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39章 短暂平静

第39章 短暂平静

陈醉眩晕了好一会, 等到清醒过来, 只感觉身上钻心的疼痛, 倒在地上一直抖, 四周全都是枪声,好像外头也有, 他抓着地上的枯草抬起头来,就看见了于怀庸就躺在他对面, 已经死了。

忽然又有个人倒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他后背上, 陈醉便又趴在了地上,疼的他感觉嘴里都有了血腥味, 有枪子打到他旁边的地上,土都崩到了他的脸上, 吓得他抱住了头,脑子都是空的。

也不知道外头的枪战持续了多久, 大概失血过多, 他眩晕的更厉害了, 眼前都有些模糊,然后他便感觉有人把他身上的尸体挪开,接着便有人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提了起来。

大概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陈醉双手抖着遮住了脸:“不不要杀我”

“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陈醉呆了一下, 睁开眼睛。

就看见郁铖一身戎装,看着他。

“郁铖”

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一下子就抱住了郁铖。

郁铖说:“没事了,没事了。”

陈醉又看了看他,又朝周围看了一眼,见周围全都是尸体,林宗冒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中了枪的胳膊。

他又看向郁铖:“你怎么在这里”

“我先带你回去,你受伤了。”他将他抱了起来,陈醉紧紧抓着郁铖的衣领,疼痛感仿佛又突然袭了上来,他就闭上了眼睛,靠到郁铖的怀里。

陈醉病倒了。

身上的伤容易好,心理上的刺激却需要时间来康复。

他在行宫里养病,再也没有出过门,但是足不出户,他也听说了很多事。

譬如于怀庸的一干亲信死的死,入狱的入狱,不久前还不可一世的于怀庸,死了以后尸体就直接挖坑就地埋了。

他还听说有人偷偷去乱葬岗挖出了他的尸体,将他的尸体带走了。

皇帝的灵柩停灵30天后下葬,国却不可一日无君,赵准仓促登基。

如赵润所愿,这的确算是相对平稳的政权过渡了,没有死更多的人。他还是紫薇宫亲王,陈醉生病,小公主赵和到了他和林云英身边,由他们夫妇俩照顾。

郁戎以重病之故,回兰花州老家休养。

可是秋华说,眼下的太平,只是静水流深,上头看着波澜不惊,下面却是暗流涌动。

“郁相虽然下野,可是他几十年在京中的势力还在,朝中的重臣不是他的至交好友便是他曾经的属下,在贵族当中,他的威望更是无人可比。所以新皇登基以后,派人去请了他好几次,可是郁相只答应出席皇帝陛下的葬礼,其他一概没允。”

陈醉躺在床上,喝了口热水,说:“赵准这只是做样子吧新皇登基,只恐怕权力不能集中到自己手上,怎么可能会让郁戎来与他分权。”

秋华说:“所以我替郁铖担心呢。”她替陈醉掩了一下被角,说:“郁相走了,郁铖却留下来了。新帝为了笼络朝中老臣,势必也要笼络郁铖,谁都知道郁铖的背后是郁相和他的一干势力。可是新帝既想集中中央政权,又怎么容得下郁铖呢,恐怕也是表面上礼遇而已,就怕万一犯了什么错,就被新帝抓住了把柄。”

的确是如履薄冰。

“我觉得现在的国家政权形式确实不好,”陈醉说:“皇帝专权,若碰到的皇帝是个英明的君主还好,如果皇帝昏庸残暴呢一个人的智慧再高,也不如众人的智慧加起来高,如果权力能够平均分配,有人能与皇帝抗衡,对于国家的长治久安来说,也未必不是好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这是现代人的思维,社会主义出身,最理想的政权当然是人民当家作主啦。

不过最让他兴奋的是,郁铖如今在做的,就是类似这种。

赵准是个权利欲很重的男人,多年饱受人间冷遇,如今做了皇帝,自然更加想独揽大权。新帝既然已经登基,搞叛乱显然是不合适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权。

重造一个于怀庸。

陈醉既觉得兴奋,又觉得可怕。

简直兜了一圈,又回到了。郁戎等人先前是抵制于怀庸这样权势过高的臣子,如今于怀庸死了,他们又想再重塑一个。

这是怎样的宿命轮回。

不过好就好在,郁铖的人品要比于怀庸好一些。

但是他要上位,难度也要比于怀庸大一些。赵准可不是平庸的赵晋,他心狠手辣,且生性多疑,和他争权,就是走在刀刃上,时刻都有性命之虞。

秋华说:“我的意思是说,郁铖如今如履薄冰,殿下和他走的这么近,没事么”

