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现代皇室秘闻[穿书] > 第46章 高潮前夕

第46章 高潮前夕

风扇吹着坛子里的冰, 送来潮湿凉爽的风。陈醉趴在风扇前,对着吹,汗水顺着他的下巴滴下来, 身上的衬衫也都湿透了。

郁铖拿毛巾擦了一把脸, 说:“再来。”

“让殿下歇息一会吧。”秋华有些心疼地说。

“没事。”陈醉闻言站直了身体,喝了一碗凉茶, 抹了一下嘴。

他双手缠着布, 就这拳头还是受了点伤。他重新缠好布条,便又开始和郁铖比了一场。

他如今身体比原来健壮了许多,胳膊都有肌肉的线条了,不过和郁铖比, 自然是比不过的。

郁铖出手狠,准, 快,反应敏捷, 招招都能制服他。

“你这样不行,”郁铖说:“赵准是个杰出的军人, 格斗技巧不在我之下, 你这水平, 赢不了他。”

陈醉喘着气,出拳击向郁铖的下巴, 郁铖的一手包住了他的拳头, 然后将他带到了自己的怀里:“行了,歇歇。”

陈醉喘着气说:“赵准这几个月纵情声色, 早就不是以前奋战在第一线的那个人了。我赢不了你,未必赢不了他。”

就算不能赢,跟赵准打一场,他也解气,至少自己尽力了,不再是只能硬生生挨揍。

他有反击的理由。

他以前就爱玩枪,如今身体素质强了,打枪也不会抖,郁铖说他的枪法在军中已经算是厉害的了。

“就训练到这里吧,你这两天保存点体力,有点基本的训练就够了。”郁铖说。

陈醉点头,要去浴室冲澡,出来才看见赵润站在外头。

赵润神色温和,拍了一下手,说:“殿下的功夫越来越进益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见郁大人,顺道过来看看你,谁知你们训练的认真,我在这站了许久你们也没发现。”

他说着看了一下陈醉的拳头,隐隐有血迹,便对郁铖说:“郁铖教习殿下的时候,怎么一点不懂手下留情。”

“是我叫他不要手下留情,将来赛场上,可没有人让我。”陈醉说。

赵润点点头,看向郁铖:“我有事要跟你谈。”

“殿下到我书房谈吧。”郁铖说。

陈醉去沐浴,郁铖便和赵润到了书房,赵润说:“陈殿下如果要想和陛下比试,要先过五关斩六将,他们俩第一场肯定碰不上。你都打点好了么?”

郁铖说:“今年参加比赛的军人里头,有资质的不多。”

“那也要以防万一。”赵润说:“陛下那边,他的对手肯定都不敢赢的,陈殿下这边也确保他的对手不敢赢,才算公平嘛。”

郁铖就笑了,说:“殿下放心,我教出来的徒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他这几个月以来流过多少血汗,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的了,他所付出的,必得到回报。”

赵润知晓他的意思,便说:“如此,那我就放心了。陛下虽然是我的兄长,但他如今倒行逆施,我也不能助纣为虐。陈醉与我素来交好,我也希望此次比赛能让他赢一次,也挫挫兄长的锐气,于私于公,都不是坏事。”

后日就是军人格斗赛了,举办场地今日就已经开始布置,各地世家贵族和推举上来的参赛者都已经陆续进京。赵润又去了一趟举办场地,回到宫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林云英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正在庭院里散步,见他回来,便迎了上去。

赵润扶着她说:“天热,你在外头也不要太久,免得中了暑气。”

“医生说要多走动。”林云英微微用手撑着腰,说:“我等殿下很久了,心里着急,坐不住。”

赵润便低声说:“进去说。”

这庭院里的警卫,他都信不过。

夫妇两个进了卧室,赵润关上门才问:“什么事?”

“就在殿下刚走没多久,萧文园来了。”林云英脸色凝重,说:“他跟我说,他怀疑陛下中毒了。”

赵润吃了一惊,抬头看向林云英。林云英在他对面坐下,说:“不过他说他只是怀疑,没有实证。”

赵润脸色有些苍白,说:“不会是你……”

“当初先帝病重,我们给他下毒,药量有限,掺杂在饮食当中也不易被人发现。可是二哥正当盛年,身体一向康健,殿下都说不行,我又怎么敢私自决定,我也在想,这下毒的人会是谁。”

@

赵润眉头紧蹙,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徘徊了两步,说:“可是二哥身体依旧强健,而且上次我陪他去皇家猎场涉猎,他能拉起一般军官都拉不起的长弓,不像中了毒的样子。”

