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我怎么这么喜欢你?



作品:《我程哥超甜

订阅不够, 此章节为防盗章, 补充订阅之后才能继续阅读。

他的表(qíng)好像有点奇怪秦妙紧张的偷瞄了程越一眼, 猜测, 难道是因为她擅自拎了他的衣服

不会这么小气吧,秦妙思绪转的飞快,莫非

那件外(tào)又是限量版

等下了车, 秦妙终于试探(xìng)的问:“你怎么了”

“没事,”程越淡道,“被东西迷了眼睛而已。”

看来是她想多了, 秦妙松了口气,不愧是大神,就连迷眼睛都如此与众不同。

等到了宿舍楼底下,程越说:“明天还是下午五点,老地方, 拿着英语练习题来。”

练习题

看着秦妙忽然发愣的样子,程越问:“你不会连真题都还没买吧。”

秦妙赶紧道:“我明天就去看。”

她今天刚知道要考四级的事(qíng),怎么可能提前有准备

“行, ”程越应了一声,下巴朝里面一指,“上去吧。”

今天发生的事(qíng)太有冲击(xìng),秦妙对他还不怎么放心。

她犹豫了两秒,忽然从口袋里抓了几个创口贴来, 一把塞进程越手里,语速飞快:“这个送给你, 记得换”

说完,便转(shēn)迅速的窜进宿舍楼。

程越怔了下,低头,手心里全是卡通创口贴。

路灯下,昏暗的光投下来,将手里的东西染上了一层暖黄。

第一次送炸鸡优惠券,第二次送创口贴。

程越扬起一边的眉毛,将手里的东西收起来,够别致。

次(rì),书店。

秦妙郑重其事的拿着一沓厚厚的练习题,虔诚的翻开。

“里面的翻译和解析好像还(tǐng)全面的,”秦妙忍不住点头,说,“我觉得这个不错。”

“我觉得这本也很好啊。”陶关琳把手里的书展开,指着上面的四个大字,道,“四级宝典,光是听着就很厉害。”

的确不错,秦妙又点点头,转手再次拿起旁边的一本:“这个看起来也可以。”

书皮上大大的写着:四级必过。

秦妙拿着这本书,像拿到了通关手册一样。

陶关琳:“那都买吧。”

秦妙:“可这些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别怕,有我呢,”陶关琳说,“虽然我不能陪着你考试,但必须在精神上支持你。”说完,她又晃晃手里的本子,“我掏钱,你随意。”

等两个人从书店里出来的时候,秦妙手里拎着个大大的塑料袋。

袋子里一共装着三本真题练习册,两本四级必考词汇,五个漂亮的笔记本。

秦妙:“说实话,当我买完之后,我就觉得我过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往学校的方向走,忽然被一阵喧闹声吸引了注意。

一个穿着格子衫的男生被五六个人堵在巷口里,面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模样可怜又无助。

“一个男的,学什么跳舞”最前面的男生剃着圆寸,大声笑道,“娘们唧唧的,恶心不恶心”

一片哄笑。

圆寸男的气焰瞬间更嚣张了:“你说你跳那么(sāo),给谁看呢”

被围堵的男生皮肤白皙,安静的靠在墙壁上。他低着脑袋,手指用力拽着袖子。

秦妙慢慢停住脚步,眉头逐渐蹙起。

怎么回事

“我给你说话呢,听见没有”圆寸男见他无动于衷,直接上手推了他一下,“来,给大家伙说说看,你到底是不是娘们”

他的话粗鄙又讽刺,下巴高高的扬起,仿佛在做什么令人得意的事(qíng)。

“我不是。”男生终于开口,道,“那是民族舞。”

“不是什么不是,”圆寸男嬉笑的看了周围人一眼,目光又落在男生(shēn)上,“你看哪个男的这么(sāo)啊。”

“(sāo)”这个字被他咬的很重,嘲讽意味十足。

太过分了

秦妙朝陶关琳的方向看了一眼,不愧是她的姐妹花,眼睛里跟她一样燃烧着熊熊怒火。两个人目光一对,默契的抬脚朝喧闹的那边大步走去。

太欺负人吧。

“过来,我摸摸你的(pì)股,是不是和女生一样软。”圆寸男刚要伸手,忽然一个红色的(shēn)影挡在自己面前,用力抓住他的胳膊。

秦妙:“同学,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圆寸男皱眉:“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秦妙说,“你们怎么这么欺负人传出去不怕受处分吗”

“我们没欺负他,啧,你可能不知道这小子是干什么的,等你知道你就不会误会我了,”圆寸男笑着,生怕人们听不见似的大声道,“他学跳舞你知道吗那种扭来扭去撅(pì)股的。”

说着,还恶搞似的扭了两下腰,换来(shēn)边的一片大笑。

“人家学舞蹈,关你什么事”陶关琳也站在了秦妙旁边,街头一姐的气势立刻显露出来,“他是花你们钱了,还是占你们地儿了”

