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章故人原是



作品:《妖精在现代卖东西

“我的老天,你在说什么!”反应过来的邢昭急忙捂住泽桐的嘴,以防他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

“抱歉,抱歉。”面对周围人投递过来的眼神,邢昭点头道歉,不是他没底气,而是这么多人惹不起啊,越凌的后援团里的那些个疯女人他可不想招惹,邢昭咽了咽口水,想拽着泽桐离开这是非之地。

而泽桐呢,他没有挣扎,只是看着面前的少年,剑眉凌厉,眼眸里还夹杂着几丝怒气,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就像泽桐在书里看到的一夜过后的无情男人一样。

“你刚刚说什么?”带有怒意的话语,泽桐也听出来这小孩是生气了,不过心里感慨着现在小孩怎么这么容易生气的同时,还不忘挣脱邢昭的束缚,漫不经心的解下背包,埋头在寻找着什么。

被挣脱的邢昭则是一脸疑惑,他这么容易就从自己怀里跑了,是自己力气变小了还是泽桐力气大啊,又看了看泽桐那小身板,好吧,估计是自己没吃午饭的原因,一定是!回去要让莫语那家伙好好不补偿自己一顿。

越凌看着翻找什么的泽桐整个人都要埋于包里,他眉头突突了几下,刚想伸出手把他的包提起来,泽桐就抬起头,眼睛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手里还高高举着一根棒棒糖,“乖,吃了糖心情会变好哦!”

这是他学着电视剧里男人哄小孩的方式,泽桐本人觉得挺有用的,毕竟当年就用了这方法哄了一个小朋友,虽然不是自己弄哭的。

邢昭看着泽桐近乎是作死的举动,眼睛瞪的老大,天啦噜,这新来的学弟胆子也太大了吧,越凌是什么人啊,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递过来的东西了,尤其是这种甜食。

“他疯了,不知道越凌不喜欢吃甜的吗?”

“我靠,还真有人敢给越凌递甜食,真的不怕死。”

“这小学弟完蛋了呀,凌哥最讨厌吃甜的了。”

三三两两的声音传出,可泽桐依旧是举着那根棒棒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越凌,仿佛要把他看出个洞。

“要乖乖的哦。”似乎是嫌气氛还不够火热要继续加把油一样,泽桐伸出另只手,努力的踮起脚尖,然后那只手轻飘飘的落在了越凌头上。

一边感叹触摸的手感如此之好,另一边不忘递上糖果和劝说的话语,“小孩子家的,不要这么暴躁。”

完了,邢昭彻底放弃治疗了,泽桐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啊,他捂住脸,已然是绝望。

越凌和之前邢昭的神情如出一撤,眼睛瞪的大大的,震惊的神色还没有完全收回去就被泽桐下一句话彻底击碎,“小孩子怎么都跟座移动型小火山似的,脾气都止不住,唉。”基本上是极低的叹息声,可听力极佳的越凌却听得一清二楚。

他说什么?活火山?移动型的?一连串的词汇在越凌脑海中炸响,噼里啪啦,可却又让他清醒。

泽桐看着说完话后呆愣在原地的小朋友,贴心的撕开棒棒糖外的包装纸,小心的塞进他的嘴里,“记得小朋友最喜欢草莓味的了。”他指的是自己之前遇到的那只小朋友,他用一个草莓味糖果换来的小孩子的金豆豆。

一切完成的泽桐看了看越凌,满意的点点头,背起包朝着邢昭挥手,“走了,学长。”

邢昭还没从刚刚发生的事情里缓过神,听到泽桐叫自己也只是下意识的跟上去,等到出了篮球场不远才惊呼出声,“学弟,你六啊!”

六?泽桐歪了歪脑袋,看着在自己身边说话眉飞色舞的学长,六还是个好词吗,不过看他的反应不会是什么坏词,这也就是日后泽桐对着众人扣六,众人还不自知他只是夸奖之意,还以为又是哪方面得罪了泽桐,不过这也都是后话了。

“学弟,你刚刚那招出其不意是真的帅气啊,”谁能想到越凌偏偏就折在这一块儿来了,难不成他喜欢的就是泽桐这种小小只的吗,不过以前也没见他对谁这么过啊。

“有吗,”泽桐抓抓头发,他也不清楚啊,出其不意吗,他以前也是这么做的好吗,不过都是电视剧里的,不都是这么哄小孩的嘛,作为大他不知道多少辈的长辈,哄小孩也是要有经验的啊,不然碰上今天这种情况,又该怎么办。

“学弟你是和越凌认识吗?”说认识吧,看起来又不像,毕竟刚开始越凌就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后来泽桐的手放在他头上之时,他甚至能感觉到越凌整个人就炸了,像极了即将喷发的火山之前的寂静,可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泽桐更甚的将糖塞进越凌嘴里,越凌也不阻拦。

“不认识啊。”泽桐只是觉得看到越凌就想到了自己之前因为某些事情去往某座房子,遇到的某个小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小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到他反而哭的更大声,泽桐也不知道怎么哄小孩子,就想着艾斯卡以前是怎么对他的,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握住孩子的手,才发现孩子的手似乎有些擦伤,才明白孩子为什么会哭,他轻声细语的说:“乖哦,男孩子要坚强啊。”

