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十章无辜少年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哎,”少年晃晃脑袋,“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怎么一个劲的把我往外赶。”少年自来熟一样的和泽暖说着话。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泽暖无言,他就见过少年一次,怎么就牵扯到喜欢了。

“你刚才还喊我亲爱的宝贝的,拉着我的手不松开,”少年瞬间变了个脸,可怜兮兮的,“还说带我去吃蛋糕的,你怎么变心了。”

“咳咳咳……”挡板只能起到隔离的作用,助理是看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不代表他什么都听不到啊,少年说的是什么虎狼之词,宝贝,拉手什么的,助理忍不住的咳出声来,想到后面泽暖听到一定会递过来的目光,助理就强忍着笑意,自己知道了这么多,不会被总经理灭口了吧。

不管了,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又想到自己今天是因为那几个损友才出现在这里,助理咬牙,打开手机,点了一下,反正死也不能自己一个死,要死一起死好了。

“那些不过是做戏,你怎么……”怎么如此不知羞,把这些话语挂在嘴边,泽暖自然是说不出这些话,之前能说也是当着司语的面,为了更加有信服力罢了。

现在让泽暖再说一遍,他是万万说不出来的,眼前的少年如此自然的说出来,脸都不带红一下的。

“哎,你别动。”少年突然变得正经起来,一下子靠过来,泽暖来不及反应就被少年压上身。

“你……”泽暖刚想让他从自己身上下来,少年就起开了,紧接着朝着前面喊了一声,“那个,叔叔,我可以下车了。”

“叔叔?”泽暖的助理林一望着后视镜里的自己,自己有这么老吗?现在都流行叫叔叔了吗。

“再见啦!”少年在车窗外对着泽暖挥挥手,泽暖没有理会,“你的卡我就先借用一下,下次见面再还你。”

卡?泽暖下意识的摸了摸装卡的口袋,果然口袋空空如也,那么就是说少年靠到自己身上就是为了拿这张卡喽,说不清楚的滋味划过心头,泽暖也不予细想,就当是自己神经了吧。

“总经理,那我给您送到外面吗?”林一虽说是泽暖的助理,不过他只是之一,林一一般是负责在公司的,负责泽暖生活的是他哥哥。

要不是他哥哥,自己怎么会在这,又怎么会听到这么劲爆的话语,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总经理明明是一个人进去的,出来就变成两个人了,你说少年是总经理雇的吧,总经理给他钱他不要,还和总经理说了不该说的话,总经理都没有生气,他们没点关系林一都不信了。

“嗯,你待会回公司,准备好明天的具体行程。”少年下车后,后座恢复了一贯的安静。

“是。”林一将车平稳的停下,替泽暖开后车门。

泽暖下车后,林一离开。

泽暖到了门口,林一一早就通知了泽家泽暖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泽暖还没敲门,门就从内打开。

“暖少爷回来了。”开门的是一头发花白的老人,“快些进去吧,几位老爷等半天了。”

“好。”泽暖跟着管家维叔进去。

进入大厅,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十几人的长桌,在桌子的两侧松散些坐着人。

泽暖上前两步,“父亲,二叔,三叔,”朝着右上座的三人点头,紧接着是位于下方的一群年轻之人站了起来,“小叔叔好。”。

“泽暖回来了,坐吧。”位于尊位,同样是泽暖父亲的泽其看到泽暖表情不变,轻微点头就让泽暖坐下。

“小暖回来了,快坐快坐。”老二泽思倒没有泽其这么端着架子,在家宴上还要保持着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招呼着泽暖,“你坐对面吧,二叔好好看看你。”

泽其和泽艺是对着坐的,泽思对面是专门空出来的位子等着泽暖回来,这也表明泽暖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可不是他们本来子嗣就不多,泽暖又是其中最出色的,他们能不重视吗,底下的这群小辈还有很多要和泽暖他们学的呢。

“大家都坐吧。”泽暖坐下后对着下面的小辈说着,小辈们也都纷纷坐下。

“小叔叔。”泽暖的衣服被人拽了拽,泽暖低下头,一小女孩伸手就要抱。

小女孩嘴角留着哈喇子,一只手放在嘴里,透明的液体顺着手流下来,她手拿出来,举在泽暖面前的是一枚沾满小女孩口水的棒棒糖。

“小叔叔吃……”女孩发出含糊不清的话语,“吃糖。”

