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37章 皇帝驾崩

第37章 皇帝驾崩

赵晋良久才说:“当年你我一时铸成大错, 都已经尽力弥补。不然你你还想怎么样, 难道认下他”

“我只希望, 你不要让我的两个儿子自相残杀”姚元英说:“我有时候都怀疑, 你到底是为了公,还是为了私。”

“于公于私, 老四都是最合适的。”赵晋说:“太后娘娘,前尘往事, 再说无益。”

“你的心,可真狠。”姚元英站起来,神情冷漠:“那你就等着吧, 等着死在你儿子的手里。”

“我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赵晋说:“死之前, 再与你见一面, 也为你我这辈子的孽缘画一个句点。如今到了这个地步, 我也算为我年少的无知付出了代价。你如果如果不想看到你的两个儿子手足相残,就就好好劝劝赵准, 让他让他”

赵晋已经没有力气了, 姚元英红着眼睛冷笑,扭头看向倒在枕头上的赵晋:“到底还是你最狠啊,临死之前,也要算计我们母子一把。我在菊芋的这些年, 常常会想,你当初和我好, 是不是也是在算计我。明明我刚嫁入皇室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 那么厌恶。”

赵晋闭着眼睛,听她提到过去,嘴唇动了动,说:“那时候你说父皇老了,总不理你,我觉得你既可爱,又可怜我对你,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真心。”

“哈哈哈哈。”姚元英笑了几声,伸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而后神情萧肃,转过身来:“你要看我的两个儿子手足相残,殊不知你的儿子,却早就拔刀相向了。太子赵昌,你的儿子,你知道他是死在谁的手里么”

赵晋一惊,呼吸立即急促了起来。

姚元英眼中杀机毕现,冷笑说:“你以为他真的是自杀那你要骄傲了,骄傲你另一个儿子,杀起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来,手段很高明啊。”

赵晋闻言脸色暴红:“你你唆使的”

姚元英却趴到他床榻边上,近距离盯着他,自顾说道:“你唯一的继承人,死在你不肯承认的儿子手里,将来这江山,也终要落到他手里。你说好笑不好笑,太可笑了,原来老天爷都在天上看着呢,谁都逃不了。”

赵晋的脸色涨的通红,眼球突出,形状极为吓人。姚元英的眼泪落到他脸庞上,脸部微微抽动,说:“陛下,陛下”

她双手抓着被子,瘦削的手背露出青筋来,而后起身,朝外头喊道:“来人哪,来人”

外头萧文园急匆匆推门进来,姚元英的眼泪掉下来,说:“你看看陛下这是怎么了”

赵晋浑身发抖,仿佛喘不过气来了。萧文园赶紧去叫大夫,姚元英跌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木然。

陈醉和林云英问讯也立即进了房间,陈醉吃惊地看着几个医生围着赵晋在急救,房间里的人越来越多,林云英扶着姚元英出去,姚元英躺到了轿撵上,似乎有些脱力,一句话都没有说,而后忽然抓住了林云英的手,说:“等老四来了,你告诉他,不要跟他二哥争。”

林云英立在旁边,温柔而娴静,却拂开了姚元英的手,说:“这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

陈醉在旁边看着,都感受到了这对婆媳的剑拔弩张。

果然,姚元英盯着她看,眼睛还有泪水,说:“我就知道你的温柔恭顺,都是装出来的。”

林云英说:“母后若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朝政上的事,殿下不让我插手,我是绝不会参与其中的,您的这些话,大可直接对殿下说。您是他的亲生母亲,若为他好,他自然会听。而我作为儿媳,只需要遵从就是了。”

“好,”姚元英说:“你很好。”

里头还在乱作一团,皇帝赵晋已经陷入昏迷。陈醉在外头守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萧文园从房间里出来,低声说:“殿下请跟我来。”

陈醉眼睛已经酸涩的很,跟着他往外头走,刚走到院子门口,就看见一队兵提着枪跑过来了,大门也关了起来。

“陛下怎么样了”陈醉急问。

“陛下驾崩了。”萧文园说。

陈醉心里一惊,对上萧文园的眼睛,萧文园说:“这件事,得先通知了郁相,这么大的事,咱们不好拿主意。”

“郁相不是病重了么”陈醉感觉天都要塌了。

萧文园说:“这个时候,得有人出来稳住大局。殿下,陛下驾崩的消息现在还不能传出去,在四殿下和郁相做出决定之前,咱们得稳住人心。”

陈醉点点头,他还是不能相信,赵晋就这样死了。

和姚太后与他的一番谈话有关系么是她蓄意逼死了皇帝

“陛下院子里伺候的人,不论是宫人还是大夫,一律不准放出去。”陈醉说:“这个时候了,最好谁都不要相信。”

