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无论跟猫相处多久,人类也永远无法真正…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无论跟猫相处多久, 人类也永远无法真正地理解猫的所有想法。

这么多年养猫养下来, 何云舟早已经接受这种现实。

但是, 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想到, 原来在看到猫(mī)的奇怪行为时, 那种迷惑的感觉, 竟然也能(tào)用在霍铮(shēn)上换句话说的话, 就是他万万没有想到, 霍铮竟然会在这方面与猫也与如此相似。

从第一次察觉到霍铮的古怪,到真的确定对方确实不太对劲并没有过多久的时间。

霍铮小心翼翼, 十分纠结地拒绝了何云舟的约饭大概两三次的样子。而他每一次拒绝何云舟的时候, 那种不甘心和挣扎的(qíng)绪都是那样的浓烈,搞得何云舟愈发地心疼起他来。

大概霍铮的工作真的非常繁重吧

何云舟暗自揣测道。

但就在他这么认为, 并且减少了对霍铮的邀请免得打扰到对方工作的时候,他却会莫名其妙地收到霍铮发来的消息。

而那些消息通常都是霍铮在健(shēn)房挥汗如雨, 疯狂锻炼的照片,顺便还会附上相当严峻的健(shēn)计划表。

“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每次收到这种消息和图片,何云舟都会陷入深深地迷茫之中。

他不明白霍铮发这种照片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他总觉得霍铮似乎在隐隐约约的暗示着什么

就比如说求个表扬什么的。

不过, 每当何云舟这么想,他都忍不住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毕竟,霍铮也不是幼稚的小学生了,这种古里古怪别别扭扭的求表扬方式, 实在是不适合(tào)用在他这种总裁人设(shēn)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偶尔有几次,看着照片里面如土色十分拼命的霍铮, 何云舟还是忍不住有点担忧。

毕竟,站在一个不喜欢运动的宅男角度,霍铮的那份健(shēn)计划实在有些可怕。

随后附上的,是霍铮在健(shēn)房疯狂撸铁的小视频。

何云舟:“”

何云舟对自己的菜品很有自知之明,大概是因为从小在山里跟生活水平不高的老人长大,他从来都接受不了那种水煮鸡(xiōng)(ròu),藜麦拉之类的清淡菜色。

不管霍铮是出于礼貌亦或者是真的在渴望高脂肪的食物,何云舟也不可能真的就这样做给他吃,把他那么辛苦的健(shēn)成果毁于一旦。

但何云舟的好意,似乎并没有传达到霍铮那里去。

霍铮瞬间没有了回应,而哪怕他一个字都没有发给何云舟,何云舟还是敏锐地察觉到,那个人似乎生气了。

是因为拒绝了他吧

何云舟沉思了片刻,在手机屏幕上按下了这句话。

隔了好一会,何云舟才收到霍铮的回话。

看到霍铮的回话,坐在电脑前的何云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揉了揉眉心。

总觉得霍铮好像比之前更加不高兴了。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何云舟偶尔会觉得霍铮仿佛是在渴求着什么。

但是,他真的不懂后者到底在想什么。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大概很轻易就能琢磨出另外一个人埋藏在话语之后的真实想法吧,但何云舟在这方面确实相当不擅长

所以一旦霍铮别扭起来,何云舟也会觉得百般不自在。

要是霍铮是只猫就好了。

这个念头不由自主地从何云舟的脑海里滑了过去。

猫的世界很小,所以哪怕搞不懂它们在想什么,却依然可以用排查法简单地进行改善。

猫砂盆脏了就迅速地去清洗猫砂盆。

罐头吃腻了就换一个牌子的罐头。

猫玩具不喜欢了,就买新的。

但人类实在比猫要复杂好多,虽然何云舟自己也是人类,但有的时候却觉得,比起猫来说,人类才像是另外一种生物般难以理解。

若霍铮是一只猫的话,自己大概能把他养得很好吧。

何云舟盯着霍铮之前发来的照片,不由这么想道。细想的话,像是霍铮这样的猫大概脾气差一点也会很讨人喜欢吧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一看到霍铮表现得酷似瓜叽的种种行为时候,何云舟的内心便会涌起一种想要把对方搂在怀里撸一把的隐秘**。

