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36章 皇室秘闻

第36章 皇室秘闻

赵和紧紧地抓着他的衣领, 叫道:“叔叔”

“别怕。”陈醉紧紧抱着她, 外头又是“轰隆”一声, 对面的林云英说:“公主别怕, 离咱们还远着呢,只是声音传过来了, 炮弹落不到咱们这儿来。”

陈醉看她倒是镇静。

这对夫妇,的确有帝王夫妻的风范, 虽身若扶柳,但遇到大事,竟都格外坚毅。这才是真正的皇室男儿, 世家千金, 他们的高贵体面,是骨子里养成的。

因为下了大雪,他们到达京西行宫的时间比预料的晚了很多, 一路舟车劳顿,陈醉将小公主安顿好, 小公主却不敢睡:“我害怕。”

到了陌生的地方,小孩子怕也正常。

陈醉便说:“不用怕,咱们一起睡, 叔叔也在这, 你好好睡觉,叔叔给你讲故事。”

他就把他知道的童话故事都讲了一遍, 大概讲到第四篇的时候,赵和终于睡着了。外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行宫坐落在山谷之中,四下里一片风声萧瑟,出来便看到连绵起伏的山峦,黑幽幽的,庭院里的路灯都是低矮的宫灯,照着小路昏黄一条,叫人莫名觉得阴冷潮湿。

秋华小声说:“殿下也早点休息吧,今天坐了一天的车。”

“我睡不着,去看看陛下。”

秋华便领着他朝赵晋居住的院子走去,萧文园等人正站在院子里低声说话,见他来了,便朝他躬身行了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来看看陛下。”

“陛下太过劳累,已经睡下了。”

“他身体不要紧吧”

萧文园摇头:“大夫说,不大好。”

“在这个时候,绝不能再出意外,你一定吩咐大夫全力救治。”

“郁相明日就会来。”萧文园说。

陈醉点点头,进去看了一眼赵晋,赵晋神色苍白,已经睡熟了,只是那呼吸声很重,像是有人掐着他的脖子。

光是听他呼吸,陈醉都觉得艰难痛苦。

不仅是赵晋,就连姚太后身体也不大好,还有林云英,可能太过劳累的缘故,动了胎气,如今也听了医生的嘱咐,在卧床静养。

陈醉只希望郁戎能赶紧过来,他一个人实在扛不起这么重的担子。他现在还没有成为领头羊的能力,如果将来这么多人都要靠他拿主意,他恐怕承受不住这个压力,这可不是过家家,动辄就是一堆人的生死。

“殿下打算休息了么”萧文园低声问。

陈醉问说:“有事么”

萧文园点头:“如果殿下不急着休息,可以去外头慰问一下随行的贵族亲眷。她们的丈夫,儿子,或者父亲,如今大都在前线效力。”

这个国家的男人是有荣誉感的,贵族的男人们,平日里养尊处优,却也没有磨灭他们的血性,国难之际,几乎全都上了前线。

陈醉点头:“那你带路吧。”

萧文园便领着他出了行宫,行宫外头还有几处建筑群,贵族的亲眷们大都住在这里。因为人太多,地方不够用,很多人在空旷处扎了帐篷,内宮厅的人正在发放物资,陈醉转了一圈,问说:“先前那些平民呢”

“他们或者去投奔了亲戚朋友,或者继续往西南走了。行宫这边,普通人是进不来的。”

陈醉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滋味。每个人都拼了命的往上爬,想赚更多的钱,想提升自己的阶层,其实也不过都是想有更多的保障罢了。

这样的乱世,更能凸显这一点。他这个皇后也无能为力。

慰问完回来,已经是深夜了,陈醉拖着略有些沉重的身体回来,没有洗漱,直接就躺下来了。

第二日的时候,他却没等到郁戎,内宮厅收到消息,说郁戎病倒了。

郁戎身体本来就欠佳,这段时间心神一直高度紧张,又忙碌不得休息,这一下病来如山倒,竟然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这消息传到行宫,于赵晋更是雪上加霜,病情更重。

陈醉简直煎熬到睡不着觉,他日夜守在皇帝身边,接到的消息却让他更加焦灼,于怀庸方貌似处于劣势,赵准的军队凶狠无比,就快要攻破最后一道防线。

“陛下”萧文园叫了一声,立马说:“陛下醒了。”

陈醉立即到了床边坐下,抱着小公主说:“陛下。”

赵晋眼神浑浊地看了他们一眼,虚弱地说:“召召紫薇宫亲王来行宫,速”

“我这就去”萧文园说完便急匆匆地出去了。

小公主眼泪盈眶,又有些畏惧似的,叫道:“父皇”

“乖。”赵晋对秋华说:“先先带公主下去,朕有话跟陈醉说。”

