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双重代表



作品:《星河归来当奶爸

苏慕容步履蹒跚地从擂台下来,步爻炼急忙上前搀扶、为她披衣止血,跑得比谁都快。

张(jiāo)从旁边经过,看了她一眼,笑说:“苏大小姐怎么如此狼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打输了,而且输得很惨。”

苏慕容冷冷问道:“你是谁?”

张(jiāo)俏脸儿骤然一变,这女人居然根本没把我当回事,可恶!

姜柔走过来说:“小(jiāo),没想到你也武者!我见你刚才在那边那个擂台打,是打赢了么?”

张(jiāo)点头说:“嗯,赢了。”

姜柔由衷高兴:“恭喜你啊小(jiāo)!”

接着又有些歉然地说:“但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没顾得上去给你加油。”

张(jiāo)心说,这是自然,你要跪(tiǎn)余越,余越要跪(tiǎn)他的主子苏慕容,自然是苏慕容在哪儿你们在哪儿。

嘴上说:“没关系,现在给我加油也是一样。”

姜柔见她向擂台走去,不由得奇道:“小(jiāo),你……你怎么要打两场?”

张(jiāo)轻轻一笑,嘴角眉梢都是骄傲的颜色:“因为我同时是两个宗门家族的代表啊!”

姜柔表(qíng)更加诧异:“你是两个宗门家族的代表?还有这种(cāo)作?”

张(jiāo)笑说:“当然。你就看好吧,我打两场,能轻松赢得两场,不像有些大小姐,赢了也是惨不忍睹。”

她笑着看了半(shēn)是血的苏慕容一眼,又对姜柔说:“姜柔,这次记得给我加油。”

说完,走上擂台,留给众人一个充满优越感的背影。

步爻炼这时才反应过来,沉声道:“她是什么人?怎敢讽刺我们苏小姐?”

姜柔略带歉意地说:“她……她叫张(jiāo),是我的朋友。”

步爻炼当即抬手指着余越和姜柔,向苏慕容打报告:“苏小姐,这两个人只怕没存什么好心。适才您在擂台上只是稍落下风,那个余越便大说风凉话,现在这姜姑娘的朋友也是对小姐各种不敬,苏小姐,您固然是(xiōng)襟开阔,但他们太过分了,爻某实在看不下去……”

苏慕容突然一声断喝:“住口!”

一声过后,她因激动触发伤口,疼得(jiāo)躯颤抖、冷汗直流。

刘威连忙关切问道:“小姐,您没事吧?”

然后用眼神制止步爻炼再说。

步爻炼却好像没有看到刘威的警告,续道:“苏小姐您别激动,您对他们二人已经是仁至义尽,但他们对您……唉,您现在有伤在(shēn)不方便给他们教训,不如交由爻某代劳……”

苏慕容已经管不了伤口处阵阵作痛,大声喝斥道:“爻先生,闭上你的嘴!余先生的为人我很清楚,他不是那种说风凉话的人,而且,就算余先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不该由你来评判和教训……”

说完这些,她已经疼得俏脸儿煞白,似乎快要撑不住了。

刘威忙说:“小姐,这里天寒地冻的,我们赶快回屋去吧,伤口也需要及时上药……”

苏慕容在刘威的搀扶下离开。

步爻炼呆在原地,心中是狂风浪涌、翻天覆地,他没想到苏小姐竟会如此。

我可是苏家客卿,是你的长辈花大价钱请来的,那姓余的小子并非苏家客卿,你苏大小姐为何要偏信偏帮?

想必是苏大小姐年轻识浅,被姓余的小子使了什么花招手段蛊惑,苏老爷子老迈,(ài)屋及乌,孙女儿觉得好的他也觉得好,所以当那姓余的小子是块宝,爻某偏偏就是要戳穿你的伪装!

心里一通盘算,但看到苏慕容和刘威走远,步爻炼又不得不去追赶,回头狠狠瞪了余越一眼。

姜柔不明白那位爻先生为何突然如此针对余越:“爻先生他……是怎么了?”

余越根本就没把步爻炼放在眼里,撇撇嘴说:“谁知道呢?可能是脑子有坑,下雪天进了水吧。”

姜柔问:“苏小姐受伤回屋了,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她?”

余越说:“没关系,那点伤死不了人。不如先看看你的那位闺蜜在搞什么名堂。”

姜柔顿时精神一振,也没再纠结苏大小姐受伤不去看会不会不太好的问题,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擂台上。

只见,擂台之上,(shēn)穿红色武道服的张(jiāo)已经与人开打。

鲜艳红衣更衬得她肤白胜雪。

她此番是代表蜀州青城山的青城派出战,掌中宝剑挥舞,使的正是青城派绝学“松风剑法”。

她的对手是秦川长安长乐帮的弟子。

长乐帮弟子使刀,使的是“五行**刀”。

“五行**刀”招式凌厉,变幻莫测,暗合金木水火土五行和三(yīn)三阳**之数,完全施展,变化万端,能令敌人防不胜防。

然而,张(jiāo)的剑法却(yīn)毒无比,(bī)得对手难以将刀法展开来使。

青城派原是名门正派,“松风剑法”以灵巧飘逸著称,有“如松之劲,如风之迅”的说法。

但到了张(jiāo)手里,却变得异常辛辣狠毒。

她仗着自己个子(jiāo)小,故意把重心压得更低,专攻对手下三路,搞得长乐帮弟子非常难受,“五行**刀”的威力施展不出十之六七。

余越注意到,在东道主公布的第一轮对擂表中,张(jiāo)同时代表蓉城刘家和青城派两家参赛。

第一场,她代表刘家打败了崆峒派的弟子。

现在是第二场,她代表青城派与长乐帮弟子对擂。

难道说,蓉城刘家和青城派联合了么?张(jiāo)又是怎么掺和进去的?

这其中的关系不免耐人寻味。

不过,他并没有深究,这也并非是他关注的重点。

他看了一半便说要走。

姜柔奇道:“不看看结果吗?”

余越说:“不用看,张(jiāo)赢了。哦对,你要不要留下来恭喜她?”

姜柔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跟余越回去,小家伙可能已经呆不住了:“那走吧,我晚一点遇到她的时候再向她道贺好了。”

说完,二人带着小家伙离开。

张(jiāo)在台上看见余越和姜柔走掉,苏慕容更早已离开,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余越、姜柔、苏大小姐,你们现在暂时还能看我不起,等到我登临武道巅峰,将你们一个个踩在脚下,你们必将后悔莫及!

心里的怨毒爆发,手上的剑变得更毒,瞬间穿过长乐帮弟子的刀锋,一剑刺穿了对方大腿!

“啊……啊……”长乐帮弟子顿时惨叫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