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二五三章 王允:欲将小女送与温侯为妾……(二合一,求订阅)



作品:《开局就杀了曹操

长安城中,吕布从董卓府上出来,心情好了不少。

刚刚他见到了义父董卓,并与义父董卓说了好一阵儿的话。

义父董卓看起来更胖了,不过对待自己,倒是与之前没有什么变化。

可能是有一段儿时间没有见过的缘故,这一次义父还专门让人摆下了宴席,与自己在一桌吃饭。

吃饭的时候,自己义父还亲自给自己倒上了几杯好酒饮用。

原本,吕布还觉得自己义父可能会问自己阻拦拿着龙虎牌的刘成这厮一事。

结果从头到尾,自己义父都不曾往这方面提半句。

这让吕布心里面好受了许多。

心里面对董卓的称呼,也再度由董卓这厮,改成了义父,嘴上喊义父喊得也更勤了。

临走的时候,义父还专门给了自己两坛子招待自己喝的那种美酒。

吕布心里面可谓是美滋滋。

不过,再听说这种迄今为止,自己喝过的最好喝的美酒,居然是出自刘成那厮之手后,吕布的心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当时就打定了主意,出了董卓的门,来到没有人注意的角落时候,就将这两坛子刘成那厮弄出来的酒给丢掉。

此时,吕布带着几个从人,就站在这阴暗的角落里。

他看看挂在自己胯下赤兔马身上的两个酒坛子,再回想一下之前在义父那里喝到的这酒水的滋味,犹豫再三之后,终究还是没有下得去手,将这两坛美酒给丢了。

“就当是刘成那厮,孝敬他阿爷了!”

犹豫了一阵儿之后,吕布心里面这样想着,算是将这个事情给定了性。

骑着马往前走了一会儿,眼前景象又变,诸多民夫在这里卖力的干着活。

往更里面望去,一座宫殿,已经初步显现出了一些轮廓。

有一队牲口组成的车队,从吕布一行人跟前走过。

这些车辆,以及拉车的牛马、驴子、骡子这些东西身上,都是灰扑扑的。

这些车辆上面,都各自挂着一面图案相同的旗子。

旗子中间绣着一个圆滚滚的、类似鸟的东西,有着两个向外微张的小短翅膀。

整个看上去很是怪异,但又给人一种憨态可掬的样子。

吕布知道,这是刘成那厮家的淘宝商号的标识。

他之前听人说过,说是这种长得看起来就笨、圆滚滚的鸟,是一种叫做企鹅的东西,不常见。

至少他吕布没有听说过。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回想一下,这一次自己来到长安,所听说的种种关于那刘成的事情,吕布心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干净。

这该死的刘成!

怎么就会这样多的东西啊!

算算时间,他从自己所把守的潼关经过,来到关中才多长时间?

连两个月都没有,结果就弄出了这样多的事情!

自己这一趟关中之行,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厮的名字!

什么屯田安民,什么以工代振,什么修建皇宫、郿坞,修缮郑国渠、白公渠……

更为让吕布心里面感到刺挠的,就是从眼前经过的这些水泥了!

不仅是因为这水泥有多好,多强,多赚钱,还因为与这水泥一起出现的、刘成那厮在洛水边上夜梦神龟的事情!

回想着这些事情,吕布心里面,只觉得要嫉妒的发狂了!

凭什么!

凭什么啊!

凭什么这些都是那刘成刘克德啊!

那刘克德何德何能,居然是能够得到那样多的好处,得到神龟的青睐!

吕布不觉得跟自己一样,有着一身武艺,很会带兵打仗的刘成刘克德,除了打仗之外,还有这样强的内政方面的能力。

他觉得,刘成之所以能够提出绝好的方案,解决了满朝公卿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不是因为刘成本身能力有多强,本身就会这些东西!

而是因为刘成说了谎!

那刘成刘克德,梦遇神龟,神龟给他送去的,不仅仅只有水泥这一奇方,还有这些奇策!

不然的话,刘成这厮不过是与自己一样的武夫,而且出身比自己还要低,只是乡野间杀猪的,哪里会懂得这样多的东西?

