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四章本是祖宗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房间内的欢声笑语。

于星河本来是举着扫帚装势要打说错话的冯极,听到敲门声动作僵在半空,转头望向门口。

宿舍的门半开着,一个穿着A大校服的男生站在那里,敲门的手还停留在空中,“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请问有什么事啊。”于星河赶忙的整理下自己,再怎么说,在外人面前也是需要保持形象的。

“你呀,还有形象这东西吗?”冯极恰到好处的吐槽,看着于星河的样子。

“大块头,你一天不吐槽我,是不是不舒服啊。”于星河听到冯极的话急了,不管不顾的扑上去。

卿羽明显是习惯这场面了,波澜不惊的继续手底下的动作,就剩泽桐了,心底叹口气,迎上去。

“同学有事吗?”泽桐还不忘细心的遮挡住身后的舍友,自己房间里怎么闹都行,在别人面前还是留点面子吧。

好……好可爱!一开始泽桐背对着许巍的时候,许巍还没有注意到泽桐的存在,泽桐转过身来,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水灵灵的盯着许巍,许巍一下子呆愣在那里。

与此同时,许巍的脸在不经意间泛然红色,一张嘴,说话也磕磕巴巴,“那个…我…我是来递……空调……”说话说的结巴,手上动作却不慢,攥在他手心里的空调遥控器如果可以说话,那么第一句就是放开它。

“空调遥控器吗?”恰到好处的缓解尴尬,泽桐冲着许巍笑笑,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这声响引来还在打闹的于星河冯极两人的注意,泽桐朝他们挥手示意手里的遥控器,故作无辜的笑笑。

好吧,在这明媚的笑里谁还管许巍来这是干嘛的,作为颜控的于星河冯极是这么想的,毕竟谁会不喜欢可爱的事物呢。

而泽桐呢,他看到来人时就知道这人是谁了,不就是和那小家伙一队的人嘛,他本来以为越凌是邢昭口中的外校人员,现在看许巍穿着校服,校服上别着A大的校徽,就以为这是来抓自己回去的,邢昭说起越凌时一脸的敬畏,而自己做的事好像有点过了,想着就不由得怂怂脖子,他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而被突如其来的关门吓了一跳的许巍疑惑的抓抓头发,奇怪,他怎么一下子跟变了个人一样,还像怀春少女见到梦中情人一样红了脸,这人难不成有什么魔力,想到越凌也在他身上折戟,这下子好像也就说得通了唉。

许巍被泽桐这下搞的完全忘了自己来是干嘛的,一会儿他见到越凌的时候,越凌问他刚才在操场上的人具体信息时,许巍蒙了,他刚才是过去问这个的吗?他好像忘了呀。

越凌和一众人坐在宿舍里,好容易等到去打听消息的许巍回来,可许巍这个憨憨,啥也没打听到就算了,还把遥控器一起给送出去了。

越凌不知道该说许巍什么好,他摆摆手,“算了,指望不上你,”这种时候还得自己来。

“凌哥,你真的要自己去吗?”许巍可以说没见过越凌如此失态,竟然要放低姿态过去找个不认识的人。

不过想到泽桐,不得不说是个小孩子呢,要不是泽桐对越凌做过的事,许巍真的觉得是个可爱小正太,可是能让怒气中的凌哥不发脾气的,在许巍记忆里是第一个,就连李萧都不行。

“阿凌,你也不用急于一时。”同行人中一位戴眼镜的男生此刻说话,他推了推眼镜,“既然他是这个学校的,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的。”更何况看越凌这状态,他要是去了对人家做什么都不一定,万一吓着人家了,不知道谁要后悔呢。

“……”越凌也知道自己不该操之过急,可他就是想知道一个结果,心里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可是如果不是他的话,越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他到底去了哪儿呢。

他之后有问过爷爷奶奶,可爷爷奶奶只说他是出现幻觉了,根本就不存在这么个人,他不信,去问家里的管家爷爷,可得到的也是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于他还去翻了监控,可不知道怎么那天的监控器正好在维修,没有任何人能证明那个少年的存在,除了他,没有任何人有关于他的记忆。

