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6章 皇后他和以前不一样了

第6章 皇后他和以前不一样了

洗完了澡以后他就结结实实睡了一觉,这一觉补足了元气,起床看外头的天,天还没黑,但一轮圆月已经升起来了,挂在梅花树上头。

他就爬了起来,洗漱了一下,对着镜子,将头发挽了起来,扎了个丸子头。

这算是长头发的男生看着比较利落的一个发型了,他接受不了太女气的样子,对着镜子皱了皱眉头。

然后隐隐约约听见秋华在训斥丽丽她们,便问说:“秋华,怎么了”

秋华的脸色还是红的,忿忿地过来说:“肯定是因为殿下白天说了萧文园几句,他就想报复,我让丽丽去请内宮厅的人,结果他们就派了几个什么都不懂的人过来,一问三不知的。”

这倒是像萧文园的做派。不敢相信以前他还和很多读者站过萧陈这对古板老男人和鲜嫩美皇后的cp

不管皇后出席任何公众场合,内宮厅都应该安排人陪同的,萧文园这么做,显然是要给他颜色看。这群老贵族,向来不把平民出身的皇后陈醉看在眼里。

陈醉皱着眉头想了想,问说:“要穿衣服准备好了么,穿什么”

“衣服早就准备好了。”秋华说着回头叫:“丽丽,把殿下的衣服送过来。”

丽丽穿过中间的屏风,小心翼翼地托着一件衣服走了过来。

是百服。

白色的长袍,上头是大团大团的梅花,尤其是上头的红色腰带,手工绣织的金梅映日,灯光下熠熠生光,看起来更是精美绝伦。陈醉拿起来看了一眼,都怕指甲会刮到上头的金线。

秋华帮着他把衣服穿上,问说:“这一次面对那么多媒体,没有内宮厅的人跟着,万一”

她怕陈醉再行差踏错,又要被京中贵族取笑,有些小报也爱拿这些来编排,陈醉从前有好几次都因为出席活动的时候举止有差,被贵族取笑,偏他本人又好胜敏感,为此常郁郁寡欢。

“大概的礼仪我都知道。”陈醉说,“我也不怕他们笑话,我可是皇后,怎么能活的这么憋屈。”

一个男人做皇后,是有些可笑的,但他要将男皇后这个有些可笑的词,变成一种威严。

既然已经穿过来了,他就做个堂堂正正的陈皇后

打扮好以后,他问秋华她们:“怎么样”

输人不输阵,既有这美貌,他出门就要光彩照人。

“好看。”秋华由衷地说。

“我觉得比以前都好看。”丽丽目不转睛地说。

陈醉闻言笑了笑,嘴角漫不经心地上扬,眼神却是有些凌厉张扬的,微微侧头去看穿衣镜,留下极其好看的下颔和后颈线条。

身形清瘦挺拔,比平日更显自信洒脱。

秋华和丽丽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陈醉,她们俩都觉得她们的皇后殿下好像变了。

以前也美,但柔弱,安静,就像

像押花。

押花,是紫薇宫亲王赵润最擅长的,皇后殿下自大婚以后,闲来无事,便和赵润学押花。

押花是百花联邦已经快要失传的手艺了,取最鲜艳的花卉,脱水加工,再加以艺术处理制作成画,美则美矣,却没有生命力,是干枯的美。

如今他又重新活过来了,如今的陈醉,更像是放到水里又润展开的花,枝条都透着明亮的生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光映照人。

市区东南的长安巷,本是平民居住区,但是就在前几年,这边搬过来一个大人物,就是海军统帅于怀庸。

没人知道于怀庸放着富人区不住,为什么会把府邸建在这里。他的府邸修的非常气派,占地数百亩,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应有尽有,一到晚上灯火通明。

一个十字路口的小酒摊上,坐了七八个男人,正顶着北风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往长安巷去”

“你还不知道呢,听说今天晚上于大元帅府上办晚宴,不光那些当官的要来,就连皇室的人也会来呢。傍晚的时候我就见一群当兵的把长安巷那边的街道给封了。”

“那皇后会去么”立即有人好奇地问。

“你们说,现在外头都传于大元帅昨天喝醉了酒闯宫,吓得皇后跳了河,是真的么”

“怎么不是真的,见闻日报上都登了照片了,有个军官把殿下给救了,抱着去的皇家医院。今天还有人带枪去了见闻报社,直接把报社给端了,这可是真事”

“啊,这要是真的,那于大元帅胆子也太大了吧,皇后也皇后可是个男人,难道这于大元帅跟那谁,一样,也好这一口”

“说句真心话”那人压低了声音:“换我,我也心动啊,陈家的这位殿下,虽然是个男的,可是那相貌,啧啧啧”

“你见过真人我只在报纸上见过,皇后殿下鲜少露面,就算露面也都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根本看不到本人。”

“本人更俊我这辈子是没见过比他更俊的人了。”

