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吃瘪



作品:《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姐夫竟然还大赦天下了,我真是没想到。这样娘是不是更放心了?不过爹啊,我对大赦天下这种做法真的不赞同啊,为什么有喜事要赦免坏人?等将来我若是怀孕,肯定不会让哥哥这么做的。”

“没羞没臊!”陆弃笑骂。

转眼间,他捧在手心的小乖乖也要嫁人生子了呢。

“你娘说,等你十八岁以后再生孩子。”

陆弃不忘提醒她这件“大事”。

作为一个男人,他知道有些事(qíng)很难控制。哄骗喜欢的女人,是所有男人都惯用的伎俩,只是好男人会负责,渣男就会一走了之。

想到渣男,陆弃脑海里浮现的是燕云飞。

他很庆幸,在阿妩(qíng)窦初开的时候,没有遇到那样的男人。

但是转念又想,他的宝贝闺女,(qíng)窦到底开没开?

担心她被骗,又担心她太神经大条……陆弃这颗老父亲的心啊,拧巴成麻花。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世子和阿妩缺点什么,也曾经跟苏清欢讨论过这个问题。

苏清欢却认为,每个人的感(qíng)生活都是不尽相同的,至少从目前看,两人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件事(qíng),两人无法达成共识,后来就不再提起。

“生孩子?”阿妩愣了下,“我就是那么一说,没真想生孩子。”

她还是个孩子呢。

“总之你记住,一定十八岁以后,否则打断你的腿!”陆弃狠狠地看着她道。

阿妩笑过之后小声嘟囔:“这不是娘该跟我说的吗?”

“记住了没有?”

陆弃不依不饶。

世子只要再啃下吴学林这块硬骨头,以后就能长驱直入,一路北上……

陆弃觉得以后越发够不到女儿了,所以该说的话,现在一定要反复说。

“记住了,记住了。”阿妩哼了一声道,“您这么老远来接我,我多高兴!可是三句话没说完就教训人,还让不让人多高兴高兴了?”

父女俩说着贴心话,小可在厨房里看着人忙活:“来点酱(ròu),将军得吃(ròu);不要腐(rǔ),我阿姐最讨厌那个味道;咸鸭蛋只要蛋黄……”

而燕寒则站在自己的院子里,眺望着初升的太阳和锦缎一般的朝霞。

阿妩大概就是那太阳,她的生活如朝霞般绚烂——那么美好的女子,和这壮阔的美景一起,会永远记在她的心底。

陆弃虽然不(qíng)愿,但是还是得去见柳轻菡。

他很感激当初柳轻菡的帮忙,但是——这不代表,他为她所喜,也不代表他愿意接受她的那些做派。

比如弄个面首是什么(cāo)作!

陆弃觉得这有教坏孩子的嫌疑,尤其柳轻菡是苏清欢的母亲,这让他(tǐng)不舒服,但是偏偏又不能说什么。

去拜见的时候,他从始至终都没看谢行一眼。

柳轻菡也是(yīn)阳怪气的:“起来吧,我现在就是一个老太太,你这么大的将军给我行礼,我怕折寿。”

阿妩:“……外婆,您长命百岁!我爹是您的女婿,他就是玉皇大帝,您也担得起他的礼。”

柳轻菡高兴了:“小老虎今天嘴巴抹了蜜?”

“还不是外婆会调教人!”阿妩一个劲地给她戴高帽子。

柳轻菡嘴角翘起,十分愉悦:“你比你爹娘都强。”

看出陆弃很不自在,阿妩又道,“爹,您不是说要找小可问哥哥那边的正事吗?您快去抓他,要不这只猴子又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比栀子还难抓。”

陆弃终于顺利逃脱。

阿妩这才在柳轻菡(shēn)边坐下,半真半假地埋怨道:“外婆,我爹好歹也是个大将军,您说话也给他点面子嘛!”

柳轻菡哼了一声。

阿妩小心翼翼地问:“您为什么不喜欢我爹呀?我爹对我娘一心一意,哪里对不起我娘了?”

柳轻菡道:“他一心一意,难道你娘对他就三心二意了?你娘哪里对不起他了?”

阿妩听出她话语中的怒气,忙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爹娘感(qíng)那么好,您老人家,到底还有什么意难平的?”

“我意难平的地方多去了。”柳轻菡道,“什么都没给你娘,骗了她的(shēn)子,骗她给他生了一个又一个的崽子;让她出生入死,在她怀孕的时候让她受了那么多磨难……谁敢在我面前说你娘嫁得好,我就给他两个大耳刮子!”

阿妩:“……”

“女人之间勾心斗角可怕,掺和进男人的事(qíng)就不可怕?你娘被你爹牵累了多少!当初她就是嫁程宣,嫁明唯,现在也不见得过得不好。”

阿妩心虚地往外看看,看到陆弃没在院子里才松了口气。

柳轻菡看着她的样子,冷哼道:“当着他的面我也敢说。怎么亏待了我女儿,还不让我说?”

“其实我娘觉得(tǐng)好的……”阿妩不知道为什么,在外婆面前说话总有些心虚气短。

“就是太蠢。你将来不要学她。”

“好了好了,外婆,咱们不说那些。”阿妩忙岔开话题。

“你们高兴就好,我老了,自顾自的逍遥,管你们做什么?”柳轻菡摇着团扇道,转头跟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的谢行道,“阿行啊,咱们俩好就行,我是谁都懒得管的。”

谢行笑了笑。

阿妩又看呆了。

“好看吧。”柳轻菡挑眉道,脸上有自得之色,“贺明治长大了怎么样?有没有长残?”

阿妩撇撇嘴:“我哥哥好着呢!外婆,咱们现在回索州,将来您是跟着我娘还是跟我去找哥哥?”

“我生了谁让谁养。”柳轻菡道,“到时候不管你娘在哪里,给我置一处宅院,每个月让人来给我送银子就行。少来让我看见她几次,我就少生气几次,说不定能多活几年。”

阿妩表示跪了败了,真的惹不起。

“燕寒也跟着去?”柳轻菡问。

“去。”阿妩道,“他要去索州等燕云飞,也不知道燕云飞现在是不是在往索州赶。”

“就魏珅,能告诉他?呵呵。”柳轻菡冷笑道,“魏珅能扒了他的皮你信不信?让燕寒去边城给他收尸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