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九章合作愉快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司语眼角微红,声音低落,“我和姐姐是双胞胎,姐姐死了,我不介意……”

“司语,”泽暖捏捏皱起的眉头,“你是你,你姐姐是你姐姐,长的再像也不可能替代对方。”泽暖知道司语是什么意思,让自己转移把对司琴的爱恋转移到司语上,她真以为自己和司琴是情侣啊,也对,这段时间两人基本上是没什么事就待在一起,亲密的样子在任何人眼里都是情侣吧,毕竟谁会无故的和别人如此亲密呢。

“况且司语,你觉得你了解我吗?”说到现在,泽暖没听到司语说到任何他动容的话语,司语所知道的都是他让外人知晓的。

“呐呐呐,我就说你有事瞒着我。”属于少年特有的软萌的突然打断了司语想要说话的动作,“这次被我抓到了吧。”

司语的视线中出现一名少年,他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在泽暖身后堪堪露出半个身子。

温润的触感,泽暖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长长的睫毛微微扇动,引得手心一阵瘙痒。

“别闹。”带有安抚性的话语,泽暖的不作为,让司语正眼看着眼前的人。

“你是谁?”

她哪里知道泽暖不是不作为,而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身体被什么压着,视野被剥夺,耳边是来人轻轻的一句“别闹”,火热的呼吸引得皮肤战栗,泽暖略有不适的晃了晃身子,抬起手刚想把来人手拿开,就听到了“配合一下,你难道不想摆脱面前的这个人吗?”。

抬起的手还是落在了遮住他眼睛的手上,不过不是拿下,在司语逐渐睁大的眼睛里泽暖的手和少年的手握在了一起。

看着泽暖近乎温柔的握着少年的手缓缓拿下,“你总得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吧。”泽暖扬起一抹笑,带着纵容,带着无奈。

“要不是我抓到了,你是不是还想瞒着我,”少年不买账,装势要甩开泽暖的手,“你就是骗子,大骗子。”

“好好好,我是骗子,”泽暖并没有反驳少年的话,也没有像对待之前的人一样直接无视,“是只属于你的骗子,好不好?”

少年只是作势并没有真的用力,泽暖也顺着用力拉住少年,这使得两人距离一下子缩的极近,“你就知道说好听的哄我开心。”少年看着泽暖帅气的面庞红了脸,嘴里却也不饶人。

“可是也只是对你啊,”泽暖另一只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好了,别生气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现在出来了啊。”

“我要是再不出来你是不是就和她走了,”少年突然把矛头指向司语,“人家哭了一下子你就心软了,那我哭你管不管。”说完撇嘴就要哭。

“好了,我的错,我的错,你哭了我就真的要心疼了。”泽暖心疼的将少年往怀里拢了拢。

在司语看不见的死角,泽暖对着少年耳边说着,“够了?”

“明白了。”少年仍然嫌不够热闹,往泽暖怀里靠的同时还不忘给司语个挑衅的眼神。

“泽暖哥哥,他是谁。”实在不敢相信泽暖对人如此,要不然亲眼目睹,司语也不会这么惊讶,自己调查的里面可没有眼前这个少年,自己对他是陌生的。

“你也看见了,”面对司语,泽暖脸上的笑消失了,“我和你姐姐就是表面关系而已。”

“可……可为什么之前没有这个人呢。”司语还是有些怀疑,怀疑这个少年的出现,他出现的未免太过及时了,偏偏是这个时候,而且之前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少年的风声,突如其来的人谁都不会相信的吧。

“他是我最宝贝的人,我不想让任何人有任何理由来伤害他。”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和泽暖是暂时的合作关系,看着泽暖眼里肉眼可见的温柔,少年也就相信了,不过在司语看不到的地方少年翻了个白眼,这种话也能说出来,还说不愧是他的孩子吗。

“你好,”少年从泽暖怀里探出头,“我是……”

泽暖轻微扯了下他的衣服,少年心领神会,举起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我相信不用我多说,小姐也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好了,”泽暖并没有对少年的举动有任何反感,“满意了没有。”

