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三百六十三章 宵禁



作品:《帝王令

“诸位,我姓范,因为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冷冰冰,所以大家都叫我——说话的时候注意点!”

众人:“???兄弟的自我介绍果然欠揍!现在我们天下会的入会门槛这么低了吗?”

“舵主,如今秦国封城,我们天下会何不趁此机会将所有隐藏起来的教众召集起来,反了魏王!”一名黑衣人说道。

被唤作舵主的黑衣人抬手制止了所有人的交谈,缓缓的说道,声音很沙哑就像嘴里有一口陈年老痰!

“是时候让我们天下会重见天日了,自从魏王过河拆桥,对我天下会赶尽杀绝,总舵主下落不明以后,我天下会就卧薪尝胆,如今终于等到机会,发布会令召集所有的教众,我们反了魏王,这大魏的王位本来就应该是我们天下会的!记住别伤了我们的棋子!”

所有人兴奋的齐声回道:“是,舵主!”

……

“老爷,有人递进来了一张纸条!”刑部侍郎的管家汇报说道。

刑部侍郎李任远给人的印象始终是一副杀气腾腾立眉竖眼的样子,让人不敢与其直视。

管家递过纸条以后便听到李任远问道:“传递消息的人可还在?”

“回老爷,那人丢下纸条便离开了!”

“你出去吧!”李任远说完,管家便给其带上房门离开了,纸条上的内容只有四个字:刑部有乱!

有人提醒我刑部有乱?是何乱?何时有乱?难道有人要劫囚?又是谁提醒我?为何不透露姓名?如今京都乱象横生,人人纷纷自保,难道是秦……?

……

丁东风是京都城一名普通的衙役,在穷苦百姓眼中,他也算是一名官员,好人见了他会跟他热情招呼,坏人见了他也会撒腿就跑。

自从成为一名衙役以后自己心心念念的美娇娘也成为了自己的妻子!这也是丁东风最引以为傲的事情!

除了这些没有人知道在京都做一名衙役是什么体验!丁东风也像自己的前辈们一样,抱着一颗赤诚公正之心,见到不平事就要上去为受害者打抱不平。

经过两年的磨练,丁东风成功的戒掉了这个好习惯,因为好几次他打抱不平的对象根本不是他能惹的起的大人物,于是一次又一次的被现实磨平了棱角,自己娶到的美娇娘也离开了自己!

所以现在遇到不平事先问行凶之人是谁?如果行凶之人是大人物亦或者是大人物家的公子甚至是管家,自己也不能惹!为此丁东风特意将京都所有的大小官员的画像全部都记得烂熟于心,奈何京都官员太多,更替频繁,记也记不完!

你要问丁东风在京都做一名衙役是什么体验:如屡薄冰!

“丁大哥,这个案子是不是我们还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一名新来的衙役王小波跟在丁东风身边询问道。

“这个案子啊,从碎尸的程度来看应该可以认定是自杀!好了,结案吧!”丁东风低声说完便匆匆的离开现场。

王小波:“???尸体都是碎尸了,首先排除的应该就是自杀吧?丁大哥为何?”

丁东风摇了摇头:“还是年轻啊!这已经是我们接到的第几十起杀人案了吧,京都如今什么牛鬼蛇神都跑了出来,怎么查?查到了真相又如何?听说前段时间有一个囚犯都把行刑人反杀了,到哪说理去!回去跟大人交差吧!”

一连两日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起,经验丰富的丁东风与经验不丰富的实习衙役王小波,虽然合作时间不长,但二人的配合这两日也已经相当默契。就拿眼前的这起凶杀案来说,他们仅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同时选择了放弃。

直到有一个神秘人找到他,递给了他一张纸条,纸条上面仅仅写了几个字:有危险,莫出门!

丁东风颤抖着将纸条收起来,快速离开现场!

……

今日很多人都收到了纸条,像太子少傅,刑部侍郎,吏部侍郎等等这些朝中大员,也有像丁东风这样的基层小人物,纸条内容有善意的提醒,有恶意的威胁,但是无不告诉所有人今天京都有危险,于是人人自危!

有的人对于纸条内容信以为真,有的人以为是有人故弄玄虚在搞事情,比如兵部尚书王青宁将手中的纸条看完以后就传给了魏王!

魏王看到王青宁递上来的纸条内容只有几个字:兵部有乱,军中有奸细!

而在同一时刻,王宫内的魏王亲兵队一名什长将自己收到的纸条递给校尉,然后校尉递给魏王,字条上写着:王宫有乱!

