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710章 我们信

第710章 我们信

六月初八,夜色逐渐降临,这是东河府城被围的第三天。将军打脸日常

最近三天时间,雍军主力围绕着东河府城休整,并未对城池进行攻击。

当然了,城外守着七八万强兵,城内留守的一万多兵,自然没胆子出城袭扰。

被张安寄予厚望的两支禁军骑兵,在雍军骑兵连续打击下远遁,损失可不是一般的大。

城楼下的一处房间内,张安正闭眼养神,突听外面喊道:“大将军,东边有人来了,而且人还不少!”

“有人来了?莫非是雍军要进攻?”

这是张安最先想到的可能,于是他立马从床上起身,麻溜的跑上了城墙。

此刻,负责今晚防御的虎贲卫士兵们,已经大批聚集在东边城墙,目光全都扫向了远处。

眼下还未完全天黑,通过目测张安发现,远处来的并非是雍军。

“这是搞什么花样?”张安心里嘀咕道。

就在这时,虎贲卫指挥使段静祯走了过来,禀告道:“大将军,来的是雍军收拢的溃兵和民夫!”

段静祯最先发现东边有情况,于是他用箩筐送人到城外打探情况。

张安沉声说道:“溃兵和民夫?雍军把这些弄过来做什么?难道是要攻城?”

这还真不是他杞人忧天,都说攻城要拿人命去填,十万人如果被顶到前面攻城,雍军完全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将东河府城给拿下。

“赵延洵这厮……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张安语气冰冷。

被围城的三天时间里,雍军虽未对城池用兵,可洗脑和舆论攻势从未停过。

在雍军士兵口中,赵延洵被吹成了在世圣人,是老天爷派来的救星,是全天下老百姓的庇护者。

而京城的皇帝和朝臣们,则成了逆贼和佞臣,被骂得是体无完肤。

这些舆论攻势,确实产生了极大影响,让困守城内的禁军士兵们,多少对自己所保卫的朝廷有了怀疑。

这是军心要垮的前兆,这两天为了稳住军心,张安可没少忙活。

只听张安说道:“去告诉弟兄们,准备好开战!”

“所谓仁厚宽宏的雍王,要用卫所军兄弟和民夫的命,来填满护城河了……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段静祯点了点头,便立刻转身传令去了。

但他又觉得这件事不可能,那有大晚上来攻城的。

当然了,一想到之前雍军趁着夜色,一鼓作气打过了汉水,好像夜晚作战也不是没可能。

而后面雍军的动向,也让城内众人警觉起来。

驻守在东河府外的几个卫所,也在逐渐向府城东边靠拢。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让城内守军断定,雍军果然是要攻城了。

不只是他们这样想,此刻向城池靠近的“俘虏”们,他们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不是说让咱们去种地,还说汉水以西的土地,以后都分给咱们,为啥现在让我们往府城去!”

“难不成……雍军那些人说的是假话,他们是让咱们攻城去?”

“不会吧,这几天雍王爷没少咱们吃喝,还让那些当官儿的来劝咱们安心,我看他们说的不像假话!”

“再说了,真要让咱们攻城去,何必废那么大力气,白白养了咱们这三天!”

“倒也是!”

“雍王把咱们每两百人分做一队,说是方便让咱们种地,我看怕是方便让咱们送死去!”

“是啊,种地而已,那需分得跟当兵一样,我看还真有可能让咱攻城去!”

几万人的队伍都在议论,对今晚将要发生的事,这些百姓们和溃兵们有不同。

很快,这些人在雍军士兵指引下,陆续来到了东河府城外,按照一定规则站好了队列。

这些民夫可溃兵有十万人,全部叫来肯定不现实,所以赵延洵下令只让来了一半。

可也就是这五万多人,一样把府城以东的空地站得满满当当,十万人来根本就站不下。

此刻,这些百姓站成了一个长方形,中间还留了一处空地,在城墙上可以看得清楚。

“这是要搞什么鬼?”张安皱眉不解。

眼前这种战队阵型,根本不像是要攻城。

不只是张安觉得费解,此刻城墙上戍守的士兵们,一样心头满是疑问。

随着到来的人越来越多,府城外变得越发喧闹,直到现场响起了鼓声。

鼓声让城外的人安静下来,也吸引了城墙上众人注意力。

几息之后,一队骑士从北侧出现,走在前面的几人还拿着手电。

“王爷驾到!”

外面是用“喇叭”在喊,所以城墙上的众人也都听到,知晓是雍王本人来了。

对于这位轻易将官军击败的人,张安在仇恨的同时还报有好奇心。

这是赵延洵第一次出现,可惜隔着两百多米,再加上天色比较昏暗,城墙上的人其实看不清什么。

当然了,赵延洵的出场,不出意料引起了议论,所有人都在想今晚到底要发生什么。

今晚要发生什么,只有雍军高层才知道。

打马来到了几万人中央,赵延洵徐徐走上了临时搭建的高台。

此刻虽天色已经昏暗,但当雍军士兵把十几盏探照灯打开,这里瞬间亮如白昼。

当然了,有两束灯光一直打在赵延洵身上,可以让所有人都看得到他。

当赵延洵在高台上站定,只听张猛对着“喇叭”喊道:“殿下驾到,尔等叩拜!”

密密麻麻的几万人,看着前方光束中的人影,全都老老实实叩拜。

“参见王爷!”

声音虽不整齐,但几万人一同山呼,却也有排山倒海之势。

“免礼,都起来!”

赵延洵的声音很随和,这是包括东河府守军在内的,现场众人的第一印象。

这么一位“和气”的雍王,或许真的会是宽宏仁厚之人。

“诸位这几天,吃得可好?”

面对赵延洵的问话,现场众人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还可以……”零零散散有人说到,这必定是胆子大的。

赵延洵随即问道:“我听到有人说好,到底好不好?大声告诉本王!”

“好!”这次声音大了些。

赵延洵极为满意,随即说道:“想必你们也都知道,本王此番起兵,是秉承天命,是奉先帝遗诏,讨伐朝中奸佞!”

“既然是讨伐奸贼,那本王就不会滥杀无辜!”

“朝廷里的那些奸邪之人,把你们从家里征召出来,让你们和家人无法团聚,你们也是受朝廷奸邪残害之人!”

“本王既是讨伐奸邪,又岂会加害于你们?本王非但不会加害,还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

说到这里,赵延洵带有笑意说道:“所以,你们大可放心,自己该吃吃,该喝喝!”

这些话,众人在这三天时间里,已经听雍军士兵宣讲了几十遍。

眼下由雍王本人说出,更让他们觉得可信,纷纷感激雍王仁德。

毕竟,这几年来甚至末世到来之前,当权者又有谁把他们这些“贱命”放在心上。

众人感怀之际,赵延洵语气郑重说道:“等这一仗打完了,本王会让你们与家人团聚,保证你们的日子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赵延洵大声问道:“你们信不信我?”

现场又是沉默几息后,便有人高呼道:“信!”

于是有更多人喊出“信”字,声音汇聚成了巨浪,朝着东河府城拍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