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15章 夜访郁铖

第15章 夜访郁铖

第一次自己把自己送上门,陈醉一时有些紧张,眼睛却一直盯着郁铖,问:“能进来么”

郁铖嘴唇动了动,松开了抚着门的手,陈醉就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比他的卧室要小很多,地毯是红色的,上头是大朵大朵的玫瑰花,床头的灯一照,整个房间似乎都蒙上了一层红色的光晕,刺激着他的神经。

床上的被子掀开一角,异常平整,脱下来的外套就搭在椅子上,一丝皱痕都没有。

“这么晚了,殿下有事”

郁铖的声音依旧清冷,瞥了一眼陈醉白皙的脚丫子。

陈醉赤着脚在房间里走了两步,然后转过身来,脸色是红的,不知道是浮现出的红晕,还是被这房间的红色晕染的:“我心里害怕,睡不着。”

郁铖身体结实健壮,只穿衬衫的时候,胸膛的轮廓更明显,陈醉看了看他的胸口,就问说:“你穿着衣服睡的么”

郁铖“嗯”了一声。

“要睡衣么,我有。”陈醉说着就朝他走了两步,站在郁铖跟前,两人身上的温热气息交织在一起,像是空气里弥漫的暧昧:“不行,你太高了,也壮,我的睡衣,你可能穿不了。你多高”

郁铖见他还要靠近,就伸出手来,抵在他的胸膛上。

陈醉抖了一下,立马后退了一步。

我曹。

我曹。

陈醉心想,这个敏感受真不是吹的

不过大概率是因为天冷,他又只穿了睡衣,所以激凸了。

郁铖的掌心显然也感觉到了,喉咙动了动,说:“191”

其实陈醉知道郁铖的身高,他不但知道他的身高,甚至下头有多长他都知道,百万雄兵的作者描述过什么叫暴殄天物

陈醉暗暗长吁了一口气,好像身体里有股热气,急需要赶紧释放出来。

可是生平头一次干勾引男人的勾当,他这样大胆爱玩的人,竟也有点不好意思。

他朝房间里环视了一圈,看到床头的桌子上放着一盒烟,便拿了起来,抽了一支噙在嘴里,问郁铖:“有打火机么”

郁铖大概没想到他是抽烟的,显然愣了一下,然后拉开抽屉,从里头拿出来一个打火机,递给了他。

火焰的光照亮了陈醉的眼睛,他吸了一口,走到窗户边上,开了一条缝。

冷风一下子就涌了进来,吹动了他的睡袍和长发,宽松的长袍被风一吹贴在身上,身体的线条清瘦而颀长。

捏烟的手有点发抖,陈醉有些焦灼地抽着烟,透过玻璃的反光,看到郁铖在他身后站着,一动不动。

果然和里写的一样,“无口,无心,无表情”的三无青年。

他觉得难度好大。

十有八九不但勾引不成,还会引得郁铖反感,以为他和那些妖艳贱货没什么区别。他自认为在勾引男人这件事上,他可比不上那些妓、女和鸭子。

“殿下也抽烟”

终于,“三无青年”突然开口了。

“以前不抽,最近压力太大了,就学会了。”陈醉转过身来,却见郁铖已经走了过来,在他身后伸出手臂来,将窗户关上了。

“有点烟味不要紧。”郁铖说。

陈醉噙着烟看向郁铖,见他要后退,就伸手抓住了他衬衫的衣角。

抓的有些猛,失去了撩拨该有的力度,郁铖都愣了一下。

陈醉趁热打贴,叫:“郁铖。”

两个人离得太近了,郁铖坚毅的脸庞微微侧过去,下巴轮廓分明,鼻梁高挺。

陈醉问:“郁铖,你能保护得了我么”

他其实很想做出眼泪盈眶楚楚可怜的样子,只可惜他骨子里就不是柔弱的人,实在挤不出眼泪来。

心里正砰砰直跳,就感觉郁铖的大手搂住了他的腰身,然后用力往前一带,他的下半身就撞到了郁铖身上,郁铖的皮带扣硌到了他的肚子,扑面而来都是身体的温热气息,带着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气。

我靠。

陈醉真的没有想到,郁铖竟然这么容易就上钩了。

他没有这个准备呀。

他只是想撩一撩而已

帅哥近在眼前,英气又俊美,但眼神锐利,带着审视的意味,看不到一丝情,欲上的波动。

可是瞧这宽肩窄腰大长腿,这高挺的鼻子,坚毅的下巴,精亮的眼睛。

要他做老公的话,年轻体壮长的帅,有钱有权是处男

感觉他真的可以,不吃亏

自动送上门来的,不吃不是人

陈醉眼睛闪动着,眉眼都是紧张的,抬起下巴就朝郁铖嘴巴上亲。

谁知道郁铖却躲开了他的亲吻,大手一松,也放开了他的腰身,好像刚才只是试探他,下一刻就要骂出他这个皇后不知羞耻的话。

陈醉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把烟放到窗台上,一把抓住郁铖的衣领,直接就又将他拽了回来,踮起脚尖就亲上了郁铖的嘴唇。

