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8章 这才是我!

第8章 这才是我!

他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往前走去,闪光灯让他有瞬间的迷离,这真是和他从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他现在已经皇后陈醉了。他心里略有些无措,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殿下这边请。”

陈醉跟着工作人员继续往里走,一路不断有记者举着相机对着他拍,他回头看了一眼,见郁铖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青年男子,俩人个头都很高,隔着秋华他们也看的一清二楚。他看到郁铖迎上他的目光,心中砰砰直跳。

进了院子,他就看到了于怀庸。

于怀庸今天穿的格外隆重,一身板正军服,胸前挂满了勋章。

姿势恭敬,眼神却十分轻佻,叫:“殿下。”

说完便抬眼看向了陈醉身后的郁铖。

陈醉率先伸出手来,于怀庸愣了一下,便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陈醉察觉远处的宴席上已经坐了许多人,觥筹交错间,他看到了许多人。那些人看到他来,全都站了起来,远远地朝他躬身行礼,陈醉一时分不清是镁光人更灼人,还是众人的目视更灼人。

这是个大场合,如果是在百万雄兵里,这肯定算是一场小高潮群戏,里头有名有姓的角色,今晚或许都会登场。

于怀庸的大手黝黑粗糙,用力便握痛了他,陈醉回过神来,看向他,叫:“于大元帅。”

于怀庸笑了笑,作了个请的姿势,便握着他的手一同面向了后面的一排记者。

作为何酒酒的时候,因为家里有钱,自己又爱玩,他也见过很多大场面,不过和此刻比还是有不少的差距。记者们端着相机咔嚓个不停,陈醉心跳的厉害,面上维持着他认为的最得体的微笑,却察觉于怀庸越握越紧,中指若有似无地摩擦过他的手背。

大概在镁光灯的聚焦之下,这种暗地里的调戏会更让他兴奋。

两人松手落座的时候,陈醉的手都红了。

于怀庸还是比较强势的,这次的发布会,只他和陈醉两人分别就流言做了澄清,却没有给记者任何提问的机会。林宗冒在郁铖身边坐下,说:“怎么,现在就开始护短了”

郁铖没说话,只侧头看向不远处对着镜头讲话的陈醉,然后目光又移到于怀庸脸上,淡淡地说:“只是单纯地看不惯这帮人。”

林宗冒闻言也看了过去,目光却停留在了陈醉的身上。

皇后殿下今天看起来格外神采飞扬。

他是见过新皇后好几次的,他的姐姐林云英,是亲王赵润的王妃,因此他经常进宫。陈醉闲暇的时候喜欢跟着赵润学制作押花,他碰见过几次。

外头曾传言新皇后很会勾人,他一度还担心过他在借学押花来勾搭自己的姐夫,所以对这个男皇后不大有好感。

不过他也承认,新皇后很貌美,长发披肩的时候,即便是他这样的直男,偶尔也会觉得炫目。

“我于某人对皇室,对皇后殿下绝对忠诚。”于怀庸最后说:“散布谣言的人我也已经找到了,现在全部都在牢里押着。我也在这里放一句话,皇帝陛下身体抱恙,最近一直在宫中静养,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散布流言,为陛下添忧,我于某人首先第一个就不承认他是我百花联邦的子民。也因为此,虽然外头有关我于某人逼宫的传言是无稽之谈,但我今天办这个宴会,不是澄清宴,而是谢罪宴,因为看不惯我于某人的很多,他们造谣中伤的时候,连累了皇后殿下,我是应该谢罪的。”

“可以问个和闯宫传言完全无关的问题么”

忽然有个年轻的记者举起手来。

于怀庸就朝他看了过去,精亮的独眼瞅着他,忽然咧开嘴,往椅子背后一靠:“你说。”

那记者便站了起来,直接看向了陈醉。

陈醉觉得自己能按稿子撑完全场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于怀庸竟默许了这个记者的提问,而且是冲着他来的。

他勉强镇定,脸上却没有了假笑,腰背挺的更直,很严肃地看向了那个记者。

“皇后殿下,您自从大婚以后,每次出席公众场合,服饰虽然常有变动,但有一样东西您是一直佩戴的”

陈醉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记者要说的竟然是这些。

他就微微低头,伸手摸向了右手腕的那串白蜜蜡手串。

这一低头,他却突然意识到这个记者要问的是什么了。

果然,听那记者说:“我想请问殿下,殿下今天怎么没有戴婚戒呢”

他这话一出,记者们都愣了一下,随即陈醉便感觉到已经有不少记者举起了相机。

他立即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秋华,秋华显然也愣了一下,脸色却依旧镇定,陈醉知道遮掩不过去,便直接伸出手来,对着相机张开五指,笑着说:“你不提醒我还没发现,今天出门忘了戴了。”

可那记者依旧不依不饶:“可我记得殿下上次接受我们报社专访,说自从大婚以后,您手上的戒指就从未摘掉过。”他说着竟然拿起了手中的一份报纸,照着念道:“只要我一日是百花联邦的皇后,这戒指就一日不会从我手上摘下来,这枚婚戒代表我对陛下,对我们联邦帝国的忠诚,我日夜佩戴它,也是为了时时刻刻提醒我作为一个皇后的责任。”

