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32章 初雪

第32章 初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赵润闻言立即转过身来,直接又钻进了车里面, 对司机说:“红梅酒店。”

“殿下, ”郁戎叫住他:“这时候情况不明,殿下不能去。”

“快走。”赵润脸色通红。

“不能去。”郁戎说。

司机两下为难, 看着他们俩。郁铖开口说:“郁相说的对, 那边刚发生了爆炸,到底是什么情形都还不清楚,为殿下安全考虑,我也不建议殿下现在过去。殿下如果实在担心, 我愿意替殿下去一趟。”

赵润看向郁戎, 郁戎神色坚定:“殿下不要意气用事, 您如果有什么意外, 王妃又该如何自处。”

赵润听他提到林云英,这才从车上下来。

郁戎对郁铖说:“去吧。”

郁铖点点头,便上了车。

郁戎也没有耽搁, 和赵润二人紧急进入了百花殿。

赵晋已经醒了过来,靠在床头正在喝药。

赵润进去:“陛下。”

赵晋示意身边的人把药端走,虚弱地说:“你们来了。”

“陛下。”郁戎神情颇有些动容,问身边的大夫:“陛下现在如何”

“比以前强多了,你看, 这不是坐起来了。”赵晋说:“你到朕跟前来。”

郁戎便到了床榻之前,赵晋看了看他, 嘴巴抿了抿,虚弱地说:“你受累了。”

“臣不累, ”郁戎说:“陛下能醒,真是太好了。眼下正是需要您住持大局的时候。”

“刚才外头是什么响声”

“红梅酒店发生了爆炸,”郁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他赵准和姚元英也在里面,只说:“我已经派了人去现场了。”

赵晋点了点头,又看向了赵润,赵润神色有些着急,沉下心中忧虑,走到病榻前。赵晋对他说:“祝祷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你来办吧,让郁相从旁协助你。”

赵润说:“陛下,如今情势危急,不是给我练手的时候,您还是交给郁相办吧。我如果稍有不慎,我就是国家的罪人了。”

赵晋又看向郁戎,郁戎说:“还是我来办,让亲王殿下在旁边协助。”

赵晋大概还是体虚,喘着气便躺了下来。大夫又上来看了一眼,说:“陛下刚醒过来,还是不要说太多话的好。”

“陛下先休息一下吧,什么话明早再说也不迟。”郁戎说。

陈醉还在小玫瑰宫里等着。

他有些着急,来回踱着步,不一会电话响了起来,他赶紧跑过去接:“郁铖”

“殿下,我是周朗。”周朗在电话那头说:“红梅酒店发生了爆炸,郁铖去现场了。”

“哦,”陈醉说:“知道了。”

他放下了电话,对秋华说:“是红梅酒店发生了爆炸,郁铖过去了。”

“红梅酒店”秋华说:“好像距离皇宫不算太远,不过并不算出名,那里怎么无缘无故会发生爆炸”

和祝祷活动上发生的暴,乱联系起来看,情形实在不容乐观。

秋华心里也有些紧张,却安慰陈醉说:“郁铖既然去了,等他回来,一切都会清楚的。”

“我感觉要出大事了。”陈醉说。

“郁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夜深了,殿下先睡一会吧。”

发生了这么多事,心神又一直提着,是有些累了。

陈醉点点头,洗了个澡便上了床,本来想等郁铖回来问问情况,谁知道这一觉睡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早了。

红梅酒店发生了爆炸案,所幸赵准和姚元英母子都没有受伤,赵润当即便将他们两个接到了紫薇宫居住。

赵准和姚元英本来应该是明日到达的,大部队还没到梅花州,他们两个却已经悄悄在京中住下,这本来是条大新闻,也被爆炸案掩盖过去了。

许多媒体都把矛头对准了梅州警卫厅,认为祝祷活动中的刺杀事件以及红梅酒店的爆炸案,暴露了京城治安的不足,而警卫厅几乎全都是于怀庸的人。

于怀庸平日里风评不佳,如今重伤不醒,媒体也有要趁机踩上一脚的意思,多亏郁戎连夜召几个媒体大佬开了个会,事态才算控制住了一些。

皇太后本来就健康欠佳,因为这一次惊吓,病情急转直下,紫薇宫全面戒备,谢绝了一切来访。

太后姚元英和赵准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们俩突然回京,自然也是媒体报道的焦点,但多日来赵准闭门不出,媒体在紫薇宫外守了好几日,愣是没采访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皇帝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赵准的卧室灯火长明,他躺在沙发上,揉了揉眉间:“他不是中毒了么”

姚元英说:“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他就算能醒过来,也撑不了多少时候了。这时候要紧的不是他的死活,而是于怀庸。”

