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想亲亲哥哥吗?



作品:《我程哥超甜

订阅不够, 此章节为防盗章,补充订阅之后才能继续阅读。

“你在这儿等你朋友吧,我先走了, ”程越说, “衣服的事情我暂时放过你,我不管你是处于什么目的, 别再来找我。”

他嗓音清淡,懒洋洋道, “不论你用什么方法, 我都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秦妙:“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

“那是你的事情。”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自大狂。

“站住, ”秦妙忽然掏出手机, 昂首挺胸道, “忘了告诉你,我刚刚录了音哦。”

她笑眯眯道,“如果你出尔反尔, 我就把这段发在学校论坛里,把你恶劣的行径公布于众。”

程越转过头。

秦妙说:“那些小姑娘知道你这么恶劣, 一定会对你恨之入骨,倒时候, 你男神的封号可能就不保了。”

他饶有趣味的看着她。

这是什么眼神?

秦妙强壮淡定:“你不是怕我缠上你吗?我刚刚那我拉过来,很多人都看见了, 倒时候人家问我, 我就直接承认。”

程越:“承认什么?”

@

“承、承认......”秦妙脸一下红了。

周绍南本来要跟程越一起吃饭,看人半天没出来, 就直接过来找他了,谁知道一进来就看到了这么剑拔弩张的一一幕。

秦妙打了个磕巴,道:“反、反正陶关琳应该也拍了照片,到时候我就看图说话。”

程越轻笑:“你脸红什么?”

“我没有脸红!”她语速飞快。

程越:“被我发现你害羞,然后气急败坏了吗?”

天才果然是天才,吵架都这么厉害。

秦妙脸颊发烫,迅速挥舞着手机,“你到底答不答应?”

程越居然还有被人威胁的一天。

周绍南轻咳一声,打算给秦妙解围:“那个......他可能不喜欢麻烦......”

程越:“好。”

周绍南愣住:“你说什么?”

程越将衣服扔了过去,秦妙手忙脚乱的接住。

“今天晚上七点,3教301等你。”

“好的好的,”秦妙紧紧地抱着他的衣服,跟刚刚的样子大相径庭,“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

周绍南:???

程越抬脚朝外边走,周绍南看看秦妙又看看程越,不可思议。

是他多管闲事了?

......

“你怎么回事?”周绍难快步跟上程越,“你不是最不在乎这些了吗?还有什么东西能要挟你?”

什么公认男神,程越怎么可能在乎?

“我是想看看她还能做出点什么让我惊讶的事,”程越轻笑,“了解一下这种人的生活,也不错。”

周绍南摇摇头:“也不知道被你这种人好奇,我该为她笑还是哭。”

**

陶关琳一路小跑着过来,给她带了件黑牛仔裤和白色短袖。

秦妙一边换,一边把刚刚的事情给她叙述了个遍。

“你胆子真大,连他你都敢威胁,”陶关琳道,“我这街头一姐的名号还是给你比较合适。”

秦妙说:“其实还好,他没传说中那么难接触。”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答应了,不是吗?

陶关琳:“你知道他高中在哪儿上的吗?”

秦妙:“不知道。”

“城真高中,跟我同校。”

秦妙换好了衣服,抱着程越的外套,一边往外边走一边问:“那怎么了?”

“我们高中之前有个超级厉害的校霸,经常欺负人,后来也不知道哪儿惹了程越,听说那天晚上,校霸直接被折了一条腿,门牙也掉了一颗。”陶关琳道,“这件事当初闹得可凶了,自从那时候开始,好多人躲着他走。”

秦妙惊道:“不会吧。”

陶关琳用力点头:“所以这种人看看就好,等我们补完课,千万不要对他起别的心思。”

什么乱七八糟的。

秦妙摆摆手:“我只喜欢毛爷爷,你不知道吗?”

