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八章白月光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难道不是吗?我姐姐哪一点比得上我,”司语许是急了,不能出口的话也说了出来,“她明明就是个病秧子,可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她。”

“我的一颗真心你又为什么看不见呢,”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司语情绪不能自己,用手捂着脸,“我比她还爱你啊。”

“够了,”泽暖一下子语气加重,眉眼因为生气的缘故变得凌厉,“司语小姐,请你注意说话的分寸,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姐姐。”

“别人怎么说都轮不到你这个亲妹妹来,”泽暖语气不善,如果说是因为司琴认识的司语,那时候的司语比起现在真是万分好了,最起码还像个豪门小姐般知道分寸礼仪,“司琴对你也不错,她要是知道你这么说她会怎么想。”

泽暖,泽家掌权人最小的儿子,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到海外生活,等他稍微大一些有自理能力之后就是他一个人过了,也就是在那时候结识了他的白月光洛衣衣,在海外的他一直选择隐瞒身份,在别人的眼里他就是个穷小子,他还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他被同学戏弄酒水洒到身上,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递给他湿纸巾,冲着他笑,那个笑他至今还记得,是那么的暖心,就像一束阳光照进他孤独的人生。

洛衣衣在此之后和他逐渐有了联系,他才知道,洛衣衣是来自另一个地区大学的学生,是过来参加联谊会的,之后的日子因为洛衣衣的陪伴,泽暖逐渐打开封闭已久的心门。

经过两年的时间,他和洛衣衣在一起了,是泽暖告的白,虽然准备的不充分,但泽暖想的是等以后给洛衣衣个完整的仪式。

泽暖大学毕业了,洛衣衣却还有一年的学业,这个时候泽家派人接泽暖回去,而泽暖为了洛衣衣选择留在了国外,他想的就是等洛衣衣完成学业之后一起回国。

可谁知道呢,天不随人意,在洛衣衣毕业前的几个月,洛衣衣突然消失在泽暖的生活里,消失的毫无痕迹,消失的理所应当,泽暖一下子失去了生命中的光。

他开始是漫无目的的寻找,他找遍了整个校园,问遍了自己周围的人,直到这个时候泽暖才意识到,自己对于洛衣衣并不了解,自己不知道她身边玩得好的朋友有谁,都住在哪里。

他只知道洛衣衣这个人,不知道她到底来自何处,他也问过,可每每洛衣衣都会露出伤心的神色,在他心里应该是自由自在笑着生活的公主却这副样子,后来泽暖也不再问了。

洛衣衣消失之后泽暖的生活彻底发生了变化,他不再相信任何一个人,对于其他人刻意或无意的接近他一律冷脸拒绝,直到那一天…

因为老师生病住院,他带着鲜花过去看望,就在那里,在老师病房里他看到了一个女孩,一开始女孩和洛衣衣相似的眉眼让他愣在那里,在看到她的笑时泽暖更加相信自己没有看错,眼前这个人的笑颜和洛衣衣像极了。

在老师介绍下,他认识了这个和洛衣衣有着相似笑容的女孩——司琴,他了解到司琴因为某种病在医院长住。

许是出于她和洛衣衣的相似,他隔三差五的以看望老师的名义跑到医院,时间长了明眼人都知道泽暖为的是同一病房的小女生,而司琴呢,她总是以暖暖的笑容回应他。

在泽暖过来的这段日子里,很少见到司琴的家人来看过她,司琴不说,泽暖自然不会问。

他总是以热切的目光盯着司琴,看司琴嘴角勾勒起微微弧度,泽暖过来,除了陪着老师出去走走,剩下的时间就是和司琴待在一起。

司琴乐观开朗,对于自己的病,从未有过抱怨,对于不出现的家人,也是一样,看着有家人陪伴的病友,她也总是笑笑了之,泽暖看在眼里,这么个年轻的生命却要背负这样的病症,她却还能保持微笑,有时候泽暖也想过她为什么会如此,可看到司琴时却住了口。

如果没有患病的话,司琴和泽暖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司琴开朗活泼,泽暖内敛沉稳,两个人合得来。

泽暖的老师也是这样子看他们的,泽暖对于这种相处方式很是满意,对于司琴,泽暖并没有考虑太多,他没有打算和司琴在一起,他知道,他贪恋的仅仅是司琴和洛衣衣相似的笑而已。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老师很快也出院了,泽暖的生活也因为泽家来的人忙碌了起来,他再怎么拖也是有回去的一天,之前是因为洛衣衣的缘故,他才一拖再拖,现在洛衣衣消失,他也没有了心思呆在这里,不久泽家再度派人接他,他选择了回国。