“于怀庸在皇家医院,他的那些看门狗守的死死的,压根就近不了他的身,连他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赵准颇有些烦躁,站起来走了两趟:“如果这时候皇帝死了,于怀庸又躺在医院里爬不起来,对我来说是多好的时机”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遇事不要焦躁。”姚元英说:“老四呢”

“老四不是在宫里就是在陪林云英,他什么忙都帮不了。”

“看老四这情形,郁戎显然要扶持他上位了。”姚元英说:“好在老四自己没有这个意思。”

“现在没有,以后可就不好说了,在外头有郁戎每天游说他,回到家里,身边又有林云英,林云英的父亲林魏,可是和郁戎他们以前是军中旧友,这是皇帝给他定的婚事,自然找的也都是和皇帝亲近的人。”

姚元英转着手里的佛珠,神情幽幽,没有说话。

不光是赵准他们关心于怀庸的伤情,就是郁戎他们也很着急,好在此刻皇帝醒过来了,还能拖一阵,如果皇帝撑不住了,而于怀庸又一直不醒,那这天下就真的是赵准的了。光凭郁戎一人之力,是没办法和他抗衡的。

郁戎连续约谈了于怀庸手下的几员大将,试图将他们联合起来,笼络到自己手下,奈何于怀庸的这些兵精的很,口径一致,要等于怀庸醒来决断。

国内形势紧张,陈醉那边也不轻松。他除了忧心这些国家大事,私人方面也有烦恼,郁铖被调走了。

这么危机的形势,郁铖作为郁戎的得力助手,自然不能再留在他身边做他的私人教官了。

不过他走的时候倒是给陈醉找了个新教官。

新教官姓李,年过五十不说,相貌也很一般,秋华觉得这是郁铖故意的。

“皇廷的警卫员,选拔的时候不仅要业务能力出众,家世清白,相貌上也有要求,要的是一个体面,你看平日里咱们见到的警官,是不是个顶个的帅气潇洒。在这么多皇廷警卫里头,挑出李教官这样的男人,说他没有私心,我是不信。”

陈醉笑了笑说:“他那榆木脑袋,能想到这里去,早开窍了。”

皇帝赵晋醒了也有好几天了,这几天断断续续也召见了很多人,包括小公主,却唯独没有召见他,就好像已经忘了皇廷还有他这号人。他闲着无事,心里又焦灼,便跟着李警官学击剑,李警官估计是年纪大的缘故,人很古板,不苟言笑,对他有特别恭敬,恭敬也是距离的一种,陈醉在他面前都不敢太做自己。

没办法,被捧上去了,人就时刻得端着点皇后的架子,下不来了。

他还真怀念郁铖教他的时候。

最主要的,还是想郁铖这个人。

郁铖大概太忙了,一连几天都不见踪影。

他干的是大事,陈醉也不敢打扰他,只是心里有些失落,觉得从前种种仿佛像是一场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都怀疑他和郁铖亲了半小时那件事是不是真的,闭上眼睛,却还记得对方的舌头在嘴里的感觉,那味道甘甜的像是掺了蜜。

赵晋虽然没有传召他,却让内宮厅通知他,和赵润一起去医院慰问伤者。

大概是上一次在皇家医院他做的很好,给皇室树立了良好的形象,这一次也带上了他。

陈醉就重新振作了起来,说来说去,靠谁都不如靠自己,他这个皇后的形象越正面,将来对他越有利。名望是他最好的保护伞。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一次他穿着十分朴素简单,但他相貌好,粗服乱头不掩国色,赵润相貌不如他,但气质高华,他们俩算是皇室最能拿得出手的两个人了,一起去医院慰问在刺杀和爆炸案中受伤的民众,于他们个人而言,是发自真心的慰问,于皇室而言,却是最好的一次宣传。

陈醉已经有了镜头意识,他这一次的表现远比上一次还好。

从皇家医院出来,已经是午后了。这一日天色阴霾,冷的很。回到宫里以后,他们先去了百花殿见皇帝,要进去的时候,正好碰见韩从和郁铖从殿里出来。

因为各自身边都有人,旁边又有警卫守着,加上这几天郁铖一直没有联系他,所以陈醉表现的很克制,没有喊郁铖的名字,郁铖也看见了他,停下脚步,朝他点头致意:“殿下。”

陈醉“嗯”了一声,点头回了礼,便与郁铖擦肩而过。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忽然感觉郁铖勾住了他的手指头。

两只手勾到一起又分开,前后也不过一秒钟,他愣了一下,回头看过去,见郁铖也回头看他,两人四目交接,然后一个进去,一个出来。外头雪花飘落下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就这样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