**

晚上。

秦妙和陶关琳抱着各自的高数书,匆匆前往3教。

等到了的时候,程越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差20秒迟到,”程越坐在第一排的桌子上,轻轻跳下来,“记住,只要迟到一次,我就不会再给你们补任何东西。”

秦妙赶紧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将手里的可乐递给他,小声道:“我本来想给你买点喝的,没想到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

程越:“我不喝碳酸饮料。”

秦妙把东西塞进他手里:“只有这个了,你凑活凑活。”

这可是用她心爱的毛爷爷换来的呢。

程越愣了下,低头看手里的瓶子,沁凉的温度从掌心蔓延开来。

从来没人往他手里这样塞东西。

程越看了秦妙一眼,后者正慌慌张张的找地方坐。

真是笨死了。

程越轻轻把可乐放在桌子上,朝讲台上走:“我要开始讲课了。”

秦妙看他手里空空如也,问:“你不用书吗?”

“不用。”程越说。

学渣和学霸的脑袋差距就这么大?

程越手里捏着根粉笔,敲敲黑板:“有些东西我只讲一遍,都给我听好了。”

秦妙拿出小本本来,端正坐好。

一个小时后。

秦妙趴在桌子上:“我们等不能休息会儿再讲?”

天哪,这简直比灭绝师太还厉害,这么短短的时间讲了半本书。

这家伙是在报复她吧!

“最难的地方还没讲到,”程越问,“还想及格吗?”

不行,绝不能被赵子寒看扁。

秦妙艰难爬起来,道:“我还能能学。”

“啊——”陶关琳哀嚎,“还要继续?”

程越:“有那么难吗?”

秦妙用力点头。

四目相对。

秦妙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像只软糯糯的小猫。

若不是程越见过她张牙舞爪的样子,估计真会被她骗到。

程越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顿了两秒,转身在黑板上“蹭蹭蹭”出了两道题:“那就把这个做了。”

五分钟后。

程越在两个人的步骤后面打了两个大大的叉,冷漠:“重做。”

-

三日后。

论坛上已经开始出现桃红色的新闻,说程越被一个扛大旗的女生告白,不过因为照片模模糊糊的,谁也看不清秦妙的样子。

程越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每天给她们布置学习任务,终于,秦妙忍不住的问:“你逛论坛吗?”

程越:“周绍南有时候会说。”

“那你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吗?”秦妙指指他,又指指自己,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程越的表情。

“知道。”程越敲敲她的桌子,提醒,“公式写错了。”

秦妙赶紧改正。

“那你不生气吗?”她又问。

奇怪,这家伙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程越漫不经心的回答:“那是别人想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妙愣住:“可你刚开始答应我,不就是害怕我揭穿了你吗?”

“我是想看看你究竟能笨到什么地步,”程越懒洋洋的托着腮,道,“最近挺无聊的,找找乐子罢了。”

秦妙:???

魔鬼训练对他来说,居然是乐子?

程越用笔敲了下她的脑袋:“别看我,看题。”

......

炸鸡店。

秦妙站在柜台给客人点餐。这是小时工,她每天周六日都会来这里做兼职,没课的时候也会来。

门被拉开,秦妙一边抬头一边道:“你好,请问——”她的声音猛地停下。

“你在这儿打工?”赵子寒站在她面前,笑着问。

真是见鬼,怎么遇见了她?

“请问要点些什么吗?”秦妙微笑,“现在我们这里有有会套餐哦。”

赵子寒:“一份薯条。”

@

秦妙用机器输入好:“还需要什么别的吗?”

赵子寒没回答,慢悠悠的摘下墨镜,朝周围看了看,问:“你就在这破店打工,一个月给你多少?”

要礼貌,礼貌。

绝对不能因为这种没教养的人被炒鱿鱼。

秦妙:“请顾客到隔壁取餐。”

赵子寒:“你唱歌好听,又能说会道的,不如去个KTV坐班,来钱多快,幸运的话还有小费呢。”

对,就你那嗓音,去KTV还没人要呢。

秦妙面不改色道:“请不要影响我工作。”

“我这是在给你提建议,毕竟大家都是同学,”赵子寒微笑,“况且现在店里也没多少人,我也不算是打扰了,对吧。”

秦妙终于忍不住了,问:“你想说什么?”