怎么说呢,不知道是天命还是什么,泽暖再一次遇到了司琴。

洛衣衣最喜欢的是音乐剧,和她在一起时的泽暖也逐渐养成了定期观看音乐剧的习惯,回国之后,他选择了本市一家最有名的剧院观赏音乐剧。

在那里他遇到了好久不见的司琴,司琴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搭配蓝色牛仔裤,带着一顶白色帽子,看到他的时候司琴也很惊讶。

看完音乐剧之后司琴邀请泽暖一起吃饭,泽暖因为邀约对象是司琴就没有拒绝。

司琴和之前一样,脸上是淡淡的笑,如果不是她愈发苍白的神色,谁能想到她是个身患病症的人呢。

泽暖了解到司琴因为国外的治疗结束就选择了回国,回到市内医院继续接下来的疗养。

“泽暖先生,”那是司琴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叫他名字,“我能请求您帮我个忙吗?”

那时泽暖坐在司琴病床边,闻言看向司琴。

“我想请您在我还活着的这段日子里做我男朋友。”司琴仿佛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么离谱,她不顾泽暖的神情,“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理,但我喜欢泽暖先生,我知道泽暖先生不喜欢我,”说到这话时司琴表情变得有些难过,“泽暖先生是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吧,这也许就是女人的直觉。”

看到泽暖一言不发,司琴也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我很幸运在最后时刻认识了泽暖先生,也希望泽暖先生能满足我最后的愿望。”

司琴言明她时日无多,泽暖即使再无情,听了她的话,回想起以往,泽暖还是点了点头。

在这段时光里泽暖认识了司琴的妹妹司语,因为司琴的关系,他和司语并没有太多交涉。

简单的交谈之后他们成为了男女朋友,却不是像正常人一般的男女朋友,司琴一开始还能和泽暖出去游玩,没过多久司琴再度住进了医院,这次不光是司琴,就连泽暖也知道,司琴时日无多了。

许是知道了自己活不久了泽暖不会对自己的要求有什么拒绝,司琴会拽着他的袖子拉他一起看无聊的肥皂剧,会让他给自己跑下去买吃的,会让他喂自己吃饭,会让他剥橘子,却总是把最后一口留给他。

泽暖也是一条条一个个去满足,这些事他和洛衣衣也做过,洛衣衣的脸上也是和司琴一样的笑容。

很快,最不愿接受的时候还是到来了,司琴安静的死在了床上,她的手紧紧的拽着泽暖的衣服,直到最后一刻她都是在和泽暖说笑,手却不曾放开。

司琴央求泽暖带她回家,回哪个家都行,她只是不愿死在满是消毒水气味的医院,泽暖带她回了司琴在外住的一栋小公寓,一路上司琴还在说着她有多么喜欢泽暖,有多么不舍得泽暖。

最后司琴离开了,泽暖看着她缓缓闭上了眼睛,泽暖不知道怎么说,他在最后一天里安安静静的听司琴说话,他不需要说什么。

司家没有声张司琴的死,更没有说是举行什么形式的葬礼,泽暖也就自作主张的给司琴选择了一块墓地。

司琴死后前来祭奠的人很少,泽暖也就明白为什么司琴生病没有人过来了,来的仅仅是司琴生前最亲密的朋友。

而令他诧异的是司语再一次出现在他视野里,司琴之前和他在一起,司语也很少和他说什么。

司琴死后,司语对他变得热烈起来,泽暖能看得出来司语对他有想法,不过他对司语没什么兴趣。

虽然说她是司琴的妹妹,而且是双胞胎,但是她没有司琴那样的笑,即使笑容差不了多少,可总是缺少了些什么。

泽暖回来以后他的父亲让他进入企业工作,他也逐渐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他的名字在A市渐渐响亮了起来,对他抱有想法的人愈来愈多。

司语就在这其中,她仗着是司琴的亲妹妹,泽暖又和司琴曾是情侣关系,更好的接近泽暖。

她在动手之前可是特意查了泽暖和司琴的关系以及这些天发生的事,再加上她的所见,她相信泽暖和她的姐姐是有真正的情侣关系的。

她也正是借着司琴死了,泽暖空窗期的时候,插进他的生活。

可如今听到泽暖的话,司语有些动摇,可她还是不死心,“泽暖哥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