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33章 见暴君小叔子

第33章 见暴君小叔子

这是陈醉第二次见皇帝了。不过上一次见, 他还处在刚穿越过来的懵逼状态, 赵晋也没跟他说一句话, 只摘掉了他手上的戒指。

这一次, 他终于听到了赵晋的声音,虚弱, 略有些沙哑,看向赵润:“太后的病情如何了”

赵润说:“一直在静养。”

“朕身体不适, 就不去紫薇宫看她了, 既然她和老二都在你那里住着,你便好生照看,千万不要再出任何的意外了。”

赵润知道赵晋对他母亲和二哥的态度,便谨慎地说:“陛下放心。”

“朕乏了,你们都出去吧,留下陈醉伺候。”

没有叫他皇后,而是叫他的名字, 大概直男老皇帝也没办法从心里真正接受他做皇后。

陈醉愣了一下, 见赵润等人已经躬身退出去了。陈醉见赵晋随身伺候的人也都出去了, 卧室里便只剩下他和赵晋两个人。

房门关上之后, 他略有些紧张,听赵晋说:“你坐吧。”

陈醉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双手放到膝上, 腰背挺的笔直。

皇帝就是皇帝, 他自穿越以来,见的全都是权贵, 可是在赵晋跟前,他还是紧张。

“辛苦你了。”赵晋说。

陈醉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陛下身体好点了么”

赵晋点点头,说:“好多了。“他咳了一声,说:“听郁相说,朕昏迷的这些日子,你表现很好,所以这一次去医院慰问,朕让你跟老四一起去了。”

“陛下的意思,我都明白,陛下放心,我一定竭尽我所能,把您交代的事情办好。”

赵晋点头,缓缓地说:“不止是为了皇家,也是为了你自己。以前朕不大敢把你推出去,如今既然你在外头声名已有转圜,朕会交代内宮厅抓住这次机会,以后多让你露露脸,你自己也要抓住机会。”

陈醉像是在听领导安排任务一样,点头说:“是。”

赵晋看了看他,说:“好像是胖了。”

陈醉:“”

他讪讪地笑了两声。

他最近训练来着,吃的是比较多,何况他这人爱吃肉。

不知道他这个皇帝老公会怎么样,老公昏迷不醒,他这个皇后还吃胖了。

“不过胖了更好看了。”赵晋说。

陈醉只讪讪地笑,都不知道如何应答。

赵晋闭着眼睛喘了一会气,大概是有些累了。房间里一面静谧,有很浓重的药味,陈醉手指微微抓着膝盖,见赵晋又睁开了眼睛,问他说:“你和老四走的很近”

陈醉点了点头。

赵润算是他在皇室里的唯一一个朋友了。

“老四这人性格纯良,但有时候太过心软,朕有心在死后将皇位传给他,可是他却不想要。”

“四殿下可能不想和二殿下争,也怕争不过吧”陈醉说。

“老二那人性格古怪,为人喜怒不定,他如果继位,那受苦的就是黎明百姓。你在老四身边,要晓以大义才好。”

这是要他游说赵润了。

陈醉说:“我自然也希望四殿下能遵循陛下的心意,只是我人微言轻,四殿下未必会听。不过陛下既然说了,我愿意尽力一试。”他沉默了一下,又说:“陛下,与其游说四殿下,如果为四殿下扫清障碍,给他一个看得到的未来,他可能会更容易答应。不愿意和二殿下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是心中惧怕吧”

赵晋面色沉重,又闭上了眼睛,最后说:“造化弄人啊,若朕的昌儿还在”

他嘴唇轻微抖动,眉头皱着,似乎有些痛苦。

陈醉愣了一下,一时没想到这“昌儿”是谁,然后突然醒悟过来,这就是已故的太子殿下了吧

太子赵昌。

是啊,如果太子还在,皇位便理所当然是他的,皇权稳定,即便于怀庸和赵准这样军权在握的虎狼,出师无名,也不至于像如今蠢蠢欲动,趁乱妄为。

赵晋应该是把赵昌当做唯一的接班人来培养的,可是没想到赵昌却意外死了。他死了以后,赵晋才想到扶持紫薇宫的赵润,可是已经晚了。

这确是造化弄人。

“你下去吧。”赵晋闭着眼睛说。

他看起来格外苍白,憔悴,疾病和毒素已经夺走了他大半条命,如今用药吊着,也说几句话便要喘息一阵。

陈醉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哀痛和无力感,赵晋,不是一个有作为的帝王。

他站了起来,朝赵晋鞠了一躬,便悄悄走了出来,出来却见萧文园,立在门外。

萧文园随他走到长廊,问说:“陛下吩咐,以后要让殿下多出现在公众面前,殿下准备准备吧,明日一早去紫薇宫看望太后娘娘。”

