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三章因果关系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小东西?”泽桐握着手里放在耳边,刚接通,手机的另一端就传出男人特有的厚重的声音。

泽桐耳朵在不经意间红了,老天,天知道他多喜欢声音好听的人,听到这富有磁性的声音,也冲淡了他心中沉积的郁闷。

电话另一边,喊了两声都没人应的男人轻笑出声,看着自己脚下车水马龙驰过,一栋栋高大的建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因为男人的笑声泽桐回过神来,“你……你怎么打过来的。”

“你怕是忘了这可是我给你的手机,”卿何摇摇头,一只手握着手里,另一只手拿起只烟放进嘴里,可却迟迟没有点燃。

想着前几天晚上那小东西因为自己在房间里抽了支烟,睡梦中的他眉头就直接皱了起来,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

说来也奇怪,他自诩无欲无求,无事一身轻,可怎么会想到遇到这么个小家伙。

如果不是自己在酒吧里遇到他,那么现在他又会在谁的怀里,想到这里,卿何眼神就暗了下来,他不敢想,这么个可人的尤物落到其他人手里会是什么结果。

好像也是唉,泽桐张了张嘴,与宿舍管理的大爷核对信息时不忘将手机话筒堵住,看着大爷慈爱的眼神,泽桐知道自己这皮囊,放在外面说是个高中生都有人信。

礼貌的婉拒大爷的带路,背着包的泽桐一边走着,一边听手机里男人的说话。

“你现在上学了?”

“嗯,刚刚进宿舍。”泽桐直接承认,毕竟他不觉得能瞒得住卿何,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卿何绝对不是个小人物,上班族什么的也和卿何给他的印象不一致啊。

“你一个人?”

“我……”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动静,泽桐下意识停了下来。

卿何没等到泽桐的回话,房间门就被敲响,紧接着走进来一个男人,“总裁,您要的……”他剩下的话在接触到卿何的眼神就咽回了嗓子里,知趣的将资料放到了桌子上,转身离开。

关上门的一刻,卿何的助理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总裁是在和那位小少爷打电话,自己还打扰人家的好事了,还好,还好自己机智,及时退了出来。

“没事了,你刚才要说什么。”

等到卿何那边彻底没了声音,泽桐接着说,“没,我过两天就要回趟家。”

家?卿何闻言轻轻点头,翻开助理送过来的资料,眼神变得深邃,可为什么资料上显示泽桐没有本家,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泽桐就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凭空出现,可他却说回家,那么他到底回什么家,哪个家,以至于资料上他的信息一大片空白。

不过男人也聪明的没有追问,“明天出来吃个饭?”

“这几天不行,我还是需要熟悉熟悉。”熟悉环境是一方面,暂时不想和卿何有更多的接触是另一方面,泽桐不觉得卿何现在有什么需要他的地方,他和卿何那天晚上就是个错误,早知道那杯酒有问题,就不喝了,何以至于落到现在这地步。

虽然卿何是他喜欢的一款不错,可一想到那天晚上,泽桐的脸就不住的泛红,他还没想好怎么和卿何相处。

“好,那说好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出来。”卿何又何尝不明白泽桐在想什么,小家伙害羞了呢,卿何也就没有继续逼下去,毕竟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是人呢。

听到卿何带有笑意的回答,泽桐匆匆挂断了电话,他的脸此刻布满潮红,天啊,白活这么大把年纪了,怎么因为一个小辈的声音脸红成这样呢。

深呼一口气,整理好心情,泽桐拍拍脸示意自己冷静,看着门口贴的203门牌,确认了一下钥匙,是这个房间不错了。

象征性的敲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进去,就看到房间里已经有了几个人。

听到动静,几个人回头看过来,“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舍友,我叫泽桐。”泽桐展开大大的笑容,他的笑比这夏日的阳光还要灿烂,却使人感到温暖。

“你好,我叫于星河。”活泼好动的男生首先回答。

“我是冯极。”块头有泽桐好几个大的男生接着回应。

“卿羽。”站在角落捧着一本书的人头也不抬。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泽桐看着冯极和于星河在空调面前倒弄着什么。

“哦,这不是空调没有遥控器,我们想着怎么打开嘛。”

可不是,天气这么炎热,他们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空调打开,可是宿管大爷那处并没有遥控器,也才知道新生宿舍的这批空调是新上市的,他们这边的负责的人员还没有及时来到学校。

他们别无办法只能想着把空调给拆开,看着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不可以用手机吗?”

