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七章是是非非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老师,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性子直的司风劲在考虑说话深度方面也是没精修满点,他挠挠头,“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

“我看啊,你和从前一样,”泽桐说着坐到了沙发上,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们坐过来。

而离泽桐最近的就是司风桔,他二话不说坐了下来,坐在泽桐的旁边,同时对着没抢到位子的司风劲做了个鬼脸。

司风劲则是一脸的不服气,可又没有办法,泽桐另一边肯定是大哥坐了,他没机会了呀。

看着他们之间的玩闹,泽桐只是微微一笑,对着还跪在地上的司风隽伸出手,“好了,起来吧,也不全是你的错。”

“桐叔……”见到泽桐,司风隽就已经满足了,他本觉得泽桐怎么惩罚他,他也不会有一丝怨言,可泽桐这么说却让他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司家本就有这一劫,天命难违。”即使他强行参破天机,也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泽桐心中也有苦涩,如果他再强势一点,当初留在司家,是不是会有一丝改变,可天机泄露的后果不是谁都能承担的起的,无论是谁。

“桐叔。”两只手握在一起,泽桐可以清晰的看到司风隽手上干枯的死皮暴起的青筋,这些年他也负担着不少吧。

人老了,体能也跟不上了,跪时间虽然很短,司风隽却也感到一阵酸麻,泽桐的手小小的却稳稳的扶起司风隽,一股热源顺着手心传过来。

泽桐冲他摇头,“没事的,这点力量倒还是有的。”

司风隽只得接受,泽桐的力量就和他这个人的笑容一样温暖,让人安心。

“老师偏心。”不知道是谁这么说了一句。

因为泽桐的出现,几个平时不苟言笑的老头子变得像孩子一样,围在泽桐的身边。

“哪有偏心,对你们不都是一样的吗。”

“对大哥,老师总是会多一分心,对我们就没这么有耐心了。”司风劲略有醋意,可不是,只要大哥在场,他们兄弟几个都得往后靠,虽然时醋话,司风劲也没有怎么说,毕竟大哥就是大哥,为他们挡了多少风雨,老师喜欢他多一点是正常的。

“你们啊,一把年纪的人了,在小辈面前不用维持形象的吗?”泽桐这才提及被他们晾在一边许久的司相他们三人。

“咳咳咳……”几个长老这才发现还有小辈在他们附近,咳嗽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在小辈面前如此失礼是第一次,也有违他们一直留给小辈的印象,司风隽恢复了他以往的平静,他看了看泽桐,又看了看司相,不知道他们两人是怎么搅到一起去的。

“说起来你们还真是不错,”泽桐夸人的时候不少,但这种时候,怎么看也觉得怪怪的,“这么优秀的后人也能培养的出来,你们功不可没啊。”

司风劲听此话老脸一红,他知道桐叔是在说什么了,今天这么一出就是在给他抹黑啊,“桐叔,这件事是薇儿事先没有弄清楚,对不起。”

他和泽桐说完之后,就朝着看到这场景早就呆愣在那的司薇儿招手,“薇儿,过来。”

“三爷爷……”司薇儿犹犹豫豫迈不出步伐,她没想到这个人会这么有身份,那自己之前说的,想到这,司薇儿白了脸,她对司相说了那么多不敬的话,这个人要是计较的话,那她……

“算了,”泽桐还没必要和司薇儿这般人斤斤计较,又还是小辈。

“桐叔,这是司薇儿,司相,还行雨儿。”见泽桐面色稍微缓和,司风决稍稍松了口气,要是桐叔追究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我知道,”泽桐低头摆弄着指甲,“不过司家的家规是什么来着,小桔。”

被点到名的司风桔下意识的要张口,就被泽桐打断,“最重要的一条是什么。”

“团结族人,和善亲属,不妄言,不胡语……”

“对上不忤逆,对下不松怠。”泽桐接上司风桔剩下的话,他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连我这个外人都记得清楚司家的规矩你们也要对后辈加以约束。”

“老师,你在说什么呢,”司风劲一下子急了,不是因为泽桐说他们对小辈管教不严,“什么叫外人,老师怎么能称自己是外人呢。”

“好好好,不是外人,不是外人,”迫于他们的眼神威胁,泽桐举手表示投降,看来没白对他们教导,还是挺管用的。

“如果小辈对长辈出言不逊,怀有祸心又该怎么处理啊。”

“轻者自然是依据家法处置,关禁闭,若是有异能者,废除一月资源。”身为负责处理规则法事的司风桔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那好,”泽桐掉头望向司薇儿,“司小姐不知道这惩罚你可满意,可接受?”

“什么?”司薇儿没反应过来这么大的一口锅扣到自己头上。

“你之前对我和你哥哥说的什么我都不管,我只管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太爷爷生死,有什么资格说你长辈的坏话。”

本来是不想追究司薇儿的,但又想想不能就这么让她走了,得给她个教训。

“你,你凭什么说我说过了那些话,”司薇儿大着胆子说,但还是有些底气不足,想着之前说的话只有他们几个在场,长老们也不在,待会他要是说司相他们作证的话,自己就说他们是一伙的,司相的话不足为证。

“你真觉得我没证据吗?”泽桐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平静,司薇儿想什么他怎么会猜不到,不过……“司小姐怕是要失望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