姚元英病重,住在紫薇宫,皇帝病重不能前去看望,他这个皇后,却是应该去一趟。

陈醉点点头:“一切都由你来安排。”

“我有句私心的话,不知道该不该对殿下讲。”

陈醉就看向萧文园,萧文园说:“二殿下实力雄厚,如果可能的话,明日去紫薇宫,殿下最好能向他表达出您和亲王一样的立场。”

和赵润一样的立场

那就是保持中立,暂不站队了。

萧文园很严肃地说:“殿下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知道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醉招了秋华过来,披上了斗篷,才发现外头下了雪。

“下雪了。”他颇有些惊喜地抬起头来,雪花落到他脸上,融化成了水珠。

萧文园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陈醉一身红斗篷,宛若雪中红梅,秀美无双。

陈醉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雪花落在脸上,有些凉。

第二日上午,他便坐车前往紫薇宫。

紫薇宫不在皇廷之内,距离皇廷大概有四五里远,是一座单独的宫苑,从外头看,基本就是一座缩小版的皇宫了。车子从大门进去,陈醉只看到里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的非常森严。

车子在庭前停了下来,赵润和林云英夫妇已经站在雪地里等着他了。陈醉下了车,说:“咱们都是老相识了,这么冷的天,你们不用专门出来等我。”

“如果是平时,我们夫妇肯定不会出来迎你,这次你不是代表陛下来的嘛。”赵润笑着说:“快请进屋里暖暖。”

“我还是先去看过太后娘娘吧。”陈醉说。

“这样也好,我带殿下过去,”赵润对林云英说:“你先进去准备午膳吧。”

他说完便带着陈醉去了姚太后的住所,刚走到廊下,就见里头走出一个人,说:“贵人来了,恕我身体抱恙,没有出来迎接。”

赵准笑呵呵地看着他,说:“久闻大名。”

“二殿下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陈醉说着便仔细打量了一下赵准。

相貌不俗,眉眼犀利。一看就是有野心的人。

他好像来的不巧,姚太后刚喝了药睡下了。

陈醉进去看了一眼便出来了。他觉得姚太后应该是给他下马威,故意装睡。他要来紫薇宫的消息昨日内宮厅就通传了,姚太后专挑他来的时候喝药躺下,显然不把他这个男皇后放在眼里。

这就是所谓的恶婆婆了吧,他也懒得跟她打交道。

重要的是赵准。

他昨夜想了一夜,要如何面对赵准。

萧文园昨天之所以那么说也是有原因的,就是他这个皇后,也到了要站队的时候。

赵润是准皇帝,他有选择中立的底气,郁戎他们可能会不满,但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他这个皇后就不一样了,他感觉他是需要站队的。

他是皇帝的人,萧文园还让他选择中立,其实就是委婉地劝他和赵准搞好关系,站到赵准那一边去。

陈醉想了一夜,也没想好。

情感上自然是和郁戎他们站成一队,支持赵润登基,不光是他个人对善恶的评判,还有他对郁铖的感情。

站到赵准那边,就和郁铖对立了。

可是从理智上来说,他觉得赵准胜算更大,暴君人设,意思就是很有可能成为暴君,那首先就是要登基才是暴君。于怀庸生死不明,郁戎一派空有名望,但没有军权,何况赵准的继位权,确实在赵润之前,他要争皇位出师有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次站队不是幼儿园小朋友做游戏,而是动辄关乎生死。站错了队,是要死人的。

他甚至想过如果他和赵准站一队,如果将来真的赵准登基,他能不能求个人情,保住一些人。

他又觉得这念头可笑。

如今他总算体会到了太平盛世的好处。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赵准应该对他没有兴趣。

也只是应该,毕竟赵准也还没娶亲,里他也没有什么女人。

赵准虽然人在紫薇宫不出门,但他的部下来往频繁,就吃个午饭,他就出去了不止三次。

“我来的时候见到外头好多兵,不只是你的人吧”他问赵润。

赵润点头:“二哥担心守卫力量不够,所以随他来京的军官,也都留在紫薇宫做守卫了。我二哥这人比较谨慎,尤其是红梅酒店发生了爆炸,他认为是有人要杀他。”

“你就这么信任他么”

赵润淡淡地说:“他是我二哥,母后也住在这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醉想起皇帝交代他的那些话,便说:“到底是自己的家,也该多一些自己的人,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安心。”

“我弟弟宗冒就要来了,”林云英温声说:“殿下不用为我们担心。”

她话音刚落,便见赵准从外头回来了。陈醉便笑着说:“二殿下看起来很忙啊。”

这一回赵准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他坐下,将餐巾重新打开,说:“是忙。要炸死我的人,醒了。”

陈醉和赵润等人闻言都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