“他辣到我眼睛了”圆寸男受到了指责,没面子的皱眉,挥挥手,“别多管闲事,赶紧走”

“谁规定的男生不能学跳舞”秦妙说,“你们知道你们这种行为是什么吗校园暴力”

男生在后面轻轻拽拽她的衣服,秦妙安慰道:“放心,没事。”

陶关琳双手叉腰,眉头皱的老高。

秦妙:“你们今天必须给他道歉”

“我们道歉你们两个是搞错了吧。” 圆寸男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别以为你们是女生,我就不敢把你们怎么样。”

秦妙和陶关琳对视一眼,下一秒,陶关琳展开架势。

“我最看不惯你们这种人了。”她帅气的扭扭脖子,说,“一个个上,还是一起上”

“我不欺负女人。”圆寸男轻嗤一声,拍拍(shēn)边小个子的男生,说,“你去。”

扫堂腿。

过肩摔。

后旋踢。

几分钟后。

地上,几个男生龇牙咧嘴的抱着肚子哀嚎。

“一挑五,”秦妙竖起大拇指,“酷。”

陶关琳骄傲的抹了下鼻子。

圆寸男咬牙切齿道:“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秦妙摇摇头,这么土的台词,也说的出口。

陶关琳拍拍舞蹈男的肩膀,问:“兄弟,有没有事”

男生看看地上圆寸男,又看看陶关琳,立刻朝两个人道谢。

秦妙摆摆手:“你不能任由着这种事(qíng)发生,以后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

“谁说男生不能跳舞的,只要做你喜欢的事(qíng)就好了。”她用下巴指指那群人,“这些人是嫉妒你,别上当。”

到了约好的补习时间,程越说临时有事(qíng),要她去行政楼那边等着。

秦妙拎着刚买的习题,蹲在台阶上玩手机。

没多久,程越就下来了,看着她的袋子,问:“你买了这么多”

“嗯”秦妙心虚的点头,“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行,”程越顺手把东西接过去,“既然有这么多,就别浪费,全做完吧。”

秦妙: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愣着干什么”程越伸手拽住她的帽子,直接将人拉过来,“走了。”

早知道就不买这么多了乖乖,那些书名不过是噱头,又不是真的通关手册

秦妙垂头丧气的跟在他后面走。

虽然她兴致不高,但处于礼貌,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程越:“没事,就是去参加个数学竞赛。”

竞赛

她猛地抬起脑袋来:“那我不会影响你吧。”

如果能影响他,她就不得不减少补课的时间,四舍五入就是可以不把题全做完了

她这么高兴,绝对不是因为不用做题

程越看着她的逐渐变化的表(qíng),笑了:“以你的程度,不会。”

秦妙脸上的笑容猛地僵住。

也是,对于大神来说,给她补习不就是小儿科

她“哦”了一声,吸吸鼻子,再次愁闷的垂下脑袋:“我知道了。”

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两个人朝三教那边走过去,刚一拐弯,就看到楼下站着个不速之客。

陈佳佳穿着白色的小短裙,头发卷成一个优雅的弧度。她手里抱着个礼物盒,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来干什么的。

秦妙偷偷瞄了程越一眼,他脸上一丝动容都没有,仿佛完全不认识眼前的那个人。

陈佳佳见程越来了,还没来得及高兴,目光又落在秦妙(shēn)上。

“程越,”她迅速收拾好表(qíng),快步迎了过来,脸粉红粉红的,“我有话对你说。”

秦妙轻咳一声,小声道:“那我先上去”说着,她刚要抬腿,就被程越再次拉住帽子。

“谁许你走了”

“怎么了”程越问。

秦妙:“你看论坛了吗”

“看了。”

秦妙观察着程越的表(qíng),没在他脸上找到一丝破绽。

不论如何,先解释总没错吧。

这么想着,秦妙伸出三根手指,郑重其事道:“我发誓,照片跟我没有关系,我对你也绝对没有别的心思,你千万不要误会我。”

程越“嗯”了一声,调转目光,再次把视线落在自己的练习本上。

这算什么反应

“你不信我”秦妙立刻凑过去问。

“我知道不是你拍的,”程越说,“放心,我没在意。”

他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秦妙看着他,一瞬间挫败起来。

她刚刚那么紧张,生怕他误会,可到头来,人家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今天徐老师的抽查,我对了十道题,”秦妙又说,“这是我正确率最高的一次。”

“嗯。”

气氛再次清冷下来。

好尴尬。

“那”秦妙试探(xìng)的问,“我们是不是补完课了”