“光俊有什么用,”一个老头嗑着花生米说,“就只是人前风光。这个差事从来都不是好当的,何况他还是个男皇后”

旁边的小伙子笑:“您老说的,倒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在这京里住久了,听也听了不少了。”

“我们几个才来的这边,您老给我们讲讲,您都听说了哪些事”

老头接过来对方递过来的一大杯子热酒,解开了领口,就开始讲这男皇后的传闻轶事,从太子因为同性绯闻自杀开始讲起,到皇帝娶男后,再到皇后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传过的所有流言,末了感慨:“可怜啊,本来好好的富商巨贾家的贵公子,偏偏像个女人似的,嫁到皇室里去了,贵族看不起他,宫里那些官大爷也爱刁难他,前段时间看有报纸说,皇后多次出入皇家医院,恐怕精神都出问题了。上个月他参加一个孤儿院的开院仪式,不是话都没说一句呢,听说是压力太大了,报纸上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众人都有些唏嘘,不过也有人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咱们在这可惜,说不定人家是求仁得仁呢。皇后,这可不是想当就能当上的。他们陈家也跟着直接跨越阶层了。”

“只可惜屁股还没坐稳呢,上头那个就快不行了,说起来,咱们皇帝陛下得有小半年没露面了吧,都说他不好了。”

“不知道将来咱们这男皇后结局会怎么样呢。于大元帅貌似对他感兴趣的很。”

“那今天晚上岂不是有好戏看了,要不咱们也去凑凑热闹说不定能看见真人呢。”

说了这话,外地那几个汉子便赶紧喝了酒,付了钱,前往长安巷去了。

梅花州郁家。

郁戎一份报纸一份报纸看过去,最后捡了一份丢在桌子上:“这是陈醉殿下么”

“是。”郁铖穿着军大衣,立在办公桌前说。

“怎么被偷拍到了”

“当时情况混乱,走的急,没注意到。”

郁戎说:“现在是关键时期,陛下只要还在,你就尽量和皇后保持距离。还有于怀庸,能不招惹他尽量不要招惹,这就是个疯子。”

郁铖问说:“于怀庸醉酒闯宫,事情有结论了么”

郁戎站起来,抽了一支烟点上,一边走一边说:“皇帝病情出现反复,他这个地位的人,进宫去探望也理所应当,他说是去慰问皇后殿下,皇后胆子小,误会了,别人还能怎么说。”他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指了指桌子上那份报纸:“这家报社已经让于怀庸的手下给端了,你着人好好查查,看看这家报社的幕后老板是谁,是不是有人在搞鬼。。”

郁铖点头。

外头传来了敲门声,郁戎的秘书长韩从进来了,说:“大人,内宮厅的人来传话,说皇后殿下答应了出席于怀庸的谢罪宴,并且会在晚上七点钟就闯宫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

“老萧这帮人,倒是机灵的很。”郁戎吸了一口烟,点头说:“我知道了。”

“召开发布会”郁铖皱了一下眉头。

“肯定不是宣战,是求和。”郁戎手指敲了一下手里的烟:“皇后向来胆子小,又受制于内宮厅的人,他们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和于怀庸撕破脸。这下恐怕于怀庸以后更加肆无忌惮了。也不知道他这次是真的喝醉了酒,还是故意借着装醉,来试探我们的底线。大家坐下来玩权术,他偏不按常理出牌,喜欢掀桌子,简直又蠢又疯。”

“父亲真的要把我调到皇廷警卫部去么”

“ 这一次的事你也亲眼看见了,于怀庸的气焰已经快要压不住了。当初陛下碍于国情,不得已放权,他却趁机掌控了军队大权。如今陛下的身体实在不好,皇室安危才是如今最重要的,我在皇宫安排了那么多人,关键时刻却没人能拦得住他。眼下我缺的不是兵,而是敢在危难之际开枪的人。除了你,别的人我都不信任。”郁戎说着转向窗外,看着外头的圆月:“还不到时候,皇帝不能出事,不然就全乱了。”

“亲王殿下不问政事,可菊芋的那位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权力落到于怀庸手里的。”郁铖说:“他人虽然远在菊芋群岛,但梅州也有他的人。这次闯宫的事闹的这么大,背后恐怕就是他伸的手。”

“所以我让你查查。”郁戎咳嗽了两声,夹着烟的手也抖了一下,扶住了窗户。

郁铖便说:“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他们俩可没有那么好拿捏,”郁戎忧心忡忡地说:“一个不慎,就会出大事。我还是希望不管将来这个国家落到谁的手里,能不打仗,最好还是不要打。”

“父亲已经尽力了,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郁戎没有说话,良久,又问:“陈殿下的事,你没有意见吧”

郁铖愣了一下,说:“没有。”

“如果情形允许,我也希望你能娶一个心爱的人,皇后”郁戎捏了捏眉头:“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皇后。”

这个头衔一日在,他既是一颗定时、炸、弹,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甚至是一枚重要的棋子,郁家有权无兵,仰仗的就是政治。

“父亲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