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就在霍铮静静地体会着人生中第一次也是…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作者写文不易~赏个猫罐头钱给我家猫吃呗  但即便是这样, 那男人躺在地上时,依然给人一种精灵般的虚幻感——虽然精灵大概是不会瘫软在地动弹不得而且全(shēn)上下散发出令人窒息般的酒臭味的。

好吧,这是一个很帅的, 已经喝到失去意识的醉鬼。何云舟第一反应是先看门牌号, 结果发现门牌号确确实实是自己家。再仔细看看那位醉鬼先生,何云舟隐隐想起来, 自己仿佛知道这么个人——

哦, 对了,业主群里不久前似乎确实起过一次(sāo)动。

原因就是好几名女业主都在讨论这栋楼里搬来某个帅到让人窒息英俊到突破次元的绝世美男(某阿姨语)。印象中,对方似乎便是个染了银发(shēn)材高挑的年轻人。

何云舟皱了皱眉头,心中差不多已经猜出事(qíng)的大概, 无非这位美男先生把自己喝晕过去后迷迷瞪瞪企图回家,奈何太醉了走错了楼层进不了家门, 最后成功在倒霉鬼何云舟的家门口睡了过去。

安下心来后,何云舟蹲下来用力地推了推那醉鬼的肩膀……没推动。

对方虽然瘦, 但摸上去肌(ròu)竟然还(tǐng)结实的。

几分钟后,何云舟绝望地发现这位醉鬼先生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非人力所能唤醒。

“搞什么鬼。”

何云舟喃喃地咒骂了一句。他掏出手机给物业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再翻看了一下业主群的消息, 关于醉鬼先生的花痴言论倒是(tǐng)多, 可没有一个人提到过他住的楼层。何云舟又想法设法从醉鬼地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奈何是密码开锁, 死活没法解锁。

……

等何云舟把能想的办法都试了一遍之后, 他才有些迟钝地意识到,事(qíng)有点麻烦了。

脚边的醉鬼失去意识, 也找不到任何人来帮他处理这件事儿,而且随着耽搁的时间久了,一股沉重的困劲儿又顺着何云舟的脖子根往上爬——在回家之前,何云舟已经被自家编辑拖去连续赶稿了四十八小时没有睡觉。

对方美其名曰是反正何云舟一个人在家也只是哭哭啼啼,倒不如直接用赶稿抵御内心悲痛,以毒攻毒。

平(rì)里何云舟当然是不可能就范的,奈何这一次他在家里确实待不住,便也老老实实地听了编辑的话赶稿赶到自己脑回沟都快平了。确实,困倦到这种程度,仿佛那种巨大的悲恸也稍稍变得遥远了一些。

但计划总是很好,现实总是状况百出。

比如说何云舟好不容易把自己(bī)到这种困到极点的境地之只想回家睡过去——他家门口竟然还能凭空出现个呼呼大睡的醉鬼。

何云舟强行撑着眼皮,呆呆地看着醉鬼先生的美貌,脑海里一片糨糊。

不管怎么说,确实是一头很漂亮的成年雄(xìng)啊呢,仿佛每一根头发丝都在发光一样……@

哪怕(shēn)为直男,何云舟依然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不过,感慨着感慨着何云舟忽然反应过来,那不是对方头发丝在发光,而是他自己在发晕。

他的精神和他的(shēn)体都在告诉他,他可能下一秒就会晕过去了。

何云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再这么墨迹下去明天他可能也能在自己家门垫上睡醒过来。

理论上来说,何云舟也能就这样把这位醉鬼先生就这样门口不管。但是……

何云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位醉鬼先生。

他的视线在醉鬼先生那一头凌乱的灰色长发上微微一顿,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另外一只生物那漂亮到极点的灰色长毛。

那异常相似的毛发颜色,让一股痛楚倏然涌上何云舟的心头,同时也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着对方不管。

“……”

好吧,就这样吧,他心想。然后他抹了把脸,拽着醉鬼先生的脚,把他拖进了自己家的大门。

“痛死了……”

小声地自言自语道,何云舟顺手从电脑旁的抓起了活络油,相当豪爽地洒在酸痛不已的肩颈处轻轻揉捏起来。不过以何云舟现在的姿势,无论怎么揉也,姿势也很别扭。

这个时候要是有恋人或者亲人的话,就能帮忙来捏捏肩膀了——这个念头飞快地掠过了何云舟的脑海,然后莫名的,那个有着一双漂亮绿眼睛的男人的脸莫名其妙地浮现出来。

但下一刻,何云舟便迅速地将霍铮的脸迅速从脑海中抹去。

长达好几天的通宵赶稿确实会降低人的智商和理智,何云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想到霍铮。

@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提出这种要求恐怕会被整个人打包丢出窗外吧……

想到霍铮的坏脾气,何云舟嘴边不由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然后……总觉得忘了什么……

何云舟晃了晃有些沉重的脑袋,默默地想道。只不过多(rì)来的睡眠不足已经让他大脑供血严重不足,想了想实在没想起什么之后,何云舟只能先暂时不管。

原本盘成一团,躺在何云舟脚边呼呼大睡的南瓜,在察觉到何云舟正在伸懒腰后,就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一下子就变得活跃起来。

它十分灵活站了起来,将前爪搭在何云舟的膝盖上,睁着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何云舟不停地发出讨饭专用的喵喵声。

@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这几天都很不开心对不对?待会就给你弄东西吃。吃个罐头怎么样?会很开心对不对?”

何云舟伸出手,怜(ài)地抚摸着南瓜毛茸茸的头。

然而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何云舟脚下一个踉跄,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

“唔……”

好在何云舟扶住了桌子,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从那种天旋地转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而当他在洗手间用冰毛巾擦脸时,镜子里浮现出来的憔悴面庞倒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严重的黑眼圈几乎快要挂到他的嘴角边,而且脸颊更是因为这几天的三餐不继略微有些凹陷,而长时间大脑飞速运转和伏案作画的体力消耗,让何云舟在短短几天里,整个人都像是什么东西活生生削薄了一层似的。

果然不年轻了啊——

何云舟看着镜子,不由在心底感慨了一声。

当然,何云舟本(shēn)的体质就很特殊,只要稍微没有休息好,就会显得格外憔悴病弱。

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何云舟这几天的工作量也确实沉重,产生的憔悴效果看着只能用怵目惊心来形容,也不完全是因为何云舟本(shēn)体质的缘故。

至于为什么在这种(qíng)况下依然熬夜工作这么久,拼了命也要把稿子赶出来……自然是有原因的。

就在几天前,何云舟接到了自己的编辑小西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喜不自胜,通知了何云舟一个重磅好消息——他很可能将会担任小说《神猫》的唯一插画画手,为这本小说的最新精装典藏版绘制封面和插图。

不得不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何云舟差点儿以为小西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毕竟《神猫》可不是那种普通的流行小说——从五年前首次开始连载,它就是一部现象级的超级当红小说,作者离覆之前名不见经传,但一本《神猫》直接成神,长期占据着各大图书销售榜单之首,IP的游电影电视剧更是制作一部就红一部,堪称怪物级的印钞机器。之前甚至还有人笑着说,一本《神猫》的实体小说,差不多就能换成等厚的百元大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