一念及此,吕布心里面就郁闷的厉害。

随后,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就出现在了吕布的心里。

他的这个想法很简单。

就是等一下自己带人返回潼关之后,就悄悄出关,也来到洛水边上睡觉去。

大家都是一样的猛将,自己长得还要比那刘成刘克德更为高大,更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些。

没有理由那神龟只看上那刘成刘克德,看不上自己。

至要那神龟,稍微的为自己送去一点东西,那自己今后也能好好的扬眉吐气一回了!

同时,吕布心里面还有了备用方案。

这备用方案就是,若是在洛水边上睡觉不管用的话,那自己就再到洛阳段的黄河边上去睡觉。

那里可是出过龙马的!

神龟给那刘成驮了东西过去,自己让龙马给自己背上来一些,也是很不错的……

心里面这个想法浮现之后,吕布越想越激动,越琢磨就越觉得这办法靠谱!

当下就变得迫不及待了起来。

原本,他还想要带着手下这点人,在长安这里多转转的,现在却直接带着人打马朝着东面而去。

想要快些赶到潼关,去实施他那极为靠谱、让自己变得更强的想法去……

……

心中急切的吕布,并没有顺顺当当的走出长安城。

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有人持着拜帖拦在了他的马前。

如果是一般人家的奴仆这样做,着急去施行自己靠谱想法的吕布,一定会一鞭子抽上去,让这家伙不要拦自己路,耽误自己变强。

但是,这人却是当朝司徒王允家的奴仆。

这不得不让吕布耐住性子应对。

接过这奴仆送来的拜帖,又看了看那顶上面镶着几颗鸽子蛋大小珍珠的束发紫金冠,又听这送拜帖的奴仆说话好听,吕布当下也就改变了想法。

“王司徒诚心相邀,我也不好不去,正好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那就现在去见司徒公吧……”

听到吕布这样说,王允派遣而来的奴仆,对着吕布施礼之后,立刻就加快脚步,一路飞快的朝着王允府上而去。

好先一步回去,向王允汇报这个消息,让王允有所准备……

……

王允闻听仆役之言,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来。

就说自己这司徒公的面子也不能这样不好使。

邀请刘皇叔邀请不来,总不能连吕布都邀请不来。

他马上让人去通知貂蝉,让貂蝉将准备工作做得更好一些。

同时命令厨子,要将饭菜做的好吃些。

迅速的安排好这事情之后,整理一下衣冠,快步朝着前院而去。

命令人打开中门,而王允则走出中门,在中门处等候。

片刻之后,吕布带着一些护卫到达这里。

王允立刻笑着向前迎接。

吕布见到这些,只觉得面上有光。

毕竟对自己如此礼遇的,乃是当朝司徒公!

“怎能让司徒公迎接……”

吕布慌忙从马上下来,对着王允这样说道。

王允笑着说道:“温侯带兵镇守潼关、劳苦功高……”

一番寒暄之后,王允亲自引着吕布进入宅院,直接穿过前厅,一路来到后堂。

王允引着吕布,让吕布上座。

吕布谦虚道:“吕布乃相府一将,司徒乃是朝廷大臣,何故错敬?”

王允诚恳道:“方今天下,别无英雄,唯有将军耳!

允非敬将军之职,敬将军之之才也!”

吕布闻言心中喜悦。

又开口道:“比之那刘成如何?”

王允一听吕布此言,心中就知道,自己之前所料想的一点都不差。

这吕布,果然是对刘成刘皇叔心中有着诸多意见。

当下就开口道:“刘成此人,确实有才,但行事不够稳重,年纪不大,为人轻浮。

今番在长安所作所为,皆因神龟之故。

若无神龟,凭其杀猪所学,如何能够做出这些事情来?

比之温侯,大不如也!

此时,之所以温侯被那刘成刘克德压一头,非将军才能不如那刘克德,而是将军未能得时也。

一旦时机到了,将军必定能够绽放光彩。

胜过那刘成许多!

到那时候,天下之人,就会知道,这天下,到底谁才是真正英雄!”

