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一 带我回家



作品:《玫瑰和她的布娃读书笔记

桐城 9时

夜风微凉,街上的小贩不停的吆喝着,正值傍晚,人群涌动,鹿棉裹了裹脖子上的围巾,走到一处小摊前买了份烤地瓜,放到嘴边吹了吹,拿着往巷子里走去。

她走到拐弯处,看到前边有一处人影,顿下了脚步,缓缓走过去,蹲下,拿手指试了试还有没有气息。

鹿棉眼波流转,还活着。

她摸了摸男孩的身子,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迟疑良久,决定扛起他往家里走去。

鹿棉扶着他,艰难地走到了家里,她摸索着打开了灯,房间很窄小,两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她把他放到了大床上,安静的眸子注视着他,她替他搭上了被子,自己转身躺倒了沙发上,沙发有点小,她只能蜷缩着。

她没关灯,想着他醒来,可以不那么惊慌。

凌晨4点钟,床上的男孩微微转醒,他打量了一下周围,陌生的环境,不熟悉的事物。

他下床,瞥见了沙发上的女孩,她许是因为冷蜷缩成一团。

突然地,鹿棉睁开了眼,正对男孩的目光,双方的眼睛里水波都跳动了下。

“你…把我带回来的?”男孩问道。

鹿棉点了点头,她拿出手机,敲打着键盘。

【你可以先在这睡一晚,我不是坏人。】

他应该是个无家可归的人,自己得帮帮他。

男孩蹙了蹙眉,她好像…是个哑巴。

“谢谢你。”

说罢,男孩便又躺到了床上,不顾沙发上的女孩。

鹿棉笑了笑,他还真是不客气。

一夜好眠,鹿棉醒来时,房间里已无他的身影,鹿棉愣了愣,真是不知礼貌的小孩。

鹿棉换了身装束,戴好口罩和帽子,向外走去。

“来了,棉棉。”女人坐在沙发上,手里抽着香烟,媚眼如丝。

“嗯。”鹿棉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萧姐,任务呢?”

萧萧掐了一下烟,把邀请函递给她,鹿棉接过,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

【地下酒馆拍卖会】

“有个地中海的胖子,组织要杀他。叫什么…王兆伯。放心,我看了照片,到时候姐带你认。”

“行。”鹿棉打开一处保险柜,拿出里面的蝴蝶刀和指环,藏进了衣服里。

她是冷情集团最出色的杀手,身手漂亮,向来是有命必达,无一失败。

鹿棉倒了杯香槟,坐在沙发上,抿了几口,开口道:“昨晚捡着个人,领回家睡了一觉,今天一声不吭的跑了。”

“呦,睡了一觉?”

“别多想,没干什么。”

萧萧打趣着她,“看你这样还有点失落呢?咱这,也就你最善良了。”

“你确定?”鹿棉笑出声,第一次有人这么夸她,也不知道该说谢谢还是怎么着。

“行了行了,姐带你去那先喝点小酒。”

鹿棉跟着萧萧来到地下酒场,上了顶楼找了处位置坐下,观察着楼下的动静。

“目标出现。”萧萧盯着刚入场的那个男人,鹿棉嗯了一声,她也注意到了,不过…现在的确不是出手的好时机。

地中海揽着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做到了前座上,更是毫不顾忌的对美女动手动脚起来。

“呸。”萧萧骂道,她调查过他的信息,有一妻一女,妻子陪他白手起家,一步步到了现在这个地位,结果他却在这里玩乐。

呵,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等等吧。”鹿棉玩弄着手里的指环,这拍卖场,确实也没什么意思。

酒场里霓虹灯闪烁,入座的人越来越多,来的都是非富即贵,不好下手。

萧萧抿了一口红酒:“老娘就不信他不带那美女开房。”

鹿棉忍俊不禁,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压了压头上的帽子:“我去趟卫生间。”

在楼道里,一行人押解着一个男孩走来,鹿棉抬了抬帽子,正对上他。

男孩的眼睛被薄纱蒙住,手被捆在一起。鹿棉愣了几秒,他给人的气息,很像昨晚那个男孩。

没时间去想这些,鹿棉出来时,拍卖会已经开始了,地中海连叫了两次价,看着他那肥手在美女的手上抚摸,不由得一阵反胃。

“下一次展品,名为醉世之石,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哦!”

酒场里开始热闹起来,据说这醉世之石,历年来都是商人们的心头宝,价值连城。

“上展品。”场内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大家都想看一看这醉世之石的真容。

只见两个大汉拉着一个大箱子走来,蒙着布,看不到里面。

大家开始猜测起来,难道这醉世之石,是一块大石头?

揭开布纱,朦胧的一切开始显露出来。一个男孩被捆着手脚,脖颈上的铁链被挂在了笼子的杆上。

场子里一阵喧哗,没想到,这醉世之石,竟然是一个人!

鹿棉握紧了拳头,看着被困在笼子里的男孩,心里的疑虑被打消,真的是他。

男孩眼底一片冰冷,厌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最高一千八百万,还有吗?”

“好,两千万!”

价格不断的被抬升,男孩被当作商品圈在笼子里,供人嬉闹作乐。

“都别动!”一行穿着黑衣的人举枪走来,“蹲下!”场子里原本的喧闹瞬间安静下来,纷纷蹲在地上,举着双手。

“抢生意的来了。”萧萧摸出了枪,警惕的看着楼下。

“嘭嘭嘭。”黑衣人冲着天开了几枪,一个个审查着楼下的人。

“你,走。还有你。”无关紧要的人都被他们遣了出去,看着走出场的地中海,萧萧暗骂出声。

“走,跟姐翻出去。”萧萧带着鹿棉找了一处窗户,翻身而下。

“我去找他。”鹿棉开口道,“姐你先走吧,我能解决。”

“我在这把风。”萧萧信她,点了点头。

鹿棉从兜里掏出一根丝带,带上了一次性手套,寻找着地中海的身影。

找到了!鹿棉紧紧捂着地中海的嘴巴,把他拖向了一处死角。

“唔…唔。”地中海不断挣扎着,鹿棉拿出丝带,勒住了他的脖颈,看到他断了气息,鹿棉松开了手,扣了扣头上的帽子,正准备返回会场,想起什么,扔掉了自己的帽子和口罩。

场子里的人还在一个个排查,鹿棉悄悄地来到笼子旁,搭上了那块布,自己钻了进去,男孩猛的瞥向她,看到熟悉的面容,眼底的冷意化了些许。

“小哑巴?”

鹿棉没回答,专心致志的开锁,训练了这么多年,开把锁可难不倒她。

锁被撬开,鹿棉去给他松绑,解铁链,看着男孩身上被勒出的红印,不由得愣了愣神。

他好像没在意,直勾勾的盯着鹿棉,开口道:“你是来救我的吗?”

你是来救我的吗?

鹿棉动作一缓,看向男孩,男孩从她眼睛里得到了答案。

在密闭的笼子里,他听到她说:救你。

外面的黑衣人没找到想要的人,撤了出去,鹿棉掀开布,跟男孩走了出来。

男孩突然握住了鹿棉的手,鹿棉手上覆盖上突如其来的冰凉,回头看向他。

“你带我回家…”

“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