冯极摇头,他们也试过了,他们的手机无一能打开空调。

泽桐将自己手机拿出来,翻了翻软件,找到了家居那块,对着空调下方的二维码进行识别,是真的,泽桐也就是试一下,他也没有多大把握。

叮的一声连上了,下一秒空调应声打开,于星河忍不住了,跑到泽桐身边,“泽桐你这手机什么型号的啊,怎么没见过。”还能操控连他们手机都连不上的空调。

“这是朋友送的。”泽桐并不打算多做解释,毕竟能开空调就好了,他也没去想为什么就他的手机能开空调,其他的不能。

“有朋友就是好啊。”于星河感叹一句,“泽桐,你这手机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于星河如获珍宝捧着泽桐的手机,跑到了冯极身边,“大块头,你也看看。”

泽桐这才开始打量这三位舍友,于星河和冯极看着是一早就认识的,而卿羽……

角落里不与人为伍的男生,只是捧着自己的一本书,他们这发生的他闻所未闻,一心沉溺于书本之中。

“哦,没事,卿羽就是那样子的。”于星河刚把手机递给冯极,就看到泽桐饶有兴趣的盯着卿羽,走过来解释道。

在于星河嘴里,泽桐了解到,他们三人是同一所高中同一班学生一起考进A大的,卿羽平时就是挺孤僻的一个人,不喜欢与他人为伍。

也就是于星河这种在冯极嘴里属于死皮赖脸的,整天以向卿羽学习为由,拉着冯极和卿羽搅在一起。

“这样子,”泽桐点头,“大家先收拾一下吧。”

“收拾?收拾什么?”于星河蒙圈,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吗。

也对,泽桐想,这种大门里出来的富家子弟又知道什么叫卫生呢,不过泽桐自己是个十足的洁癖,看着在平常人眼里还算得上干净的宿舍,可在泽桐眼里却是病菌丛生。

虽然卫生不是太好,但这位置选的还不错,地理位置挺好,加上阳台阳光投射进来,也不存在什么脏东西。

虽然没有交过手,不过自己的舍友应该就是平常人无疑了,想到醒来之时那道神秘的声音,泽桐就头疼,他要自己找的东西自己怎么知道在哪里啊,不仅如此,自己连和那有关的人都没见到几个。

“卿羽,你怎么还在看这本书啊,我记得你前段时间不是看完了吗。”于星河凑到卿羽身边,卿羽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于星河,他不为所动翻了页,“再看一遍,导师说下周需要。”

对于卿羽的解释,泽桐是没听懂,不过他的视线因为于星河的话再一次凝聚在卿羽身上,“老是看鬼神之类的书,不知道的以为卿羽你是抓鬼的呢。”

鬼神?泽桐闻言走向卿羽,卿羽没来得及回复于星河说的,就被一只手握住了他欲合上书的手。

“?”顺着这只手,卿羽抬头看上去,一双温柔至极的眸子与之相对,黝黑的颜色像极了黑洞,能吞噬万物,卿羽刚想说的话就被吞回了肚子里。

卿羽呆呆地站在那里,泽桐毫不费力的从卿羽手里抽出书,翻到卿羽之前看的那页,看到上面的内容,眉头皱了一下就进而展开,心里对卿羽有了不同的看法。

看起来这卿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武断了,对一个人。看来还是需要回趟家了,这些人自己可不好调查,找外人的话,资料说不定还不如他自己查的呢。

“抱歉。”泽桐将书还给卿羽,卿羽回过神来摇头不作声,刚才到底怎么了,他好像走神了,不过为什么会,他不知道。

“好了,”泽桐举起手,“大家一起劳动吧!”

“好嘞!”于星河举起那些扫帚的手。

“星河,你慢点,弄得到处都是灰。”冯极躲闪不及,连续吃灰,呛了几声。

“嘿嘿。”于星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