魏王迅速召集所有的文武百官宫中议事,同时也命令刑部和县衙还有城内的驻军全部加强防守。

这几日整个京都实行宵禁,虽然起初人们很抵触,毕竟习惯了过夜生活的他们,突然让他们晚上在家里数星星,人们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尤其是单身狗们表示星星会闪,一些单身狗狗们按耐不住内心那颗躁动的心,依然我行我素的偷偷出来去青楼,去酒楼,去茶馆……经过朝廷亲切友好的与他们在大牢里交流了以后,百姓们很快就适应了宵禁,家家闭户!绝不出去给朝廷添麻烦,展现出了京都官民同乐的一派祥和景象!

当然对于豪门富贵人家来说,他们通宵娱乐的夜生活不会因为夜禁而停止,各种夜趴酒会、盛筵,只要肯花钱,就可以请来厨师、歌伎、乐队等等,在家中摆下豪华夜宴。

今夜无论是高官显贵还是普通百姓,很多人都睡不着,而晚上睡不着,借着月光,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有些聊邻里八卦、见闻趣事,有些讲讲荤段子或鬼怪故事,当然,还有些长者会给后辈讲讲历史故事、人生经验。

聊完后,就都上床睡觉。如果还睡不着,已经成家的,还可以“为爱鼓掌”,单身的就只能数星星,或者找找五姑娘!

魏王就更睡不着了,尤其是看了几张字条以后,底下的大臣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自己收到的神秘纸条是何人所为?另外纸条上的内容是不是真的,比如说只要自己投诚秦国就会保留原来的官职等等,也有人收到今晚自己会死在茅房,吓得自己赶紧来王宫,今晚坚决不去茅房!

“文丞相,为何没来?”魏王看着底下的官员中竟然缺了文丞相,这个老头还想休班到什么时候?这都火烧眉毛了,还在家里睡大觉?

“回大王,文丞相前几日偶感风寒,身体有恙在家中休养!”礼部侍郎薛蕴春出列汇报说道。

王青宁冷哼一声:“我大魏生死存亡之际,文丞相作为我大魏文官之首,这个时候称病抱恙是否有些不妥?还是另有隐情?”

礼部侍郎薛蕴春直面回应:“王尚书此话何意?文丞相近日为我大魏的近况茶饭不思,容不得王尚书出言质疑!”

“至于是真病还是假病,想必文丞相也收到了纸条,纸条上的内容是否就是让文丞相生病的原因,大王心中自有判断!如今秦军封城,而且秦军给的攻城期限是3日,今晚便是最后一日!”王青宁的话让所有官员原本放松的心情突然又变得紧张起来,魏王听后心中对文丞相也是有些嘀咕,难道真是秦军派人找过他?

“传王御医,文丞相为我大魏兢兢业业一生,今日文丞相生病,本王不能放之不理,你尽快带着太医院的御医去丞相府为其医治,出了差错别怪本王不客气!”魏王吩咐道,等王御医离开以后,众人又开始讨论如何应对明日秦军的攻城。

……

“指挥使大人,送纸条的人都回来了,但是有三人回不来了!”一名锦衣卫汇报说道。

锦衣卫指挥使眉毛一挑:“我们锦衣卫除了大王可以给我们判死刑以外,其他人惹到我们锦衣卫,不死也必须脱层皮!记下来,谁杀的人,等秋后我们锦衣卫找他算账!另外让所有人都按照下一步计划执行,不得有误!”

“是,大人!”

……

“舵主,按您的吩咐送纸条的人有七人没有回来,被当场砍死了!”黑衣人跟天下会新舵主汇报说道。

舵主吕群超丝毫没有在意:“做大事者怎么可能没有流血牺牲,死去的兄弟好生安葬!今夜我们天下会要搞事情,让兄弟们都去准备吧,子时准时行动!这个夜晚太安静了,我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听点动静了!”

吕群超话未说完,众人便听见外面有人大喊:“走水了,快救火!”

“我靠,朝廷发现我们了?”这是吕群超和天下会所有的头领心中共同的想法!

但是这个真冤枉朝廷了,这把火是锦衣卫放的,但是锦衣卫也不是故意的,因为锦衣卫能有什么坏心思,他们只是想放把火给这个夜晚来点美妙的骚乱,结果歪打正着的点了天下会的据点!

天下会的舵主吕群超当即下令,所有人马上撤离,计划不变,该杀人的杀人,该放火的放火……

一时之间整个京都城到处火光燃起,早有准备的官兵们马上出动开始抓人救火,然后又有一部分人开始了另外的行动比如刑部大牢……

……

ps:求收藏,求推荐,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