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十四章不堪回首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怎么?”司相看泽桐嘴里来回念叨着什么,神情有些奇怪,“是有什么问题吗?”

“不,”泽桐摇头,希望是自己想多了,怎么可能就这么凑巧,“也许是我太敏感了。”

“有什么你就说,”盯着泽桐,目光清明,“我和你也算不上陌生人了,有过交情了,有话就说,什么是我承受不了的现在。”

这倒也是,司相的话也没毛病,“那我就说了,这只是我的猜测,真假与否需要你自己去判断。”

“你的病到底是怎么来的,你心里明白吗?”虽然听他们说司相的病是小时候所致,泽桐没有了解也就默认了,可现在听司雨儿的话后好像有什么不对了。

“小的时候就有了。”提起自己的病,司相垂下眼帘,回想起自己悲惨的过去。

流浪街头,偷抢乞讨,什么没干过,说是生活在最黑暗的角落里也不足为过,就像一只老鼠一样四处为家。

“我在想你的病是不是母体带出来的。”泽桐的话使司相从回忆中走出来,“你的意思是……”司相眼神越来越严肃,要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都和自己想过的一样了。

“我也只是猜测,毕竟,”泽桐摆手,“我虽然出自泽家,但终究不是专业的医师,你要是想有个确切的结果,还是得找泽家的医师给你看看。”不是说除了泽家医师,其他人就不能给司相看病,无非是他在司相身体里看到了一些不属于常人的物质,这时候最好还是要找异能世家出来的医师,当然在异能界泽家对医术的研究是数一数二的。

“嗯。”司相从之前的试探里也看出来泽桐并不是从事医术方面的,他也没有开口让泽桐帮忙。

“不过你可以再让我看一次吗?”

什么?司相抬头对着泽桐目光,“当然你愿意的前提下。”泽桐并没有直接采取行动,征求人家的同意才是他的行事方式。

“你的目的。”不相信泽桐提出如此要求会毫无目的,司相也是直接开口问。

“我都这么帮你了,你不得想着回报我吗。”泽桐说话说的理所当然,自己刚才说话都没说要司相做什么,转头就利用起司相了。

“好吧好吧。”泽桐投降,自己受不得司相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我之前在你房间那里对着你埋了点东西,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

确实,泽桐使用过两次他的能力,可只有第一次他是有种奇怪反胃的感觉,泽桐此话一出,司相不得不考虑他话的真实性。

“好。”

两只手交握在一起,泽桐定了定神,“你别动,看着我的眼睛,不要想事情,也别抗拒。”

在泽桐的眼睛里,司相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蔚蓝色的海浪一波又一波柔和的拍打,激起绚烂的浪花,柔和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微微的海风伴随着特有的大海咸咸的气味拂过司相面庞。

而司相不知道的是温暖的力量透过他的手传输至他的四肢百骸,他的精神世界在泽桐眼中尽是黑黝黝的,像什么呢,就像泽桐眼见过的肮脏的下水道。

浓郁的黑色笼罩着这里,泽桐小心的去剖析他的内心,尝试去剥开黑色的外壳,可是,黑色如铜墙铁壁般,无时无刻不将他排挤在外,泽桐只能小心翼翼的去触碰,生怕伤到脆弱的精神世界。

要知道精神世界是人最脆弱的部位,出了一点问题无论这个人有多强都会直接崩溃,精神世界崩塌了人也就不复存在了。

这也就是泽桐为什么不敢去大力撕开这黑色的包装,对于他而言,摧毁一个人很简单,毁了他的精神世界就好。

“看起来只是伤痕累累,谁知道……”谁知道却这么坚不可摧,布满裂痕的黑色外壳中透着的是无尽的黑暗,忽的,泽桐发现了什么,缓慢的将精神力贴过去,得到的是如棉花糖般柔软的贴合。

找到了!泽桐大喜,也不枉他费了大番精力,这就是他最柔软的地方,只要知道他的过去就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可待看到内里时泽桐惊讶,只看了一分,泽桐就慌张的退了出去,他不相信,怎么可能,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会呢。

随着泽桐心绪的波动,他的精神世界也变得震动起来,大海上波浪变得巨大而凶狠,海风也不复之前的平和。

司相从中回神,怎么了吗?

泽桐一把将手抽回,眼神躲闪,司相比泽桐还高一个头,在他的视角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泽桐在刻意回避他的视线。

“取出来了?”

泽桐胡乱的点着头,他根本没听司相问了什么,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混乱的,还停留在刚才发现里走不出来。

“在之前你房间,司薇儿说和你是兄妹,是怎么回事。”整理了下思绪,泽桐岔开话题,脑子里还是刚才的事。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司相说话声音淡淡的,“我被父亲抛弃了,就那么简单。”

“那你就是司家的人了?”可为什么小隽他们说司相不是司家的人,只是从外面捡回来的。

“他们都不知道。”也是,谁会关注一个来路不明之人,又有谁会过问他的生活。

“你……也别太过于纠结了,你现在不是也很好吗,有自己的生活,小隽他们我也敲打了,你在这里安心的就好。”要是知道有这档子事泽桐就收回对司家长老们说的话,司相他是真的不该出现的啊,也不知道司空他到底是知道可以把他带回,还是不知道无意带他回来,要是有意的话……泽桐不敢想,这事只有等司空出关之后问他了。

“我过段时间就回泽家,你要不要一起。”司相不说话,泽桐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