冷哼一声,“泽家在A市虽不能说是一家独大,但也不会像你口中如此。”

“你真当我在国外休养,我的耳朵是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