“不坚强以后怎么保护你的小公主呢,对不对。”孩子哭的泪眼朦胧,模糊视线里的少年微笑着,身上散发着独有的香气透过层层阻碍传至孩子鼻际,他看不清少年的模样,他唯独记得的就是少年身上的味道以及那颗草莓味的糖。

看着躺在自己手心里的那颗糖纸,糖果早已融化,唯一留下来的就是糖纸,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越凌把它留了下来,一直存于自己的身边,或许是想着真有那一天,自己可以告诉他,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谁也不知道现在气势凌人的越凌在小的时候却是个爱哭鬼,因为他是凌家这一辈唯一的男孩子,父母因为工作大多数时间都是不在他的身边,年迈的爷爷奶奶对他更是宠爱有加,这也养成了他一点小事不如意就爱哭哭唧唧。

那次因为和同伴争玩具打闹间不小心被推倒在地,看着流出的血他哭出声,他哭着跑去找爷爷,却在路上撞到了一个少年,他还记得少年握住他的手,轻轻吹着气,耐心的安慰他,最后离开之际还给他手里塞了颗糖,记得同样一声叹息,“当然了,让你成为男子汉也不是说像其他小孩子脾气那么火爆,要学着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哦。”

自此以后越凌变得不一样了,他耳边总是少年的声音,使得他像变了个人一般,当然,他的脾气也与日增长。

“凌哥?”

“凌哥,你没事吧?”

穿着蓝色球服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围在有些呆愣的越凌身边。

“好了好了,散了吧。”“散了散了!”看着越凌有些不对劲,他身边的人之一——许巍驱散周边围着的人。

“你们散了吧,没啥可看的了。”

见许巍开始赶人,而越凌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着他们看了越凌如此大的一个笑话,也怕越凌报复他们,毕竟和越凌在一起的这些个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周边的人也不敢随意招惹,也就散开了。

“凌哥,你没事吧。”见周围没什么外人,也只剩下和他们比赛的红色球服人员。

“不好意思啊,小三,今天就不继续比下去了。”许巍朝着红色方为首的男子笑。

“没事,小事。”李萧摆摆手,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越凌,越凌明明都要动手了,可却不知怎么停了下来,李萧和越凌是从小的同学,他对越凌了解可不是一点两点,能让他憋着怒火的可没有谁,就连越叔叔,想到上次自己去医院看越凌的时候,越凌顶着越叔叔的骂也不见松嘴,他就知道越凌谁都不怕。

“阿凌,你看起来不是太好。”李萧关切的声音传过来。

“没事。”越凌说话间传出糖和牙的磕碰声,他想了想,垂下眼眸,眼里的深意无人看到。

“凌哥,你嘴里的糖……”许巍欲言又止,他跟着越凌几年了,从没有见过越凌吃甜食,更别说是如此粉嫩的颜色的糖。

“……”越凌一愣,一只手拿住糖的棒子,糖从口腔离开之后,嘴里仍然弥漫着甜甜的草莓味,却不腻,就和那年那个少年身上的甜味一样。

“走吧。”越凌表示他需要时间去想想刚才发生的事,虽然没有继续吃那颗糖,但他也没有扔掉,攥在手里离开。

再说泽桐那边,泽桐跟着邢昭一路走,不一会儿就到了。

看着一栋栋宿舍楼,泽桐表示,如果自己来,他真的要迷路了。

“谢谢你,学长。”

“没事,”邢昭心情很好,泽桐让他有些觉得奇怪,却又是个可爱的孩子,小小的一只,站在那里就很容易让人心生怜爱。

“对了,待会不要忘了去体育馆领你的军训服。”想着之后泽桐可能要经历的痛苦,邢昭拍了拍他的肩,一脸的同情。

“怎么,学长看起来对军训印象不是太好?”看邢昭的表情,泽桐也有些好奇,毕竟他从来没有接受过军训,自然是不知道军训的厉害。

“以后你就知道了。”邢昭当泽桐是哪个地方出来的小少爷,皮肤白皙滑嫩,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生活的久了,也不知道这次军训完了怎么样呢。

“学弟,给个联系方式呗,”邢昭伸伸手,这么好的小学弟他也不想轻易错过,“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好啊。”泽桐正需要一个带他熟悉校园的人,邢昭自己送上门来的,怎么可能不要。

接过泽桐的手机,邢昭就是一通敲,然后就听到邢昭的电话响了。

“小学弟还是可以的啊,这手机我都没见过。”邢昭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不过泽桐的这手机他却是没见过,手机握在手里手感相当的不错。

“还好,”泽桐也不了解邢昭说的话含义,这个手机也不是自己买的,想到回国时遇到的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他强硬的把手机塞给自己,好吧,也是因为自己的手机被那男人因为某件他不想回忆的事情给扔了出去,他也不了解这个手机具体是什么型号,不过对他而言,能用就行了。

泽桐的手机一下子亮了起来,弹出一个电话,泽桐对着邢昭点点头,边接通电话边往里走。

“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