一番话听的吕布心中大喜。

这话真的是说道了他的心坎里!

当下就在这首位坐了,并满是笑容的邀请王允也坐下。

王允依言坐下,又与吕布说了一些话,将手一拍,就有人端上美酒佳肴,摆放在吕布以及他的桌案前面。

端菜的人也很有规矩,先给吕布端菜,才给王允端。

这种行为之中所透露出来的恭敬,令的吕布心中更为喜悦。

而后,王允起身,亲自与吕布劝酒,很是殷勤。

王允府上的珍藏美酒,滋味是比不上吕布在董卓那里喝的,由刘成的淘宝商号酿造出来的酒的。

不过,胜在王允极为会说话。

不断称赞着董卓之德,与吕布种种好处,听得吕布心中为之欣喜不已。

有这样的话语下酒,这酒的滋味虽然不太好,但喝在口中,也觉得畅快无比。

当真是酒到杯干。

王允叱退左右服侍奴仆,只留下几位侍妾在此相陪劝酒。

一想到这些女子都是王允的侍妾,吕布心里面就越发觉得畅快了起来,不由多喝了几杯。

心里简直美美哒。

吕布本就在董卓那里喝了一些刘成酿出来的酒,这时候又吃了不少,就算是他酒量好,也有些半醉了。

王允当下就道:“唤孩儿来!”

吕布一听这话,顿时就来了精神。

对于刘成这厮,能够让自己学琴的师父蔡邕将女儿嫁给他,并引得自己义父,将孙女董白下嫁过去,吕布心中有着诸多不服。

一直在心里面暗骂这些人眼瞎。

这时候,王允这当朝司徒公,居然是要唤他的孩儿出来,莫非也是想要送女给自己?

这等好事,终于也要落到自己头上了吗?

在吕布这样满是激动的想象里,二青衣引貂蝉盛妆而出。

貂蝉本身姿色就是绝佳。

这时候专门收拾打扮一番,自然是美艳不可方物。

吕布顿时就坐直了身子,眼睛都为之亮了起来。

“不知这为何人?”

吕布盯着貂蝉,目不转睛的看了一会儿,出声询问王允。

王允道:“此乃小女貂蝉。

允蒙将军错爱,不异至亲,故令其与将军相见。”

说着,王允就命令貂蝉给吕布把盏,

貂蝉用纤纤玉指,握住酒壶,倒满了一杯酒。

然后双手捧着,含羞端着来到吕布跟前,同时偷眼打量吕布。

而吕布也在不断的打量貂蝉。

王允这个心中有着一些想法在的人,则适时的开始装醉了,故意给二人创造机会。

偷眼见到二人眉来眼去了一会儿了之后,就带着八分醉意开口道:“孩儿多多央求将吃上几杯,我一家人,全靠着将军呢……”

吕布连喝几杯酒,心中更美,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要飞起来了。

见到貂蝉给自己倒完酒水,返回到王允身边之后,对着王允施礼后,就要离开,吕布慌忙开口让貂蝉入席相陪。

王允也适时出声:“温侯不是外人,孩儿你便入座又有何妨?……”

貂蝉就依言在王允身边坐下。

吕布不住的往貂蝉身上看,而貂蝉,也含羞不时往吕布那里看上两眼。

很快就将吕布给勾的心里痒痒的……

借助着酒意,房间之中开始升温。

又说了一会儿话,王允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开口道:“我想要将此女送与将军为妾,不知将军肯纳否?”

王允这话,正挠到吕布的痒痒处,他在等的,就是王允的这句话。

他当即就离席,对着王允拜谢道:“若得如此,吕布定效犬马之报!”

王允道:“我选一良辰吉日,尽快送到温侯那里。”

吕布闻言再次施礼相谢。

返回座位之后,再次对着貂蝉看个不停,眼中都快要有火升起来了。

王允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担心吕布酒劲真的上来了,会做出一些强硬的事情,很快就让人撤去了宴席,出声说道:“本欲留温侯在府上留宿,又恐怕将军见疑……”

吕布这时候已经有九分醉了,闻言没有说话,而是望向了貂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