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其他小说 > 偏执型人格障碍 > 46

46

【狂沙文学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eqeq.net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我伸手摸了摸他前面的东西,不一会儿又硬起来了,在他耳后舔了舔,告诉他:“射不出来就堵住吧,我帮你堵。【狂沙文学网首*发~】”

他吸嗦着鼻子哭,两只手在我腿上乱挠着。

最后我跟他直接滚到了地板上,两个人身上都是一片狼藉,我抱着他一条腿,汗珠糊的眼睛都看不清前面了。

自己所有的感官都像是已经聚集到了脐下三寸,那里火热滚烫的,被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包裹着。

我努力地往那里面送去,在最舒服的地方停住,感受着那里像是有生命在跳动一般。

抽出来又插进去。

循回往复。

像寒刀入了暖鞘。

相克又相生。

是真的,真的,停不下来了。

我听到他嘶哑的哭声,哭都哭不出来的嘶哑。

手指抠在地板上都变了形。

泪水、汗水把脸和头发全都濡湿了,我低下头吻了吻他的眼睛,小声说:“别哭了,乖。”

他吸着鼻子看我。

我身下一动,他眼睛猛地一睁,泪水又从凝聚在了眼眶里,他似乎想极力克制自己的呜咽声,最后没克制成功,憋了两口气后哑着声音呜呜道:“我很乖的,你别欺负我。”

我亲了亲他嘴巴,开始大力动起自己的下面,射精的欲望一次比一次强烈,哑着嗓子告诉他:“我是在欺负你吗?”

他眨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两股泪水从脸颊滑下,伸手推我:“别操了,别操了,射不出来了,我要尿尿。”

手上却没什么力气。

我按了按他大腿,埋头继续动起来。

在一阵灼热感里,感觉自己脑子一片轰鸣,所有的存货都缴了出去。

听见他克制着呜咽声,看见他咬住了唇,最后猛地睁大了眼睛,我就感觉一股热流直接喷在了我小腹处,接着是一股腥臊味。

他伸手猛推我,手指摁的我胸口都有些发疼。

然后张开嘴哑了一会儿,猛地闭上嘴。

伸出双手盖住我的脸。

我伸手拿下他手,看他眼睛鼻子嘴巴包括脸都是一片通红,低下头吻他:“别哭了。”

他睁着双眼睛,有些像失神,又有些像在瞪着我。

我细细地吻了下他的唇角,好一会儿,他伸出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哑着嗓子说:“你欺负我。”

我吻了吻他的耳朵,觉得有些话还是要说出来的:“我爱你。”

等我把他半抱进浴室洗了、还上了些药,再抱出来的时候,这个人直接睡着了。

身上青紫一片的,我摸了摸他脑袋,幸亏没有发烧,倒了些温水放在床头柜上。

刚在床上坐着,他身子贴了过来,闭着眼睛还蹙着眉头,估计睡觉也不怎么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的,这个人突然一下越看越顺眼了,低头亲了下他脑袋,反手把房间灯关了。

晚安。

------------

小剧场一之第二天早上起来是这样的:

莫谦:啧啧啧。

何继:早就叫你要节制

莫谦继续:啧啧啧。

何继(翻身掀被子,压上身):嗯?

莫谦(严肃):要节制!

何继(笑)

莫谦(伸手搂他):啊啊,像你们这种天天装模作样的人,发起情来太可怕了。

何继(微笑):跟你一样天天发情,直接射尿么?

莫谦:哎呀,你欺负我!

何继:我爱你。

小剧场二之假设有反攻应该是这样的:

两人嗯嗯啊啊的一顿亲,舔舔亲亲地脱了彼此的衣服

莫谦啧啧砸吧着嘴勾起了老何的腿

叽叽喳喳好一阵调戏

老何忍无可忍表示你不行的话就躺下来乖乖挨操

然后莫谦黏黏糊糊地又一阵调戏

安全套拿出来了,然后撇嘴丢在一边表示自己要内射

老何忍了

润滑液涂进去了,脑袋发热了,身子发烫了,那啥硬的不行了

脑袋都有些糊涂了

舔着嘴角往老何身体里送去

听到老何一声闷哼

然后……

秒射了。

莫谦:……

何继:……

莫谦(委屈):我觉得我可以再来一次证明一下自己

何继(笑哭):来,宝贝儿,躺下来,对,乖一点,腿张开,换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

假装写了反攻的番外hhh 可能对比反攻我更喜欢他被操的哭唧唧的样子了

散了散了!大家收摊回家了~吃好喝好,有缘再见了~爱你啾啾啾~

番外五 他的往事

二十四岁,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的面对面。

我说:“你好,我叫莫谦。”

二十六岁。

第一次跟他做爱。

第一次能安然入睡。

二十七岁。

第一次能相拥而眠。

二十八岁

第一次说不能离开你。

第一次说爱你。

第一次说需要你。

三十岁。

得到了一个戒指。

三十五岁。

看见这人见到小孩子笑眯眯的样子。

很喜欢小孩吗?

我说:我去泰国变性好不好?

支持:狂沙文学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m.eqeq.net,百度搜不到狂沙文学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