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五章好久不见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泽桐扭头看着司相,怎么,他还能把自己困在这里不成,能在这里出现的不会是什么平庸之辈,不过这小家伙到底是什么异能,他倒是想见识见识。

泽桐的神色微微严肃,与之对视的眸子颜色开始加深,眼里仿佛有漩涡般吸引着司相深入。

“司相哥哥!”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开门的声音,闻声的泽桐立刻收回了视线,闭上了眼睛又继而睁开。

要不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司相这波就直接算送了,面对他的视线敢迎难而上,不知道说他勇敢还是不知死活。

司相则是不舒服的晃了晃脑袋,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种被扼住喉咙的窒息感,明明没什么也没做,这个少年在自己面前站着,可为什么会有种反胃想吐的感觉。

“司相哥哥,你没事吧。”看着司相略显苍白的脸,来人轻轻的拽着他的袖子摇了摇。

“没事,”司相强忍内心的不适感,抚摸着女孩的头,“我一向都是这样的,对了,你怎么今天过来的这么早。”

“还不是因为司相哥哥误了时间,”司雨儿板着脸指着手腕上的表说着,虽说是板着脸,可一张小孩脸,就跟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一般,让人感觉到可爱。

司相一看,还真是,自己和司雨儿约好的时间是八点,现在已然八点过一刻了,他摸了摸司雨儿的头说道:“抱歉啊,是我的错,我没注意时间。”

还没等司相说完,司雨儿突然注意到了司相身后的泽桐,她越过司相,跑到了泽桐的面前。

“你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软糯糯的童声使得泽桐心情很好,暂时放下与司相比试的心思。

“我是你司相哥哥的朋友。”泽桐说这话时不忘看一眼司相的反应,很好,没有任何反应。

“朋友吗?”司雨儿歪脑袋像是在考虑什么,然后她两只手拍在一起,“我和司相哥哥是朋友,你和司相哥哥也是朋友,那就是说我们也是朋友了!”

“是的呢。”对于小孩子的话泽桐表示认同,毕竟这么娇小又可爱的孩子谁不喜欢呢,不过话说回来,这可比阿彬小时候乖巧可爱多了。

“雨儿……”司相刚想说让司雨儿离泽桐远一点儿,刚才那波只有他们两个,眼前的少年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了,他不知道对自己做了什么,而自己却没有一丝察觉,现在司雨儿在他身边,司相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伤着司雨儿。

可看眼下这情况,泽桐对司雨儿还是和孩子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在一起的画面没有一丝违和感,就像两个孩子在一起玩耍。

“呦,看起来很热闹啊,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尖细的女声自门口传来。

房间门开着,门口站着一个穿连衣裙的大波浪女生,她说完还故作其事的敲了敲门,“抱歉啊,应该先敲门的。”嘴上这么说着,脸上不见有一丝抱歉之意。

司相的眉头自从司薇儿出现后就没松开过,一直皱着,“你来干什么。”说着将司雨儿往自己身后藏。

“瞧你这话说的,司相,我和你好歹是兄妹,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呢,”司薇儿故作委屈,擦擦没有泪水的眼角,“要是父亲知道了……”

“你少给我提他,”提到那个男人,司相原本还算平和的神情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没资格称作父亲!”

泽桐看着司相,视线辗转于司薇儿和司相间,他刚才这么做都没见司相如此程度的翻脸,看起来他们之间还是有什么过节啊。

“哥,这是谁啊,”泽桐没想到看戏看着看着,看到了自己的头上,泽桐刚准备说话就被司薇儿打断,“哥呀,你是不是不知道这里不可以随便带外人进来的,你还把他带进了自己的房间,要是司家的长老们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看你呢。”

司薇儿的话成功的让泽桐眉头直突突,这么个人哪儿来的?确定她和司相是兄妹吗,怎么说话不会说好听点的,还给自己哥哥找罪,看了看司雨儿,又看了看门口的司薇儿,这两竟然是一个家族里出来的,也不知道阿彬平时是怎么约束小辈的。

“不过三爷爷还是疼我的,说不定我开心了就和三爷爷说说呢。”司薇儿嘻嘻的笑,像说了什么秘密般捂住了嘴,“瞧我这说的,没有小妹的帮忙哥哥也可以应付的,不过会不会听就不知道了,毕竟……”司薇儿看着司相苍白的脸,“哥哥的身体就没让众位长老操过心呢。”

司薇儿说话虽然难听,却是真相,司相在这本家不受宠是事实,因为他的病一直没有好转,虽然被允许住在本家调养,但一直没有得到上面的人器重。

就连作为女孩的司薇儿都比他强得多,虽然在这里说不上什么话,可也比司相好太多。

“你也别指望太爷爷了,要知道太爷爷已经十几年没有出关了,谁知道他怎么样呢。”司薇儿白了司相一眼,剩下的话没说出来,这种话要是说了她才是真的没脑子。

司相不说话,司薇儿说的没错,当初他能进本家,就是太爷爷司空力抗众议把他从外面带回来,若不是太爷爷,他早已冻死在冬日的街道,又哪来的如今呢。

可是个人都有寿命的终点,太爷爷也不例外,即使像他们这种异能世家,若不能参透世间真谛,寿命也会走向终点,太爷爷则选择了闭关,这一关就是十几年。

在这十几年里司相受尽了本家的冷眼,他更是常常的躲在房间里,以此来躲避众人的白眼。

不过他也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司相了,太爷爷不在,也不代表他是个软柿子好捏。

看着司薇儿小人得势的嘴脸,泽桐也看不下了,不管是因为司相也好,司雨儿也罢,这女人是要治一治了。

“哦,是吗?”泽桐站起来,拍拍司雨儿阻拦他的手,朝她安慰一笑,“没事,雨儿,你喜不喜欢这个坏姐姐啊。”

