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42章 戏子之祸

第42章 戏子之祸

陈醉准备就寝的时候, 外头传来了敲门声,秋华进来,说:“文良辰要见殿下, 殿下见么”

陈醉披上袍子:“让他进来吧。”

文良辰便走了进来, 朝他行了礼。

“秋华,你先出去吧。”陈醉说。

秋华出去以后, 顺便合上了门。

陈醉朝文良辰走了过去, 直接开口问说:“你是要替于怀庸报仇么”

文良辰说:“都说于大元帅是殿下杀的,我总是不信,还是要请殿下清清楚楚告诉我。”

陈醉就笑了, 说:“我早知道你是他的人,只是不清楚你到底是不得不不替他办事, 还是心甘情愿替他办事的。如今看,是后者了”

文良辰说:“于元帅对我有再造之恩,如果不是他, 我早就死在人渣的手里了。”

“人要先明是非,再报私恩。于怀庸滥杀无辜, 喜怒无常, 这样的人死了,于大家都有好处。何况死了的人已经死了,你如果为了他牺牲自己的性命,岂不是太可惜了。”

文良辰沉默了一会, 问说:“殿下还记得当初在于宅看的那场表演么。那是于大元帅的故事。”

他说:“于元帅原来只不过是普通少年,只因想给自己饿死的母亲一把粮食, 却被奸人迫害,他的哥哥因此被折磨成了残废,他杀了人,带着他哥哥远离故土,最后落到妓院里做杂役,却因为生性俊美,被客人看上。你知道他的那只眼是怎么瞎掉的么”文良辰说:“那是他自己划的,本只想划了自己的脸,平平安安地做一个最卑贱的杂役,却因此惹怒了权贵,被关在黑屋里不见天日,伤口因此化脓,瞎掉了一只眼睛。”

文良辰说:“他原也不是这样的人,是吃够了穷人的苦,受够了奸人的罪,才变成了后来的于怀庸。”

“既然自己吃了这么多穷人的苦,位极人臣的时候,就该多为百姓谋福利,而不是为了一己私欲,牺牲这么多无辜性命。”

“凡事不破不立,你们这些贵族,享尽了人间的富贵好处,如果不把这国家翻天覆地,百姓又怎么能翻身做主”

这话说的,倒颇有社会主义的精髓。

“凡革命必有牺牲,确实如此,但绝不是牺牲无辜百姓的性命为代价。”陈醉说:“他如果讲信义,有原则,我还敬他是条汉子,然而他嗜血成性,言而无信,在我面前滥杀无辜,我杀他,固然是情急本能,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出手。”

文良辰冷笑:“真是虚伪至极,说到底,不还是因为他掐上了你的喉咙,你才想除之而后快。”

“人如果不珍爱自身,又怎么会仁爱他人。我想活,有什么不对。”陈醉说:“你也不用给于怀庸戴高帽子,他是为了让自己成为贵族中的一员,而不是为了老百姓推翻权贵。你如今站到我面前,也不是为了正义,而是为了私情。我还是那句话,你身为艺术大师,年轻有为,不好好搞你的艺术,却参与到政治中来,是想为于怀庸报仇”

文良辰说:“此刻在殿下看来,我的想法是不是很可笑,简直自不量力。”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最好心里只是想想而已,”陈醉说:“如果让我发现你对我动手,或者对我在意的人动手,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文良辰就笑:“你看,若为自身顾,谁人不狠毒。”他说着就从袖中掏出一把刀子来。

正是于怀庸送给陈醉的那一把。陈醉也是用这把金刀,划破了于怀庸的喉咙。

“这把刀怎么在你手里”

文良辰说:“它落入泥淖之中,被大雪掩埋。上天让我无意间捡到它,或许自有上天的意愿。 ”他幽幽地说:“殿下午夜梦回的时候会害怕么,会做梦么躺在床上的时候,殿下不妨想想,血怎么都捂不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文良辰说罢屈膝鞠躬,转身便走了出去。

这个文良辰,果然是个蛇蝎美人。

秋华从外头进来,说:“他对殿下说什么了”

“不过是威胁而已。”陈醉说:“只是他如果常伴在新帝左右吹耳旁风,只怕将来会成为心腹大患。”

“殿下如果想要除掉他,其实也不难。”秋华说:“新帝带他在行宫作乐,大家不能把新帝怎么样,但是一个戏子,很多人都能了结了他,看不惯他的人太多了。”

“先不急,我总觉得,他或许还有别的目的。”

秋华疑惑问:“别的目的”

“他如果只是想与我同归于尽,尽有的是机会,为什么不动手呢。如果想杀了我,又想全身而退,我身边这么多人,恐怕他也没这个机会。他现在就跟我撕破脸,倒不像是要杀我了。”