“不管,我想吃蛋糕了。”少年不管不顾,任性的说。

“好,”答应完少年以后,泽暖站起身,“司语,话我已经说完了,你自己考虑下。”泽暖没有提及少年,他也不担心司语将今天这事说出去,司语也没有胆子,司家不会轻易和泽家交恶,更何况他又是泽家最有希望的后辈,司语再没脑子也不会这么做。

司语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泽暖和少年一起离开,她不甘心,拿出手机点了几下,脸上是不甘的神情。

“所以说,你可以放开了吗?”出了门的泽暖看了看身后,司语没有追上来,看着少年握着他的手。

“唔。”经得泽暖的提醒,少年才注意到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松开的手,微红了脸。

“等等。”泽暖见着少年没说话,他的助理也开车早早吗?的在一旁等候,他直接走了过去,助理给泽暖开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就被少年挡住了。

少年的手直接拉住了泽暖的衣服下段,半只手跟着泽暖进入车里,只要助理一使劲感觉就能夹断了。

助理看向泽暖,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等着泽暖的指示。

“你要回报的话,这卡里有钱,足够你吃一个月的蛋糕了。”泽暖自然而然的认为少年是想要报酬,拿出一张卡递到少年跟前。

“谁要你的钱了,”少年微瞪着眼,“你想什么呢,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个人吗?”

好吧,泽暖没说话,少年也自知的接着说,“我就是想搭个顺风车。”第一次见一个人,下意识的带入自己的想法很正常,泽暖这么想少年也不怪他。

“你知道我要去哪儿?”泽暖是第一次见少年,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要去哪儿,最起码自己没有在之前有透过要去哪儿。

“你不是要回去吃饭吗?”少年吐了吐舌头,在刚才泽暖怀里的时候他看到了泽暖口袋里手机一下子亮了,弹出一条消息,让他回家吃饭,“不过我不是故意看到的。”

“就当作是你报答我好了,我正好也要回家。”这次没等泽暖开口,少年就像小鱼一样灵活的钻了进来。

泽暖只好示意助理关上门,一直在这里耗着,引得路人注意不说,还耽误了回去的时间,少年说的也不错,就当作是感谢少年解围好了。

助理回到驾驶位,随着一声响动,车辆开动,而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的情形,助理知趣的升起了挡板,这情况还是少爷自己去面对吧。

一时间后面的气氛格外尴尬,少年转了转眼睛,寻找着话题,“你看起来很不喜欢那位小姐。”

“你不是挺清楚的吗?”泽暖不相信少年是突然想帮忙的,还不了解什么就帮忙的那种,“你听了不少吧。”

“嘿嘿,”少年挠头,“别这么说嘛,还不是要搞清楚情况嘛。”

“为什么帮我,”泽暖看向少年,“我并不认识你,或者说你想通过这种方式认识我,你又想做什么。”也不怪泽暖想这么多,一般人也都这样,谁会无缘故的帮个陌生的人,都是有自己的企图。

“我能说是缘分吗?”少年说的有些含糊,真的不是他故意的,谁让他正好需要回家,面前又有个顺风车,自己不坐好像也挺说不过去。

突然想到了什么,少年一下子神情失落。

“怎么?”泽暖看少年一下子高兴,一下子失落,这是……

“我的奶茶……”少年张了张嘴,言语中的失落都快要呈实物般溢了出来,“早知道就不帮忙了。”还赔上了他的一杯奶茶,那可是钱买来的啊,还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泽暖无语,这么善变的吗,或者说是幼稚,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凭心情来的吗。

“我给你的钱都够你买几百杯的奶茶了。”所以说少年亏了啊,放弃了几百杯奶茶。

“那不一样,”少年闻言纠正,“那可是他亲自调的。”

“他?”看少年因为一杯奶茶纠结,“怎么,奶茶店还不是到处都是?”

“不是啊,”少年摇头,“奶茶是他特别做的,说是什么限量款吧。”懊恼自己的记忆力,他说了什么来着……算了,少年放弃,想这么多干嘛,下次去再让他介绍一次就好了。

“反正呢,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你没什么企图,”少年真诚的目光紧盯着泽暖,“你不认识我,我也没见过你,我找你只是想回个家而已。”少年话已至此,泽暖信与不信都一样。

泽暖不接话,他与少年也只有这一段路途,说了什么都无所谓,毕竟以后也不会有接触了。

“你还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