她叹了口气,说:“以前依附他,是因为殿下孤立无援,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他的确是最佳选择。可是如今大局已定,新皇对您也算是礼遇有加,您最好的选择,其实应该做一个富贵闲散的前皇后,像亲王殿下那样。而不应该再和政治中心的任何人来往。”

陈醉说:“郁铖几次救我,我的命都是他给的,如果因他而死,我也算报答了他的恩情。即便他要利用我,我也不会推脱的。”

秋华没说话,只点点头。

这恩义的道理,她也是懂的。

郁铖投诚之心有几成,新帝有所怀疑,她也有,人人都有。

郁铖虽然歼灭了于怀庸最后的亲信部队,可大家都明白,这不过是政客在权宜之后的选择罢了,无关忠心。郁家也从来没有向新帝表达过忠心。

可是赵准已经没有了清除郁家的理由。郁戎支持的赵润主动放弃权位角逐,这是赵润的主意,却也代表了他背后郁戎的主意,郁铖又诛杀了于怀庸的余孽,郁家名望地位在那里,动都不能动。

战争的一切罪过都推给了死人于怀庸,而于怀庸,是男皇后陈醉杀的。

于怀庸屡次欺辱皇后,皇后杀他,民众都觉得是报应不爽。

死的人都有死的理由,活着的人也都有活着的理由,一切仿佛都尘埃落定。

“殿下,郁中将到了。”丽丽躬身说。

陈醉一听,立即坐了起来:“快叫他进来。”

他话音刚落,郁铖便走进来了。

郁铖从少校直接升任中将,这是帝国最年轻的中将,也是上升最快的中将了。这是赵准给出的诚意。

郁铖军服上的军章也变成了一虎二花:金制的猛虎头,配着两朵金色蔷薇花。

秋华朝他行了礼,便躬身退了出去。

郁铖走到床边坐下:“你身体好些了么”

陈醉说:“好多了。”

“还做噩梦么”

“偶尔。”陈醉问说:“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过几日就是先帝大丧,我护送父亲来参加最后几天的守灵。”郁铖说:“好像是胖了一点。”

陈醉说:“天天喝一堆补药。”

郁铖就说:“我看看你的伤。”

陈醉就解开了睡衣,转过身给他看自己的背。

郁铖看了看,问说:“还会疼么”

“都没什么感觉了。”

“虽然如此,你睡觉的时候还是要注意,最好侧躺。”郁铖说。

陈醉点点头,又系上了扣子。

“你来看我,不会影响你吧”陈醉问说。

他也知道赵准表面上礼遇郁铖,背地里只恨不得除之后快呢。

“先帝已去,你还年轻,再婚也是意料中事。”郁铖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说的这么直接,陈醉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自从他受伤以后,和郁铖相处的就不多了,郁铖和他相处的时候规规矩矩,人又生的威严庄重,他有时候也都看不清郁铖对他是个什么感情。

反正他是爱上郁铖了。

他早就爱上了,郁铖从死人底下抱他出来的时候,他就彻底爱上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以前随便撩,他只觉得还挺刺激兴奋,如今心里爱上了,反倒有点不好意思,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郁铖说:“等先帝下葬之后,你是要回宫里住,还是让我在外头另外给你找个住所”

陈醉说:“我这个身份,住在宫里也不方便,我已经跟赵准他们说了,我会搬出来住,我已经在着人看宅子了。”

郁铖就说:“既然这样,你别管了,我来给你安排。”

陈醉说:“也好,你帮我挑好了,我把钱给你。我家里刚给我送了一笔钱过来。”

如果不是这笔钱,他都忘了他还有家。

玉簪州陈家,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郁铖就说:“不用钱。我外祖父家有处宅子,给了我母亲,我母亲去世以后就给了我,那宅子还不错,地方也清净,我叫人整理整理就能住。”

他说完又看了一眼陈醉:“你可有钱了。”

那语气。

陈醉说:“可能比你还有钱。”

“那我有福了。”郁铖说。

陈醉心里一颤,郁铖却已经站了起来:“你先休息,我到前头去看看。”

陈醉忙说:“你等等。”

郁铖回过身来,陈醉往床上一跪,伸开了双臂。

郁铖愣了一下,就过来抱了他一下,手摸着他的长发,说:“到了新宅子,我陪你住。那宅子就在我家隔壁。”

陈醉心里颤颤的,他原来胆子很大,但是杀了人,见了血,看过一地的尸体,就特别贪恋肉体的温暖,抱着郁铖,他觉得特别踏实。

“赵准不好对付,你多小心。”

“嗯。”

郁铖又拍了他一下,他便松开了胳膊,看着郁铖出去,这才躺回了被窝里。

他只愿赵准是个好皇帝,再不用打仗,也再不用死人,大家都能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他从枕头底下拿出郁铖的衬衫,枕在上面,便又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