他固然是杀了于怀庸的直接凶手,但于怀庸最大的敌人,一直都不是他。

是赵准。

他倒要看看,文良辰要干什么。

秋华觉得陈醉越来越难以捉摸了,人也越来越坚定,有主见,蹙着眉深思的时候,哪里还有一点初入宫时单纯稚嫩的样子。

“忧思伤身,殿下身上的伤还没好全,早点休息吧。”秋华说。

陈醉点头:“你下去吧。”

秋华说:“我心里不踏实,多叫几个警卫过来守门。”

秋华说完便出去了。陈醉脱了衣服上床,脑子里却又突然想到文良辰说的那句话来。

“殿下午夜梦回的时候会害怕么,会做梦么躺在床上的时候,殿下不妨想想,血怎么都捂不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于怀庸,是他杀的第一个人。

他闭上了眼睛,心中砰砰直跳,见过再多的杀戮,自己动手,还是会留下极大的阴影。

于怀庸曾那么鲜活张扬地活在他跟前,还曾问他说:“想要我的命么”

那时候的于怀庸,强势,略带轻浮,哪里会想到有一天会真的丧命在他手上。

陈醉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竟做了一场噩梦。

梦中又回到了那一日,耳边枪声震耳欲聋,他趴在地上,看于怀庸倒在他跟前,鲜血染红了泥土,而于怀庸的眼睛,则一直死死地盯着他看。

他从噩梦当中惊醒过来,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伤口也隐隐有作痛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

他就开了床头灯,在床上坐了好一会。

先帝大丧以后,陈醉跟随大部队返回京城,当日还是住在了皇廷的小玫瑰宫。

这一来一回,却仿佛已经仿如隔世,皇廷的一角,有一处角楼被炸毁了,据说是两军交战的时候,炮弹落到了这里。

这偌大的皇宫,即便建筑也是无价之宝,差点就被战火毁坏了。

秋华一边收拾房间一边说:“殿下听说了么,紫薇宫亲王夫妇,如今也住到皇廷里来了,就住在百花殿后头的秋灵宫。”

陈醉愣了一下,问说:“亲王不都是别府而居么何况他们夫妇一直都住在紫薇宫的。”

“听萧文园说,这是陛下的主意。”

他这是囚禁了吧

竟然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

陈醉说:“看来我得尽快搬出宫去住了。”

“郁中将说了,殿下的住所已经准备妥当,咱们随时都可以搬过去。”秋华道。

她也想搬出去了,新帝这个样子,她心里也不踏实。

陈醉点头:“明晚国宴过后咱们就走。”

好在赵准并没有反悔,依旧允许他出宫别居。只是他一旦住到郁家去,基本就算是和新帝彻底对立了。

想到这里,他反倒有些兴奋。

此次回宫,赵准还带了一个人进宫,这个人就是文良辰。

其实不止朝野非议,民众议论,听说就是太后姚元英也颇为不满。新帝登基,第一件要事便是娶亲,如此宠幸一个戏子,传出去实在影响新帝择亲。

“不过我听陛下身边的人说”秋华压低了声音:“陛下只是喜欢听文良辰听戏,并没有和他之所以带文良辰入宫,是因为文良辰说他在行宫唱艳歌,穿红衣,得罪了朝野上下,若没有皇帝庇护,必然再无立足之地,痛哭流涕了好一番,才让陛下带他入宫,还封了个贴身武官的职务他那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竟也能做武官。”

陈醉笑了笑,说:“他倒是聪明的很,这话说到赵准心坎上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啊,新帝登基,最看重的便是威信。文良辰到了这个地步都是因为他,他自然会保文良辰平安周全。”

“我看太后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他还有太后那一关呢,他们斗他们的,咱们先看个好戏。”陈醉说:“属于皇家的东西,你们一律全都放回原处,属于我的东西,如果已经打包的,就不要再拆开了,一律送到新居去。”

文良辰果然被姚太后叫去问话,站着进去,却是被人抬着出来的,却没抬到百花殿,半路上就把他撂下了。

虽然已经初春,但外头还是冷的很。文良辰从地上爬起来,瘸着腿往百花殿去,结果在走到百花殿外头的时候,昏倒在了地上。

姚元英听说以后,气的摔了杯子:“妖孽,戏子就是戏子,这么会做戏”

不管是不是做戏,总之赵准心疼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文良辰如今无处可去,人人看不惯他,他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了。

这叫赵准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也是人人刁难,人人看不起。他是个孝顺的人,不会和姚元英对着干,却叫了大夫给文良辰医治,准许文良辰住在百花殿。

俨然是男宠的态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