他本来也以为是想多了,渐渐将他藏于心底,可这个少年出现在他面前,说着和当初差不多的话,埋于心底的少年又浮现于眼前。

真的是他吗,可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自己从孩童已经成长为少年,他却还是个少年,是时间定格了,还是什么,越凌有一点不明白,如果是同一个人,他为什么不会受时间的束缚。

这件事在当时没得到求证后,他就没有和其他人提起来,他也是存在一点私心的吧,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他的存在,可又希望他让所有人都知道。

明媚的阳光透过帘子等层层遮挡照射进房间,一只手握住厚重的黑色窗帘,轻轻将它揭开,一张略有病态的脸呈现在阳光下。

细长的眉形,带有水波的眸子,略显苍白的薄唇,少年垂着眼睑,穿着睡衣的他走出房间。

阳台上少年像以往一样看着底下花园盛开的玫瑰,直到他的视线里出现了另一个人。

那是一张拥有他向往笑容的脸蛋,司相愣了愣,眼里少年的笑如同冬日初升的朝阳般温暖,春风般和煦,拂过心头。

这个少年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他们司家的本家,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司家分家的儿子,又需要养病,他也不会住到这里。

司相微微后退,拉开与少年的距离,“你是谁。”背到身后的手不知觉间攥紧。

“你好吖。”少年估量了下自己和地面的距离,然后歪了歪头,“帮个忙呗。”

“什……”司相的话被少年接下来的动作塞回了肚子里,少年火热的呼吸在司相耳边,因为身体重心的倾斜,司相带着少年一起摔倒在地,地上铺了厚厚的毛绒地毯,因此司相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面对突如其来的重物,司相下意识的抱住,落入地毯之时才反应过来,司相鼻翼间弥漫着少年身上的甜蜜的气息,一呼一吸间,落入他的网中。

单薄的衣料挡不住少年的热量,司相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少年的呼吸乱了几分,少年的眉头皱了又松开,原本挂着的笑也不见了。

“好痛,”少年赶忙从司相身上起来,早知道这么痛就不这么做了,可谁知道面前的司相看起来有肉,可实际上骨头这么硬,即使铺了毛毯,他还是能感受到隔着他的疼痛,“你没事吧,抱歉啊,只能以这种方式下来了。”

看着少年伸到面前的小手,司相鬼使神差的将手递了过去,两只手握在一起,少年肉乎乎的小手带着特有的温度温暖司相冰凉的手,司相的手比少年大了一些,刚刚好可以将少年的手包起来。

手指无意识的回缩,触碰到少年稚嫩的皮肤,好软……这是司相的第一感觉,紧接着借助着少年的力量,司相坐了起来。

少年刚想收回手,就感觉到手指被人轻轻揉搓,看着司相面不改色的捏着自己的手。

他这是……手控吗?“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少年抽手刚想离开,就被司相的话叫住。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又怎么出去呢。”手间失去了温度,司相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站了起来。

“既然来了,又何不说说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看少年进来的方式如此奇特,却还能避开周边守卫的人员,司相对他心里自然生了几分警惕。

“好嘛。”泽桐叹口气,他这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出现,还不是因为他找不到上次进来的门了嘛,说到上次,估计是自己昏睡之前了吧。

自己之前来的时候还没见过他,他不认识自己也是应该的,不过没想到阿彬也不会找他,唉,真的是错付了呢。

看着少年一会儿理解,一会儿懊恼,一会儿幽怨,表情来回变换,司相表面不动声色,实则已经坐到了少年的身边。

“我叫泽桐,是你爷爷的朋友。”

泽桐的话明显让司相有些不可置信,他捂着脸,稀碎的笑声从手指缝间传出来,“哈哈……”

也是,谁会觉得一个古稀老人和一个孩童般的少年是朋友,而且朋友还是以这种翻进来的方式,谁去拜访好友会选择这种方式,也难怪司相会笑了。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泽桐撇了撇嘴,他这副样子谁见了都会觉得他是个少年,可谁知道他是个活了几百岁的白发飘飘的老人了。

“反正呢,我在这又不会跑掉,你带我去找你爷爷就好了。”泽桐摆摆手,他人都在这了,不完成自己过来要做的事,他也不会走。

“你觉得有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