“欣儿,快回来。”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男生朝着泽暖不好意思的笑笑,“小叔叔,抱歉,欣儿不懂事,您别放在心上。”

泽暖因为工作基本上是很少回到家里,而他们这些小辈大都是上学,平常在家的时间也不会很多,和泽暖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对于泽暖,他们是有些陌生,因此有些害怕。

“没事。”泽暖没有说去接过泽欣的糖,他虽然没有洁癖,可这不代表他就能接受别人嘴里的东西,即使对象是个小孩子。

这次泽暖回来也是好奇的,他回来这么久了,没有哪一次是像这次一样,强制性的把他召回来,之前很多时候让他回家吃饭他都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不是说真的有事,他也是不想这么早去接触那些将自己抛在异国他乡的人。

但这次不一样,泽其给他下了死命令,这次说什么都要回来,说是有事情宣布。

可落座到现在,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是发生了什么,泽暖也不会做这个出头鸟,他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宣布。

“大哥,”泽思微微往泽其身边靠了靠,“时间也不早了,怎么还没来。”

泽其看了看钟表,确实,距离逾期的时间已经超了半个小时了,“继续等吧,既然说了不可能反悔。”

“老三,你没看错吧。”问完泽其,泽思问起泽艺来,要是泽艺看错了,那么他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二哥,你要相信我啊,我又不老眼昏花,怎么可能看错嘛。”泽艺说话不忘损一句泽思,其实,不管泽思再怎么怀疑,他都只能相信泽艺的话。

毕竟只有泽艺看到了那条讯息,知道一切的也只有泽艺。而泽艺呢,他没什么好和哥哥们开玩笑的,这条讯息对他们而言是格外的重要。

“可是……”泽思不知道该怎么说,泽艺说的不像是假话,他知道逗弄他们会有什么后果,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看起来像是在等什么人啊,泽暖听了半天得出结论,不过他们不和自己说,泽暖也不会去问,看着桌子上坐满的位子,位子基本都满了啊,那么,能坐的就只有…就只有最上方的位子。

那个位置泽暖吃了几次饭都没有看到人坐上去,就连作为家中权势最大的的泽其都坐在其后,那么能坐这个位子的是谁,他比泽其的身份还要尊贵吗。

“老爷,”一开始领泽暖进来的维叔再度推门走进来,朝着泽其小幅度鞠躬,“大人来了。”

“呐呐呐,这么大的阵仗是在等我吗?”

熟悉的声音让泽暖和众人一起抬起头,在众多视线交汇处,一个白衣少年站在那里,夕阳的余晖透过他斜射进来,使得他身上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辉,看起来圣洁极了。

是他,泽暖心一沉,是那个在咖啡厅替他解围的少年,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就是为了等待他吗?他又是谁,有什么资格让他们等着。

泽暖脑子里进行激烈的交锋时,泽其几人已经迎了上去。

“你回来了。”

泽思对着少年就是上下其手,少年弄得直痒痒,笑嘻嘻的试图躲开泽思的手,“泽思,你放手啊,很痒的说。”

“我是为你好,”泽思停了手,“我不是怕你出点什么意外嘛,这次在外面耽误这么久。”

“桐,你是遇到了什么事吗,怎么晚了许多。”还是泽其把话题带回正轨。

“是遇到了,”少年看了眼尚在沉思的泽暖,“不过没什么大的意外,我安全得很。”说着像是怕他们不相信似的转了一圈。

“好了,既然回来了,那就先吃饭吧,”泽艺轻咳两声,“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

然后少年就被泽其他们拥到了最上方的位置,少年也不推辞,直接坐下。

“吃饭之前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少年坐在那里,神情轻松,“我叫泽桐,泽就是你们大家的姓了,桐是梧桐树的桐。”

“我是你们大爷爷的兄弟,至于我为什么坐在这里就不是你们需要想的事了。”

泽桐对着底下的泽其使了个眼色,让他别插嘴,泽其明白的不再说话。

底下的人即使有疑问也不敢多说,毕竟泽家有很多秘密他们不知道也很正常,就像泽暖,明明这么年轻,却是他们的小叔叔。

“好了,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先吃饭吧。”

泽桐目光扫视一周,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举筷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