唧唧歪歪的,没完没了!

“别人认不得你,我可知道,”她八卦的扬扬眉毛,“论坛是怎回事?”

关你屁事?

秦妙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到隔壁取餐去。”

“敢做不敢认?这可不是我认识的秦妙啊,”赵子寒挑起下巴,问,“难道是被拒绝了?”

秦妙:“再叨叨我揍你。”

赵子寒脸色一僵:“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都这么粗鲁。”

“马上就结课考试了,你还是好好复习,别回头又拖我们班后腿,心思放在学习上。”赵子寒说,“想勾搭程越?差了点。”

一个人忽然推门而进,他穿着白色的短袖,清清爽爽,动作闲散,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秦妙身上。

赵子寒依然道:“你喜欢谁不好,非喜欢程越?那么多人看着呢,轮的着你?”

“怎么轮不着她?”程越问。

秦妙抿唇笑了。

赵子寒愣住,一抬头,见到鬼似的颤了一下。

“这个能用吗?”程越把优惠券递过去。

“能能能,”秦妙赶紧接过,眼睛高兴得又闪又亮,“要什么?”

“第一个套餐。”

秦妙赶紧对着机器开始输入。

赵子寒看看程越,又看看秦妙,嘴巴一直没合上,整个人处于震惊状态:“你、你们两个......”

“这里好像不是取餐的地方,”程越嗓音温和,道,“你是不是应该去隔壁等?”

“对对对......”赵子寒的脸一下子红了,赶紧转头朝旁边走,同手同脚。

秦妙:“......”

“赵子寒肯定误会了,”秦妙说,“这账可别赖在我身上,我什么也没说。”

程越轻笑一声:“我无所谓。”

“你也不想想,没准我有所谓呢。”秦妙一边小声喃喃,一边把取餐号码递给他。

程越没接:“你说什么?”

“喂!”秦妙立刻抬起头,“你干什么?”

“仪器不够了,我先用用。”来人一头乌黑的长直发,眼神倨傲,“反正在你们两个这里也没多大用处。”

秦妙:???

这是明抢啊,她好不容易调好的!

“你那边不是有吗?”秦妙道,“别没事找事,给我放下。”

一个组一个反射镜,这是老师之前交代好的。

“那个镜面有些花,”黑长直说,“我用不习惯。”

“习不习惯那是你的事,”陶关琳双手叉腰,道,“我再说一边,你给我放下,不然我揍你。”

陶关琳练过空手道,打架特别厉害,之前在街头因为看到一个小姑娘被混混调戏,于是她伸出了正义之手,徒手掀翻男人,从此一战成名。

陶关琳逼视着她。

秦妙也狠狠皱起眉毛来,太欺负人了。

黑长直只能把反射镜再次放在载物台上,低声道:“粗鲁。”

“没素质。”陶关琳反唇相讥。

“公主病。”秦妙复议。

二打一,黑长直看占不着便宜,说:“你们要是做不出来,别抄我数据。”

秦妙:“抄也不抄你的啊。”@

黑长直转身就走。

做过实验的都知道分光计是最难调的了,秦妙深吸口气,还得重新开始。

“这个赵子寒越来越过分了,”陶关琳双手环胸,道,“不就是因为唱歌没你好听,上次舞会抢了她的风头?”

秦妙哭丧着脸拧动螺丝,开始调节载物台。

要知道,这么多实验,她就调好了这么一次。

人家做实验靠技术,她就不一样了,她随缘。

陶关琳看着秦妙摆弄,过了会儿,又戳戳她:“如果我们高数真挂了,赵子寒还不定怎么说风凉话呢。”

她模样委屈,哪里还有刚刚半点英勇的样子?