嘴唇接触的那一刹那,陈醉觉得自己的心脏马上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整个身体都能感受到心脏的剧烈脉动,这是他的初吻,嘴唇柔软温热的触感,两个平凡的肉体,一接触起来却仿佛都带了电。

本来还有点犹豫,这一亲上去,兽血就沸腾起来了,陈醉回过身来,看到郁铖脸上那不可置信的神色,反而觉得有些兴奋,他嘴角微微一笑,伸手就用力一推。

他要把郁铖推倒在床上,就算做受,他也绝不做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弱受,他要做牢牢掌握着主动权的强受

可是

郁铖竟然纹丝未动。

陈醉愣了一下,伸手又推了一把。

竟然还是没有推动分毫。

他都忘了,他如今这个小娇娃的身板根本不是人家军官哥哥的对手,体格力气都被无情碾压

他脸色有些窘迫,两只手都伸了出来,还要再推一次,却被郁铖一把抓住了手腕。

陈醉满脸通红,用力一挣。

让他死了算了,真他妈丢人

“殿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看不出来么”陈醉厚着脸皮说:“要跟你睡觉。”

郁铖:“”

“不喜欢男人”

郁铖却没有接他的话,只松开了他的手,说:“只要陛下一天还活着,殿下行事都应该谨慎。”

陈醉愣了一下,就听郁铖说:“如果被人发现了殿下的这些心思,恐怕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

陈醉大窘。

也是,郁铖这样的家世和相貌,前赴后继想要勾引他的男男女女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什么勾引的招数他没见过,估计从他当初进百花殿之前抓他那一下,郁铖便已经猜出他的用意来了,刚才再一试,就看了个通透。

还真是有点丢人。

不过这样也好,他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小儿女情态的人,面上微红,语气却严肃了很多:“皇帝病重,身为皇后,却在这个时候暗地里勾搭臣子,如果被人发现了,是不得了。但是如果你像我一样站在悬崖边上,就知道我为什么会急着想要抓住些什么。”

这话一出口,他就感觉自己底气瞬间足了很多。

说明他这个皇后不是耐不住寂寞勾搭男人,而是为了前程命运,不但不应该被职责,反而很可怜很有勇气有没有

他扭头看向郁铖,只听郁铖说:“殿下的安全,算在我们郁家头上。”

“我不要郁家,”陈醉说:“我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你。你放心,我也不会一味地依赖你,你给我我想要的安全,我愿意从此以后为你所用,成为你们郁家手里的一把枪。”

大概从没有想过一向柔弱稚嫩的皇后会这么理智,强硬,郁铖看陈醉的时候,眼神里有些诧异。

“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郁铖看着他:“殿下说说看。”

“我希望你能二十四小时保护我,做我的贴身护卫。”他怕郁铖会拒绝,紧接着就说:“你在军中前途大好,让你来皇廷保护我一个人,肯定是大材小用,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辈子待在这里,只是眼下于怀庸的气焰你也看到了,皇帝病重,我在这皇宫里,实在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但是我愿意相信你。皇后的贴身护卫比不上侍从武官荣耀,但是我也不会让你难堪。如今形势危急,我有心请你来我身边,教我学点本事,皇后的私人教官,这个名头对你来说,不算辱没了你吧你如果愿意,明天一早,我就可以去找郁相谈。”

“我以前在京中,有幸也和殿下见过两次,可是如今看着殿下,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郁铖说。

陈醉伸手拈过窗台上的香烟,那香烟已经快要燃到头,在窗台上都烤出了一抹污痕。他微皱着眉头,捏着烟吸了一口,动作娴熟,说:“死过一次的人,还能不变么”

他说着微微一笑,脸上顿时有了无限光彩:“你真的对我不感兴趣么我还挺喜欢你的。”

郁铖没有直接回答他,只面色沉静地说:“夜深了,殿下早点回去休息。”

陈醉心里有一点点的失落,但又有点高兴,叼着烟,一边笑一边看郁铖。

和他从前见过的那种谨小慎微的模样完全不同,倒有点纨绔习气,可是因为人长的清秀,这点纨绔气不但不让人讨厌,反而比他刚才肆意勾引的时候,更有一种无法描述的随性张扬。

郁铖打开房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陈醉叼着烟,笑着朝外头走。

相比较情人,郁铖真的更适合做他手里的一把枪。但此时此刻的郁铖,心里想的,恐怕是让他这个男皇后,成为他们郁家手里的一把枪。

互相利用,也很好,彼此都放心。

不过

这个郁铖,真的对啪啪啪一点兴趣都没有么

真是最佳男友人选,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了哪个。

不过就算郁铖从来不好美色,他相信今夜他也不可能一点不为所动。

美色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