“不喜欢,”司雨儿使劲摇头,“雨儿最讨厌她了,她一回来就欺负我和司相哥哥,她是个坏人。”不然怎么说小孩子分辨是非很简单呢,对她好的她就喜欢,对她不好的就会讨厌。

“好,”司相摸摸司雨儿的头,“你乖乖呆在这里,我和你司相哥哥出去一会马上就回来,好吗?”

“不好,”司雨儿拒绝,“我想和司相哥哥一起,我要保护司相哥哥。”

真的乖呢,这么小就想要保护身边的人,看起来她和司相的感情还真的不错,比起眼前这个嘲讽的女生强多了,也不知道什么父母能教育出这种孩子。

“好。”泽桐看向从刚才开始默不作声的司相,“怎么说,司少爷,有没有兴趣陪我走一趟。”

“放心,不会让你怎么样的,相信我。”

看着泽桐的司相,他的眼睛里折射出自信的光芒,他洋溢的笑容让司相冰冷的心有些许触动,那是他从未有过的啊,让人很容易放下戒备,不由得想去相信他,觉得他是正确的。

“好。”司相点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过他也没时间去多想。

“那么,就请带路吧,这位小姐。”泽桐对她没有好感也不会特意表现出来,只是带着标准的笑。

“你们……”司薇儿本来就是想气气司相,可没想到司相竟然没有生气,还要和她去找长老,司薇儿跺跺脚,“走就走!”

出了房间泽桐才发现这处于走廊的末尾,顺着幽深的走廊,跟着司薇儿一路走。

“管家。”在看到下去的楼梯时,身穿黑白制服的男人出现在楼梯口,他端着托盘面朝司薇儿边走过来。

司薇儿看到了来人礼貌的先打声招呼,“薇儿小姐有礼了。”管家路易斯只是轻轻点头回应,并没有因为司薇儿的关系而多几分恭敬。

也是,路易斯是什么人,他和司家老太爷是一辈的人,是与司空一起长大的,做了司家管家不知道多少年,就算是长老们也得给路易斯几分面子,毕竟他们中很多人是路易斯看着长大的。

更何况这些个小辈呢,许是司空的原因,路易斯呆在司家一直未曾离开,无论是司家繁荣或者是失意的时候。

打完招呼之后路易斯就离开,在走过司相时轻微点头,“相少爷,雨儿小姐。”

在看到司相身后的泽桐之时,路易斯迈开的脚步微顿,瞳孔一缩,这位大人怎么来了,张嘴刚要说话,泽桐朝他微不可见的摇头,用眼神示意他离开。

路易斯明白了泽桐的意思,对他恭敬的小幅度的鞠躬,然后离开。

走下楼梯,泽桐就看到了大厅里坐了几个头发花白的人,他们虽不坐在一起,但彼此之间眼神流转。

“三爷爷。”司薇儿看到其中的一个人,欣喜的跑了过来,亲昵的挽住他的臂膀。

“你呀,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司风决看到司薇儿乖巧的趴在他身边就很是开心,这个孙女啊,还是比较得他心的。

“还不是想三爷爷了吗,”司薇儿的话很明显的取悦了司风决,司风决笑的是合不拢嘴,“哈哈……”

“老三,你这孙女还真不错啊……”

“就是就是,哪像我下面那几个没一个知道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的。”

旁边的几个人也都说着,司风决很满意啊,司薇儿在这些兄弟面前给足了他面子。

“二哥,你这话说的,你那几个孙子不都是外界优秀人才吗。”当然,他也没忘夸夸别人。

“哈哈,都是些小成就,小成就,不值得一提。”老二司风桔虽是这么说着,可脸上的笑是怎么也遮不住。

“不过,薇儿啊,你让我们这些老头子过来是有什么事吗?”要知道他们可不是都有时间的,没什么大事他们不需要一起出现的,他们也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处理的。

“各位长老,”司薇儿从司风决怀里起身,“若是有人偷藏来路不明之人,还不禀明长老们,应当怎么处置。”

“肯定是要接受处罚的了,这种人怎么可能在我们司家呢。”先是司风决说了话,表了态,紧接着剩下的几个长老也点头表示同意。

“可现在,”司薇儿指向站在后面的司相,“司相哥哥偷偷带不知名的人回来,而且藏在房间里。”

“司相,这是真的?”闻言的大长老司风隽皱眉,却不忘向司相求证,他不会随便冤枉人,也不会刻意偏袒谁,他只看事实。

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他们司家的本家,是司家的根本,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要是混进了某些居心叵测的人,对于他们司家将是不可估量的灾难。

“是。”不管怎么说,都是他把人留在房间是真,但他只承认后半段。

“那……”司风隽和司风决对视一眼,还没说话就被一道声音插进来。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不知名的人了,不如你们给我个解释呗。”

说话的人从司相后面走出,他看着头发花白的几个人,笑意盈盈。

“好久不见啊,小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