“是。”程越头也不抬的回答。

真是个没有感(qíng)的大神。

秦妙从教学楼出来之后,越想越气,他们理论上也接触了一周的时间,这家伙怎么一点客(tào)话都不会讲

实在不行,说个“加油”也是好的啊。

秦妙拿出手机,那个帖子依然在首页飘着,最后面还有个“hot”的标注。秦妙点开,目光一顿,发现那人又更新了一条动态。

秦妙停下脚步,上面的照片赫然是她刚刚跟程越站在一起的样子。两个人正在对视,阳光洒在他们中间,看起来浪漫又温馨。

等等

浪漫个锤子

秦妙用力晃晃自己的脑袋,似乎这样就能把那些奇怪的想法甩出去。

这个拍照角度,是在后门。

秦妙扭头朝回跑,那个偷拍的人说不定还没走。秦妙咬牙切齿,她一定要把这个人抓出来。

秦妙飞快的上了三楼,刚要进门,发现教室里多了个人。

“论坛都爆炸了,你也不关注关注,”周绍南靠在讲台上,懒洋洋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程越没说话。

“就算你不在意,人家秦妙可是个小姑娘,不能害了人家吧。”周绍南说,“照片上没一个正脸,感觉就像故意吊着胃口似的。关注这件事的人那么多,要真想把秦妙找出来,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程越说:“我会找到她的。”

“我猜那个发帖人百分十八十是你的小粉丝,她看你跟秦妙走得近,想用这种办法把你俩隔开。”

周绍南说的头头是道:“反正不管你们两个有没有在一起,给秦妙施施压肯定对她有好处,”他摇摇头,“你说,要真当你的女朋友,得多难啊,要是普通姑娘,早被吓跑了。”

程越手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笑:“可惜,她一点儿不普通。”

“嗯”周绍南立刻起了兴趣,“我这还是第一次听你这么评价一个女生呢。”他拉的长音问,“怎么回事”

就连在门外的秦妙都忍不住竖起耳朵。

程越面不改色的回答:“她格外的笨。”

周绍南:“”

程越将钢笔放在桌子上,(shēn)体慢悠悠的后仰,“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还有一点,只要你的名字出现在论坛上,一定会把你高中的那些事牵扯进来,”周绍南提醒他,“你不能再这么冲动了,知道吗”

程越点头:“我尽力。”

高中

秦妙站在门口,满脸问号。

论坛和高中有什么关系

为了增加学生干部们的友好互动,社团联合会决定开展一次活动。

秦妙听完,直接拒绝:“我不想去。”

“你确定”陶关琳道,“程越也去。”

“他也在社团”

“篮球社。”陶关琳回答。

不对,她问这个做什么。秦妙赶紧改口:“不管谁去,我都不去。”

她还得抽时间去炸鸡店打工呢。

“你不是想查出来是谁偷拍的你们吗”陶关琳道,“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只要你们两个在一块,那人没准就会出现。”

秦妙:“可我还得打工。”

“你不是小时工吗缺一天没什么的,”陶关琳道,“再说了,这次组团可是绝无仅有的便宜,你确定放弃”

“便宜”秦妙不负众望的抓住了关键词。

“对啊,听说团里有个富二代大佬,专门提供门票,每个人只要掏18块钱车费就好了,”陶关琳朝她扬扬眉毛,“有便宜不赚,可不是你秦妙的风格。”

秦妙:“其实我觉得偶尔出去一趟长长见识,回来才能更有效率的工作。”

绝对不是因为便宜

酒吧那边回头给陈姐请个假就好了,秦妙暗暗做打算。

陶关琳拍拍她的肩:“我已经帮你报名了。”

秦妙点头,又后知后觉的问:“我还没问呢,咱们去哪儿”

“欢乐谷。”陶关琳笑眯眯的回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啊”

一群人站在海盗船下面。

秦妙吞吞口水,用手肘戳了戳陶关琳:“你是不是故意的”

明明知道她恐高,居然不及时告诉她来的地方是欢乐谷,还提前把钱交了

这些还不算,秦妙指着前面的人,问:“赵子寒怎么也来了”

陶关琳心虚的说:“我不知道她是配音社的。”她迟疑了一下,又道,“况且,拍照的人也有可能是她,不是正好一起解决了”

赵子寒小尾巴似的跟在程越后面,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煞是显眼。她(shēn)边还有个熟悉的(shēn)影,秦妙绞尽脑汁的想了想,好像就是之前给程越递(qíng)书的小短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叫什么来着

陈佳佳

“啊”

一旁的跳楼机发出骇人的呼啸。

秦妙:“”

要不是交了十八块钱的路费,她现在掉头就走。

陶关琳拉着她跟上大部队。

程越和周绍南走在最前面,仿佛一条靓丽的风景线。秦妙哭丧着脸跟在后面,本来还打算跟程越一起把跟拍的人抓住,现在可好,她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上。

看着(shēn)边满是蝴蝶的程越,秦妙的眼神逐渐幽怨起来。

装得跟不认识似的,小混蛋。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程越往后面轻飘飘的看了一眼,秦妙迅速别过头去。

等秦妙上海盗船的时候,小腿都在抖。

既然所有人都上去了,那她也得拿出敢于面对困难的勇气,毕竟花了钱。

几个追求刺激的坐在了前排,看着陶关琳跃跃(yù)试的脸,秦妙说:“那边还有一个位置。”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