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27章 夜谈

第27章 夜谈

郁铖知道他在调戏自己, 听了也没说话。

陈醉又笑了两声, 问说:“地上凉不凉要不你来床上睡, 反正外头也没人看见。”

“不凉。”郁铖说。

陈醉侧着身体,看着地上躺着的郁铖, 伸手关了灯。

房间一下子暗了下来, 黑漆漆的, 几乎一点光都没有。

“虽然于怀庸该死, 但是你下一次还是不要这样跟他对着干, 我怕他将来报复你。”陈醉在黑夜里说。

“如果现在就怕他,将来会落到比被他报复更可怕的境地。”郁铖说:“殿下不用为我担心, 我做事有分寸。”

“其实也不光是怕他报复的问题, ”陈醉说:“郁相也不希望你和他对着干,如今看这形式, 恐怕大家还要联合于怀庸来对抗即将回京的二殿下。于怀庸该死,却不能死。我也是冲动了, 其实直接喊一嗓子就完了,当时想着给他点教训,反而让你得罪了他。”

郁铖说:“我与他向来不睦, 得罪他的也不只是这一件事了。得让他知道我们的底线在哪里,他才会有所收敛。”

陈醉就说:“说来说去,还是我太菜了,如果我有你这样的本事, 他也不敢对我乱来,直接揍的他满地找牙。”他说着叹了一口气, 说:“我就是太弱了现在。不行,等回到宫里以后,我一定抓紧时间练起来。”

他说完就趴到床上,做了几个俯卧撑,没做几个就累的直哼哼,喘息在夜色里听,显得格外暧昧。

郁铖平躺着,双手放到腹部,再没有说话。

陈醉累的趴到床上,自言自语地说:“真挫。”

房间里一时陷入寂静当中,陈醉往窗下看了看,模糊看到郁铖的影子,一动也不动地躺在被窝里。

他就翻过身来,也朝上躺着,躺了好一会,也了无睡意,反而有些心猿意马。

这还是他头一次和郁铖一个房间里睡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像只是单纯的保护和被保护的上下级关系,又好像不止如此。

“好冷啊。”他说。

郁铖倒觉得还好。

但肯定没有宫里暖和。陈醉是南部来的,大概受不了北部的严寒吧。

他这么想着,却听见陈醉下了床来。

他只感觉被窝被人掀开了,冷风才钻进来,便被一具温暖的肉体挤走了。

陈醉直接钻到他被窝里来了。

郁铖身体一动,从头到脚都绷紧了,只感觉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腹部陈醉搂住了他的腰。

“殿下”他立即伸手,按住了陈醉,心跳比他头一次上战场还要剧烈:“你”

“太冷了,俩人一起睡,暖和点。”

陈醉脸上是红的,好在夜色里也看不出来:“你不用怕,我不动你。”

郁铖感觉自己又一次被调戏了。面朝上躺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心中却鼓动着一股冲动,要从胸腔里喷发出来。

陈醉说:“你穿衣服睡的啊。”

郁铖:“”

“你身上真暖和。”

郁铖:“”

他发现陈醉的手还要往他胸膛摸,就按住了他,不再让他动弹,声音都是有些颤抖的,叫道:“殿下”

“以后私下里可以不用叫我殿下,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你是我的恩人,老师,也是朋友。”陈醉的额头贴着他的上臂。

郁铖只感觉浑身血液往下涌动,冲动一浪接过一浪,刚要转身,就听陈醉说:“睡吧。”

郁铖:“”

其实真摸到郁铖的人,陈醉的那种心思反而淡了,相比较更进一步的撩拨,他觉得如今就刚刚好。

郁铖这一夜都没能睡着,倒是陈醉,渐渐竟睡着了。

等陈醉睡着以后,郁铖都没敢动,就那么平躺着躺了一夜。

第二日天色蒙蒙亮,房间里终于有了光晕,他微微侧过头来,看向紧贴着他睡的陈醉,怕冻着他,缓缓起身,把被子朝他那边匀了一下,陈醉动了一下,似乎要醒,郁铖动都不敢动一下,紧张的像是他头一次打伏击。

天色渐明,陈醉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他还从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陈醉。

也从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陈醉。

长的真白啊,看不到毛孔,皮肤光洁,嘴唇鲜嫩,睫毛长长的,五官都挑不出一点错来,就连耳朵都是好看的,长头发铺散在枕头上,睡了一夜的面容看起来竟也这么好看。

外表是秀气的,清白瘦弱,灵魂却截然相反,凶猛而强势,叫他这样强硬的男人都会无措。

这样的人,将来真的会和他一起共度余生么

要保护他周全,他是愿意的。

陈醉醒过来的时候,郁铖已经不在了,他摸了摸旁边的被褥,已经是凉的了。他裹着被子坐起来,就见秋华推门进来了。

他看到秋华进来,还臊了一下。因为他此刻睡在郁铖的被窝里。

谁知道秋华一点异样神色都没有,只笑着说:“殿下起来洗漱吧,在寺里睡不了懒觉了。”

陈醉站了起来,穿着睡衣又躺到了床上,秋华就把地上的被褥卷起来了,放到了一边,然后把陈醉的枕头还给了他。

陈醉有点不好意思,眯着眼笑了笑。

秋华说:“殿下不用不好意思,我又不是外人。”

“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陈醉说:“郁铖这个人,一点都不主动,跟个木疙瘩一样。”

秋华就笑了,说:“那倒是符合他一贯的样子。不过殿下也不用急,培养感情更重要一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醉从床上起来,穿上了衣服。秋华过来帮他扣扣子,又说:“殿下也不要太主动了,男人,多少还是需要拿捏一下的。”

陈醉说:“我是个主动的人,喜欢就上。”

秋华愣了一下,抿着唇笑了笑,帮陈醉扣好了扣子,最后说:“郁铖这样的人,不反抗不排斥,就说明心里有意。”

他就说秋华聪明,看东西透彻

陈醉笑了笑,眼睛都是喜悦,显然是真的动了心。

“我就喜欢他这种,老实,但是别的地方又很有英勇气概。”

简直是他的理想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郁铖本来要进门,正好听见这句话。

脚步就停了下来,一个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脸上淡淡的,就是嘴唇抿的很紧,他刚到寺庙外头沿着清晨还带着雾气的街道跑了一圈,领口半开,略有些潮红,脸上还挂着汗珠子,在门口被风一吹,全凉了。

身上是凉的,但心是热的。

他仰头看向东边的天际,庙宇之上,见一轮朝阳隐隐升上来,周围有朝霞灿烂。而于怀庸站在后院的一角,嘴里叼着一根烟,转身消失在院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