萧文园点头说:“许多事得我去安排,这边就有劳殿下了。”

在赵润和郁相赶来之前,他要守住皇帝的寝宫。

陈醉就叫人搬了张椅子放在廊下,自己亲自持枪把守。

秋华在他身边站着,也要了一把枪。

“会开么”

秋华神色仓皇,点头说:“会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醉穿着宽厚的袍子,看着外头沉沉夜色。

赵润是天亮赶到的,萧文园先陪着他进去看了一眼,这才从房间里出来。

“殿下驾崩之前,可有遗言”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醉说:“陛下在陷入昏迷之前,曾和太后娘娘见了一面,在两个人谈话的过程中,陛下突然发病,大夫连夜急救,却也没能挽救回陛下的性命。”

赵润紧抿着薄唇,看向萧文园:“可有遗诏”

萧文园闻言当即跪下,从怀中掏出一份遗诏,双手奉上,说:“陛下深谋远虑,在启程来行宫之前,便已经立下遗诏,由亲王殿下继承大统。”

赵润的手微微颤抖,将那遗诏抓在手里,却没有看。

陈醉还真想看一眼那遗诏内容。

“陛下还有一份录音,就放在皇廷之内,陛下曾吩咐我,如果他有意外,就让我把那份录音文件递交给郁相,如今我已经差人送到郁相手中了。”

“郁相不顶用了。”赵润说着忽然转过身来,进了皇帝的寝殿。

陈醉和萧文园跟了进去,却见赵润直接将手里的那份遗诏,扔进了火炉之中。

“殿下”萧文园急忙去阻止,可遗诏遇火即燃,已经抢救不回来了。

陈醉也惊呆了:“殿下”

这是真不想做皇帝啊。送上门的宝座都不要。

“于怀庸那边已经快顶不住了,二哥攻下京城,也不过是时日问题,人民已经苦不堪言,莫要再为争权牺牲更多的人了。”

皇帝死了,郁相也病入膏肓,只剩下一个于怀庸垂死挣扎。

赵润大概是紧急赶了一路,身子又弱,脸上十分疲惫,似有些失魂落魄,说:“广告天下,为陛下发丧吧。”

陈醉和萧文园站在廊下,看着赵润踩着晨色走了出去。

“亲王殿下是个聪明人。”萧文园说。

陈醉也明白。争皇位,可能位及至尊,也可能沦为阶下囚,不争,他至少可以继续做他的闲散亲王。

他是能理解赵润的,他本就不是一个追逐权力的男人。

只是

只是郁相,郁铖,还有那些和于怀庸一起抵抗赵准的将士,他们会落的怎么样的下场

他心乱的很,头有些晕。前方战况不明,后方的天却已经塌了。

萧文园扶住了他:“殿下。”

“我没事,可能太累了。”陈醉说:“我想回去休息一会”

萧文园招了秋华过来,秋华搀扶着他朝外头走,陈醉抓住她的手,心乱如麻。

他该逃么赵准继位,他这个前皇后,又是个男人,境遇不会比现在强。他如果现在趁乱逃出去,就可以脱去这身枷锁,做他的何酒酒。

他踉踉跄跄回到自己的住所,却看见公主赵和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他,说:“叔叔,我做噩梦了。”

陈醉走到她跟前,蹲下来,将她抱在怀里。

他答应了赵晋,要保护好小公主。

孩子无辜,不该受到任何牵连,若非看到小公主有个好的归宿,他就不能离开。

他紧紧抱着赵和,将她抱了起来,说:“不用怕,叔叔在呢。”

公主似有预感,眼圈还是红的,搂着他的脖子,脸颊贴在他头上。

“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到郁相到底怎么样了。”他对秋华说:“郁铖人又在哪里,还活着没有。”

赵润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林云英和姚太后所在的庭院,林云英和她弟弟林宗冒已知他回来,早就在廊下等着他了。

“殿下。”林云英着急地冲了过来,说:“陛下他真的过世了”

赵润点点头,说:“陪我换衣,这件事,我们要尽早告知全国才好。”

林宗冒说:“陛下虽然是仓促过世,但是他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怕早留下遗诏了吧”

“遗诏被我烧了。”赵润说。

林宗冒大吃一惊:“什么姐夫,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宗冒,”林云英打断了他:“你姐夫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

她说着挽上赵润的手:“我陪殿下去更衣。”

赵润点点头,和她往房间走,却忽然听到隔壁传出“哗啦”一声,似是杯盏被扫到了地上,紧接着便传来姚太后的痛哭声。

姚元英坐在床上,握着拳头捶了几下腿,只是痛哭,却不见泪,花白头发垂散下来,终于还是遮住了她已见苍老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