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想好?” 小西茫然的声音从他的身…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作者写文不易赏个猫罐头钱给我家猫吃呗

然而何云舟毕竟不是普通人。

他不可能忽视掉霍铮那双酷似瓜叽的绿眼睛里燃起的小小暗火。

糟糕

何云舟仿佛能听到自己心底有个声音小小地嘀咕道。

(xiōng)口有点儿沉重, 何云舟呆呆地站在门口与霍铮对视着,一时之间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表(qíng)来面对对方。

“是啊,今天我确实在家那个, 今天家里来了朋友, 我觉得你大概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就没叫你。”

何云舟干巴巴地说道。

其实于(qíng)于理都不应该感到心虚才对,毕竟何云舟有充足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

可是, 一对上霍铮那愤怒中又带着一丝幽怨的眼神, 何云舟莫名其妙感到沉重的压力。

思考间何云舟本能地侧过(shēn),想把霍铮拉进大门。

“既然来了我炖了点汤,你要不要来进来喝一碗。”

然而霍铮还是站在原地没动。

“我早就吃过晚饭了, ”霍铮面若冰霜,一字一句缓慢地对何云舟说道, “不是你说的吗让我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

何云舟:“那个”

“是我打扰了,\"霍铮拿出了一只木盒,状似随意地丢到了何云舟的怀里, “之前从(rì)本定了一份新鲜松茸到了,看你家亮着灯, 顺便拿给你。”

何云舟的呼吸慢了一拍。

怀里的精美木盒还微微散发着冷气, 明明没有打开盖子,却依然可以闻到隐约的松茸香气。霍铮说得随意,但这种真正的高级松茸,只有当天采摘再当天空运才也有可能保持最完美的口感与新鲜度, 理所当然的价格也十分不菲。

何云舟还记得那是上一次吃完饭,两人随意聊天时候聊到了松茸的产地与口感, 那个时候的霍铮仿佛也不甚在意地提了那么一句“那下次吃饭我带点过来吧”。

霍铮那句话语气轻飘,听着与其说是个承诺到不如说是一句玩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何云舟也没想到他真的记到了心里。

一瞬间,那股无形的压力变得更加更加沉重了。

“霍”

“哦,本来还担心今天晚上你有事没法及时吃,这些松茸品质下降会有点可惜,不过现在看起来倒是不用担心了。”

霍铮每说一个字,眼神就要更加(yīn)沉一些。

很生气连内脏都紧紧地绞在了一起的生气。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常之前那一段(yīn)阳怪气的话实在不是他应该说出来的。

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在心底唾弃着自己现在这一刻狼狈的嘴脸。

明明在下午的时候,收到了为了今天晚餐而预定的高级食材时,心底还是一片雀跃的。

一盒松茸本(shēn)倒是没有什么,但对霍铮来说,这一盒松茸让他有了借口,能够理直气壮地在晚上跟何云舟见上一面。

但现在,那价格不菲的木盒落在霍铮的眼底,倒像是在嘲笑他的白痴一样。

“呼何同学酒没啦去帮我买点酒嘛说好了今天我要不醉不归的”

就像是上帝还嫌霍铮的心(qíng)不够(yīn)郁一般,就在何云舟与霍铮僵持的时候,舒燃醉醺醺地从客厅里晃到了玄关,手舞足蹈地冲着何云舟大喊道。

在这一瞬间,霍铮和何云舟,都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霍铮的目光一点一点地从何云舟呆滞的脸上移到了那个依靠在墙边的美貌女人(shēn)上,然后他看见了对方手中的啤酒瓶。

有点眼熟。

差不多有好几秒的时间里,霍铮没有吭声。

何云舟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他感觉有点冷。而且是他的错觉吗,他总觉得在这一刻萦绕在霍铮(shēn)边的空气仿佛忽然之间变得格外(yīn)冷幽暗,就像是玄关灯忽然坏掉了似的。

反倒是舒燃在看到霍铮时眼前一亮,一个踉跄扑到了何云舟的肩头,睁着一双醉眼把霍铮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嘿嘿嘿,何同学啊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那个嘻嘻嘻嘻对吧”

舒燃打了一个酒嗝,用力地搂住了何云舟的肩膀使劲晃了晃。

她一开口,何云舟瞬间就头痛了起来,在她来得及口无遮拦地说些不靠谱的醉话前连忙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头。

“舒燃,你醉了,去沙发上坐一下,喝点汤然后去睡觉。”

他扶住舒燃,十分为难地回头望向霍铮,干巴巴地解释道:“这就是我那朋友,抱歉,她遇上了点事所以喝醉了,那个你”

你要不就先回去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何云舟刚想这么说,便见到之前还纹丝不动地霍铮坦然地走进玄关,换上了拖鞋,跟在了自己的(shēn)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怎么了”

察觉到何云舟迷惑的视线,霍铮冷冷地反问道。

“没,没什么。”

与霍铮认识这么久,何云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搞不懂面前这个男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