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八章偏袒又如何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薇儿,你真的……”真的说了诅咒司空的话,后面的话司风决不敢说,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孙女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司相,你呢。”司风决没法去质疑泽桐,泽桐不会这么随便冤枉人,更何况之前司薇儿对泽桐无礼,泽桐也没有去责难于她。

他们只能去问和司薇儿一起下来的司相,既然司薇儿说泽桐是在司相房里,泽桐说司薇儿说了那些荒谬的话,那么司相也一定是听到了。

“是。”司相轻微点头,司薇儿的话他还记得,说了那些对太爷爷不敬的话,他本来是记在心里,以他现在的能力对付一个司薇儿不成问题,不过难搞的是她后面的长辈。

可没想到泽桐会主动提出来,他也就顺着泽桐的话说下去,他想看看泽桐还有什么他想不到的本事。

“就是就是,”司雨儿跳了出来,她到了司风桔身边,拉着他的袖子,“薇儿姐姐说了很难听的话,雨儿也不喜欢。”

不然说司雨儿机灵呢,司风隽是大长老,素来不与小辈亲近,就算是司雨儿,都没和司风隽多有接触。司风决呢,又是司薇儿的亲爷爷,和他说这些反倒不会有什么用。司风桔则不一样,他是负责处罚犯错的子弟,他不会说刻意偏袒某个人,司雨儿找他回话是最好的选择。

司风决听到司雨儿的话,脸色已经不好了,司相和司薇儿有矛盾这一点他们知道,但是小辈的事他们也不好多加干涉,但司雨儿还小,又是老五的小孙女,和司薇儿见的次数也不多,要说她们有仇也不可能,小孩子的话也不会多有考虑,有什么也就说什么了。

“行了,你们谁说都有自己的理,”泽桐手撑着脑袋,歪头看着司薇儿。

他身旁的司风隽早已站起,等待着泽桐的话,泽桐既然说了那么自信的话,对小辈他们的话也应是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不过呢,有些话说出口就不能反悔了,”泽桐眼里流露出叹息的意味,“司小姐,这个道理希望你今天明白。”

司薇儿低着头,脸色苍白,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要她抵死不认,泽桐也拿她没有办法。

下一秒司薇儿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她听到了什么?空气中是司薇儿的原声,“你还指望太爷爷吗,他现在怎么样了谁知道呢,说不定死了呢。”怎么可能,他什么时候录下来的!

司薇儿一脸的震惊,泽桐手上拿着一枚小巧的蓝色海螺,而声音正是从那颗海螺里传出。

不可能,自己明明没说……“不,我没说,长老们,你们要相信我,我没说那些话。”司薇儿慌不择言,这些话中有的是他说的,但她绝不会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肯定是他们在陷害我,不可能。”她不敢说泽桐的不是,在长老们那里她也看明白了,泽桐的分量很重,她和泽桐没办法比,倒不如说是司相干的,对,这么做没错。

“你是觉得谁有必要陷害你吗,”泽桐将海螺往司风桔那儿凑了凑,“小桔,别人不认识这东西,你应该认得吧。”

“是,”司风桔点头,“这是录音螺,是专门为了安全准备的。”嘴上这么说着,他也清楚这螺放在以前就是为内奸准备的,那时候四个家族上层人员都配备着这个,防的就是有人捣鬼。

“那就好了,”泽桐见司风桔认识且知道用途,他也不再多说话,将录音螺收起,撇过头不去看他们,很明显是让他们自己处理了。

泽桐话已至此,又有证据,司风决即使是再不相信,此刻也是信了。

他冲着司风桔摆手,意思很明白了,这事让司风桔按规矩办了,他也不想再管了,这次不仅没给泽桐留下好的印象,还惹得泽桐不高兴了,泽桐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还是能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司风桔看向司风隽,他不能一个人处理这件事,司风隽是大长老,他的话也是需要听的。

“嗯,你自行处理吧。”司风隽不想管小辈之间的这些事,司薇儿说的话再多,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小辈,不了解司家的事情,说再多也没用。

“行了,你们处理吧,”泽桐懒洋洋的站起来,“小七,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司风劲不想管这档子事,他也不是负责这方面的,虽然司薇儿说的话确实让人气愤,但都有司风桔处理,现在陪着泽桐是第一位。“老师,我带您去后花园逛逛吧。”

“也好。”泽桐点头,对于司薇儿会受到什么惩罚,以及怎么惩罚,泽桐表示没兴趣,也不想看,人家的家事,干涉太多也不好。

司相和司薇儿的事以后他们自己解决,自己只是想整整司薇儿,谁让她说话这么让人讨厌呢。

“对了,”走出厅的泽桐回过头,“小隽,待会过来,有事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