这记者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他是说过这种话,在百万雄兵爱上我里,大婚以后,新皇后邀请了一些重要报媒参观梅花宫,作者掉书袋,特意花了很长的篇幅来介绍皇后的珠宝。

他还说过,一生一世都不会把这枚婚戒摘掉,要戴着它入坟墓,以此证明他对皇帝的爱。

陈醉又笑了笑,笑容依旧好看,却有些僵硬。扭头看向于怀庸,却见于怀庸在笑眯眯地看好戏。

“你是怀疑我对陛下的感情,还是怀疑我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呢”陈醉问。

那记者一点不见惊慌,他强烈怀疑这个记者就是百万雄兵里经常刁难新皇后的那几个记者之一。

“没有,我只是好奇,殿下向来婚戒不离身,今日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为什么手上的婚戒却不见了呢。今天这么多报媒过来,明日殿下的照片便会铺满十二州,总会有人发现这一反常,与其等不知情的民众私下揣测,不如皇后殿下做一个说明,咱们今天不就是在说谣言这件事么我觉得要杜绝谣言,开诚布公,是最好的做法。”

倒是很会说话的一个记者。

如果依着他从前的少爷脾气,陈醉很想说,一枚戒指而已,老子愿意戴就戴,要你管

但他此刻是皇后,他知道他不能这样肆意妄为。

正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忽然走过来一个人。

是萧文园。

萧文园走到他们跟前,先朝他行了礼,他一身黑色正装,浑身都是死板的贵族范儿,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威严。

他看向那个提问的记者,在闪光灯中波澜不惊地说:“皇后殿下的婚戒,百花戒,是大师李文泽的杰作,相信大家对它都不陌生,戒指虽然小,但雕缀百花,做工繁琐,精细,极易受磨损,所以殿下的婚戒,会定时做修护保养,而我们也会尽量挑选殿下不用出席公众场合的时间来进行这一工作。只是这一次有关于大元帅的流言来的急,打乱了我们的安排,我们内宮厅也曾考虑到这件事,劝解殿下晚一日再公开亮相,但殿下说”

萧文园说着扭头看向于怀庸,眼神竟是毫不谄媚,甚至谈不上温和:“殿下说,于大元帅是国之栋梁,谣言中伤他,恐怕会引起时政混乱,殿下作为中宫,陛下又在病中,应该立即出席此次发布会,澄清流言,还于大元帅一个清白公道。”

于怀庸嘴角咧开,靠在椅背上看着他。

萧文园又转向了记者,说:“大家都知道,皇室的珠宝珍品,历来都是依代传承的,殿下大婚的时候,也承继了许多珍贵首饰,但在不久前,殿下将这些珠宝全数捐了出去,只留下家族传给他的一串蜜蜡手串,以及这枚大婚的戒指,所以殿下并没有找到可以替代的戒指。”

陈醉在旁边听着都要感动了有没有,这是怎样一个爱国爱民的简朴皇后

“不过谢谢这位记者朋友的提问,帮我们杜绝了又一谣言的可能性,大家放心,下次殿下再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你们还会看到百花戒。”

替他解了围,敲打了于怀庸,又顺便不着痕迹地替他做了一次宣传,最后还感谢了这个找茬的记者,萧文园这内宫总政官做的,牛啊

不过最牛的,还是顺便震慑了他这个皇后吧他很难不去怀疑这是萧文园一手安排。

发布会结束以后,在休息室,陈醉看着萧文园。

“我以为内宮厅的人都很忙,没空管我的事。”

“殿下这话的意思,就是怀疑我公报私仇,故意不给殿下安排得力的人员了”萧文园伸出手来,陈醉立即后退了一步,萧文园愣了一下,又笑,他这样古板严肃的男人,笑的时候也给人恐吓的感觉。萧文园伸手替他挑了一根肩上的头发,说:“那殿下真是冤枉我了。陛下最近病情很不稳定,我们内宮厅虽然不愿意看到那一天,可也得赶紧把该预备的预备好了,是真的忙。殿下刚入宫的时候,我就跟殿下说过,内宮厅和皇室从来都不是对头,我们是命运共同体,也是利益共同体,皇后殿下出事,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陈醉忽然伸出手来,用一根手指头挑上了萧文园的下巴。

萧文园吃了一惊,就见陈醉一双清亮的眼睛盯着他,问:“总政大人,你喜欢我么 ”

百万雄兵里没有写萧文园对陈醉有如何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不过读者抽丝剥茧,扒出过很多“疑似证据”。

萧文园白皙的脸庞一下子就涨红了,后退了一步,看着他说:“殿下,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说完立即回头朝门口看了一眼。

陈醉搓了一下手指,说:“我知道今天白天,我在你办公室说的那些话,让你有点不高兴。但是经过这次跳河的事,我也算是死里逃生,死过一次的人,突然就想通了。以后不要再试图掌控我,我是皇后,你是内宫官,我尽好我的职责,你做好你的工作,我们都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