秋华躬身作礼,然后就将小公主抱了起来,小公主此刻却哭了,说:“我要父皇”

“公主听话,陛下要休息了,咱们等会再过来,好么”秋华温声安慰着,见赵晋眉头抽动,似乎痛苦的很,便赶紧抱着小公主出门去了。

房门合上,挡住了公主的哭声,陈醉说:“陛下有什么吩咐”

“朕恐怕是不行了。等会老四过来,朕会将皇位传给他,你”赵晋喘息了一会,说:“但是他也未必坐得稳这个位子,万一万一,公主她”

“陛下放心,只要我在,一定保护公主平安。”他怕光是承诺,并不能让皇帝安心,便又说:“公主年幼,还不懂事,又是女孩,威胁不到任何人,即便将来赵准篡夺皇位,为名声考虑,他也不会赶尽杀绝,会给小公主一条生路的。”

“朕是个无能的皇帝,国家动乱,死伤不知有多少”他似乎又觉得对陈醉说这些也没有意思,便闭上了眼睛,胸膛却还起伏着,又道:“朕死以后,你将来如何,全凭你自己做主吧,他们大概也不会为难你。最好回到玉簪去,不要留在京城了。”

萧文园开门走了进来,见他们俩正在说话,愣了一下,随即便低声说:“已经联系到四殿下了,他说即刻就来,估摸要天黑才能到。”

赵晋点点头,说:“去吧,朕要休息一会。”

陈醉便站了起来,他这个皇帝老公,到底还是要死了。

大概早有心理准备,他并没有很意外,只是心里焦灼。

赵晋要在这个时候急召赵润过来传位给他,大概是要早给赵润名分,否则他一旦驾崩,皇位空悬,赵准更有理由争夺皇位。

但他这样做,也注定逼得赵润和赵准两兄弟骨肉相残了吧如果赵润不肯答应,又会怎么样

他刚走到庭院里,就看见四个人抬着一座轿撵缓缓而来,朦胧月色里,他听到了几声女人的咳嗽,接着便看清了轿撵上的人。

是太后姚元英。

“陛下醒了”姚元英躺在轿撵上,幽幽地问他。人虽然病着,但神态坚毅,目光威严。

陈醉点头:“是。眼下陛下已经躺下来了。”

“纵然不是他的亲娘,临死之前也该见上一面。”

姚元英冷冷地说:“去通传吧。”

皇家的女人,果然都不好对付。

陈醉便进去通传,赵晋吃力地要起身,陈醉赶紧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把枕头放到他背后靠着。赵晋喘息了几声,说:“让她进来。”

姚元英已经下了轿撵,自己拄着拐杖进来了。陈醉关上门,在外头的廊下站定,就看见林云英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俩人对视了一眼,陈醉朝她摇了摇头。

林云英抓紧了手里的帕子,与他并肩站在廊下。

“太后娘娘老了。”赵晋说。

姚元英自己在床边坐下,伸手帮赵晋掖了一下被子:“这么多年不见,自然老了,菊芋的风太冷了,吹到心里面,从里到外都冷透了。”

“娘娘恨我入骨,回了京也不肯见我,怎么如今来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听说,你急召老四进宫,要传位给他”姚元英冷笑:“赵晋,你安的是什么心,你明知道老二对皇位志在必得。”

“我想看看那个畜生,是不是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

赵晋说着便咳嗽了起来,直咳的脸色通红,萧文园推门进来,赵晋立即呵斥:“出去”

萧文园吓得又退了出去,将房门合上。

姚元英冷笑:“畜生么畜生的儿子,自然也是畜生。”

赵晋还是在咳,脸色通红,似乎喘息都是一种受罪。姚元英看着他,眼眶微红,全是怨恨:“这皇位本来就该是老二的,给他吧,就当补偿你这些年对他的亏欠。”

“他从小就乖戾狠毒,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做一方霸主都不合适,何况是一国之君。赵润也是你的儿子,他做了皇帝,必定会善待你,善待赵准,善待所有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跟我说这些,没有用。不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开口说一句,他们便都会听的。你们男人,生来就是被权力主宰的生物。帝王家的儿子,自然更是这样。你当年不也是为了前程,抛弃了我。如今天道轮回,你终于死在自己的儿子手上。”

赵晋闻言又是一阵急咳,姚元英站起来,说:“当年你引诱我,在先帝北征之际,与我苟且,导致了我这一生的悲剧。纵然先帝没有查到实证,却导致了老二自出生便背负上了污点,他长成这个样子,难道不是你我造下的孽缘。我自请远去菊芋陪他,就是为了偿还我对他的罪孽,而你的呢你好好地继承了皇位,在龙床上继续和别的女人生儿育女,你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也该偿还一点,给你这个从没有相认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