“萧文园说,他怀疑和先帝所中的毒不一样。近来陛下总说身体燥热,大家都以为是酷暑的关系,可前两日下暴雨,天气凉爽下来了,皇帝还说热,用尽了内宮厅储存的冰。萧文园说他发现陛下脸色经常是潮红的,眼睛里也有很多红血丝,似乎有亢奋过度的症状,因为陛下素日便喜怒无常,所以也没人觉得有异样,可是殿下……”林云英面色也有些凝重,说:“如果是真的呢?您不觉得陛下近来越来越爱发脾气了么,就连母后都劝阻不了了,而且不是说,陛下在菊芋的时候,私生活很是检点,可如今他夜夜和文良辰……上次你们涉猎,打的那只鹿,鹿血好像都让陛下喝了。”

“二哥一向小心谨慎,加上当初大哥中毒的事已有先例,他又生性多疑,饮食必经人试过无毒才吃。何况他的饮食,都是内宮厅负责的,萧文园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毒……”赵润说:“我去见一趟二哥。”

林云英抚着胸口:“因为近日殿下和郁戎大人走的有些近,我听说陛下颇为不快,殿下一定要小心应对。如果真如萧文园所说,陛下已经中毒,喜怒无常,我只怕他一时冲动,会对殿下出手。您忘了陈醉了么?”

赵润说:“你放心,二哥对我一向厚待,他不会那么对我的。”

林云英挺着大肚子,送赵润出门。

赵润刚到百花殿门口,便听见了一阵嘹亮歌声,他蹙着眉头看向周朗:“听着不是文良辰的声音?”

周朗说:“文良辰给陛下推荐了一批百戏艺人,今日进宫为陛下表演。”

赵润进去,就见七八个身着百服的百戏艺人,正在大厅之中表演。赵准斜卧在榻上,衣衫袒露,见他进来,便说:“四弟,你来的正好,过来看,他们正演到精彩处。”

赵润走了过去,文良辰便退到了赵准后面,将自己所坐的蒲团让给了他,谁知道赵润仿佛没看到一样,只站在赵准身边,冷眼看向大殿中的演员。

他们所演的这出百戏,色,情且暴力,赵润看的脑袋突突的,只觉得口干舌燥,额头都出了汗。他扭头朝赵准看去,见赵准脸上带着笑,看向中间一个几乎不着寸铝的女子。

这出戏里,这个女子饱受达官贵人的摧残,衣衫都被扯落了一地,头发凌乱,旁边的男子戴着狰狞的面具拿鞭子抽她,她在地上翻滚,是凌虐的美感。

赵润蓦地想起了陈醉,只感觉身上更热。他看向赵准的眼睛,赵准的眼睛带着血丝,脸色潮红,似乎露出一分癫狂之态。他又看向赵准身后,却见文良辰手拿着扇子,幽幽地看着他。

赵润心中微微一动,便收回了眼神来。

演出完毕,赵准说:“不错。”

赵润跟着鼓掌,听赵准说:“这出戏倒有意思,叫朕想起陈醉来了。”

他说着扭头看向赵润:“听说四弟今天去看他了,怎么样,这个有心要与朕在赛场上一较高下的小帅哥,如今练的怎么样了?”

他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赵润也未见吃惊,温和地说:“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陈醉身骨如何,陛下都清楚,他就算再练半年,也不是陛下的对手。”

“朕从来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恐怕是他挨的那几鞭子已经好了,和这这个女的一样,被抽上了瘾,一天不打他,他还难受呢。”

赵准说完就笑了起来,咳嗽了两声,文良辰立即递过来一杯酒。

“这天忒热,热的朕心浮气躁的,你下次再见陈醉和郁家那对父子,告诉他们,朕近几日心情烦躁,到了赛场上,或许会一时冲动,一拳打死他也未可知。”

赵润说:“陛下说笑了。”@

“朕可不是说笑,”赵准幽幽地说:“好久没见过血,朕都快忘了,杀人是什么感觉了。如果在万众瞩目之下杀了前皇后,那情形肯定很有意思。虽然是比赛,但男人血性上来,有几人能控制的住呢,一时失手,也是寻常事。”

赵润从百花殿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准怕黑,宫内已经亮灯。

大殿外的广场上没有树,被烈日晒了一天,到了傍晚也是热气腾腾。

@

赵准虽然喜怒无常,但对两个人是发自真心。

一个是他们的母后姚元英,一个便是他赵润。

赵润想要这皇位,却不想要了赵准的命。

如今赵准中了毒,精神亢奋,容易激动,而陈醉心中恨他,如果两人交战,陈醉必定出手狠绝,凭着赵准如今的状态和他杀戮成瘾的性格,真在万众瞩目之下杀了陈醉,也未必没有可能。

如果他杀了陈醉……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一幕,疯狂的赵准将陈醉按在地上,一拳一拳,打的陈醉血肉模糊,那张绝美的面孔,被鲜血和伤口彻底掩盖,血流了一地,是引他上位的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