不过这种想法最好还是不要让那个人知道,不然的话,大概会更加生气吧。

何云舟不由苦笑着想。但越是这样想要控制自己,何云舟就越是忍不住在脑海里勾勒出霍铮变成猫的样子。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电脑屏幕上忽然多出了一只(jiāo)俏可(ài)的猫。与瓜叽十分相似的银灰色毛发和绿眼睛,但细节上却又截然不同,高傲又容易炸毛的模样,恰好便是何云舟想象出来的霍喵。

“噗嗤。”

何云舟愣怔了片刻,盯着自己不自觉画出来的猫,心底柔软得一塌糊涂。

而之前因为霍铮的矛盾行为而在心底生成的那一丝迷惑,也在莫名其妙的脑补中转化为了怜(ài)。

而同样是在手机的通讯软件上,舒燃婚礼的筹备微信群里消息不断,何云舟一个恍惚便看到屏幕上了不断弹出的属于舒燃的头像。心念微动,点开了与舒燃的对话框。

他斟酌着用词,把自己与霍铮之间的对话大概地同舒燃说了一遍,最后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你觉得呢”

还在大学的时候,当时比现在更加懦弱笨拙的何云舟,便常常依赖着(xìng)格果断的舒燃拉他一把,人际和学业上的许多问题,也全靠舒燃的指点。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有朝一(rì)自己竟然还能回到这种很单纯的心(qíng),像是当初的“何学弟”那样,傻乎乎地向舒燃问这种看着就很蠢的问题。

而舒燃俨然也是这么想的。

她在消息框里连续发了好多个感叹号和省略号,没等何云舟抽出空来回她,他便接到了舒燃的电话。

“你是猪吗”

这是舒燃对何云舟说的第一句话。

哪怕隔着话筒,何云舟都能感受到舒燃那种想要掐着他脖子拼命摇晃的**。

“人家都发了那么多照片了,你就不能夸他一句拜托那可是在健(shēn)房凹造型拍出来的照片特意发出来给你看,你以为是为了什么去夸他”

何云舟:“哈可是,我觉得他不是”

舒燃直接打断了他:“去夸他这种超级帅哥,你怎么样哄他都不是你吃亏好伐何学弟,那么好的**啊啊啊”

挂掉舒燃的电话,何云舟的脑袋都嗡嗡作响,脸上更是一片灼(rè)。

在舒燃的认知中,何云舟和霍铮俨然已经是一对,以至于她给出的所有意见,都(ròu)麻到让何云舟起鸡皮疙瘩,偏偏何云舟碍于自己之前的撒谎,只能讷讷不吭声,实在不敢说出真相。

只不过,舒燃不断强调的那句话,却像是魔咒一样,过了好久始终在何云舟的脑海里不断徘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何云舟有点僵硬地重新翻看着自己与霍铮之前的记录,重点看了一眼霍铮发给他的那些照片,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些照片似乎确实真的不是霍铮随随便便拍出来的。

无论是光线还是肌(ròu)的线条都非常完美,细密的汗珠覆盖在精干的躯体上,配合霍铮高挑的(shēn)材和俊美到极点的面庞让何云舟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国家地理杂志上po的大型猫科动物在草原上的硬照。

那种极致的力量感和俊美,还有一丝丝微妙的(xìng)感,让何云舟有种不太自在的感觉。

但即便是这样,何云舟还是选择(xìng)地听从舒燃给出的意见

他点开了消息框,飞快地在消息框上按下了一行字。

何云舟手指顿住,他眯着眼睛看了一遍自己强行挤出来的彩虹(pì),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生硬,连忙又补上了一句。

何云舟尽量想让自己的这番话能够自然一点,顺便还能开开玩笑什么的。

他本以为,还在生闷气的霍铮大概会很晚才会回他信息。

没想到的是,他这边刚发过去,霍铮的回信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