秦妙又摆弄了一会儿仪器,忽然转过头来说了句:“我们挂不了。”

“你想到什么绝妙的主意了吗?”陶关琳眼睛瞬间迸发出光来。

**

宿舍。

秦妙不知道从哪儿弄了块红色的大旗子,上面用白色的颜料写着大大的五个字:

拜托了程越。

有点像抗日剧里,摇旗示威的游'行民众。

陶关琳一脸惊呆,结结巴巴的问:“你确定要用这个吗?”

“当然,”秦妙说,“你看赵子寒那个样子,嚣张跋扈的,可系草是不是喜欢她?”

陶关琳点头:“这倒是。”

天天送早饭送晚饭,风雨无阻,不过听说还没转成正式男友。

秦妙又问:“土木系有个男的,上学期是不是为她跳了次河?”

陶关琳迟疑了一秒,再次点头:“算是。”

这事情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其实那河的水位还不到一米。

“这说明什么,”秦妙“啪”的拍了下手,得出结论,“男的都喜欢这种直白的,程越也是男人,肯定也不例外。”

陶关琳一脸为难:“你要是举着这个出去,隔天就能上热搜。”

“怕什么,搞得越大,他没准越喜欢,越没办法拒绝。”秦妙说,“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

“有道理。”陶关琳被说服了,“咱俩别的没有,就胆子大。”秦妙笑着,忽然蹙眉,摁了摁肚子。

“怎么了?”陶关琳问。

“没事,可能最近吃的比较多。”秦妙随意的摆摆手,将棋子扛在肩上,一边照镜子一边问:“你觉得我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好?”

“白色吧。”陶关琳说,“红配白,显眼。”

-

次日。

秦妙穿了件白色的裙子,扛着旗站在教学楼口处。

四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秦妙提前看过,程越今天有课,只要他以来,准能看见自己。

万事俱备,就差打下课铃了。

陶关琳在一边偷偷录像,免得程越到时候出尔反尔。

秦妙准备着,“叮铃铃”下课铃声如期而至,秦妙站在台阶上,把旗帜扛得高高的。

怎么样,显眼吧?秦妙朝陶关琳的方向挤挤眼睛。

陶关琳朝她竖起一大拇指。

同学陆陆续续的出来了,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秦妙身上。

秦妙僵硬的保持微笑,为什么她忽然感觉有点丢脸?

果然不能看太多偶像剧......

一不做二不休,挺挺就过去了。

肚子又有些疼,秦妙下意识的摁了一下,继续扛旗。

过了一会儿,秦妙又捂了捂肚子,乖乖,怎么越来越疼了?秦妙咬牙,现在不是她柔弱的时候,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得坚持。

教学楼出来的人越来越多,落在秦妙身上的目光也越来越多。

风一吹,红旗和白裙都飘扬起来,更多的学生朝她看过去。

秦妙的目光穿人群,很快就看到了她要找的人。

“喂!”她高高扬起手臂,朝他摆了摆。

程越穿着黑色的外套,里面配着白色的衬衫,漆黑的发落在额边,好看得一塌糊涂。

他果然朝这边看了过来。

秦妙笑着眨眨眼,将旗杆搭在肩膀上,下巴扬起,一脸无畏。

更多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程越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又看了她一眼。

嗯?这个眼神好像有点奇怪。程越低头跟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忽然大步朝她走过来。

看看她说什么来着?

秦妙朝陶关琳的方向看过去,谁知道陶关琳一脸焦急的看着她,手臂胡乱挥舞着,似乎想穿过人群过来。

这小姑娘不好好录像,干什么呢?

“别看了!”程越忽然喊了一声,吓得秦妙旁边的男生一哆嗦,赶紧一溜烟的跑了。

见程越走了过来,秦妙眼睛迸发出光亮,赶紧问:“你这是同意了?”

“你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程越眉头紧皱,忽然把自己的黑色外套脱了下来,

这么凶?

秦妙道:“我知道这个方法是疯狂了点,但你不也注意我了吗?”她眼睛月牙似的弯起来,“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程越没等她把话说完,直接把她拽过来,将衣服围在她腰上,“我还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

他微微弯着腰,嗓音冷硬。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