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何云舟感觉到,今天晚上来家里吃饭的霍…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何云舟感觉到, 今天晚上来家里吃饭的霍铮状态似乎有些不太对。

当然啦, 从表面上, 这一天与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何云舟会提前向霍铮确定好对方的到家时间,然后算准机会把晚餐准备好。

而霍铮也会准时地敲响何云舟家的大门, 打开门后, 他会换上已经专门给自己准备的室内毛绒拖鞋。公文包放在何云舟家的玄关处, 有固定的位置。

何云舟会在霍铮到家后立刻布置好餐桌, 霍铮偶尔也会帮忙, 但当他笨手笨脚打碎何云舟好几个碗之后,他得到的任务就是去客厅堵住南瓜, 不要让南瓜趁着何云舟不注意一溜烟地跑到餐桌上偷吃东西。

接着是洗手, 盛饭,吃菜, 喝汤。

用砂锅炖的榴莲鸡汤香气扑鼻,而配菜则是何云舟拿手的一些清爽小菜。

是的, 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霍铮甚至喝掉了三碗鸡汤,还很认真地告诉何云舟,今天晚上的鸡汤很好喝。

然而何云舟毕竟不是普通人。

虽然并非刻意, 但习惯(xìng)地关注宠物吃饭状态,几乎是每一个铲屎官的必备技能。

咳,好吧,霍铮当然不是他的宠物, 但何云舟对霍铮各方面的敏锐度却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人类而变得迟钝。

无论霍铮表现得多自然,何云舟还是觉得, 霍铮今天晚上吃得并不开心。

今天晚上吃饭时的霍铮甚至都不太像是瓜叽,而更像是南瓜南瓜在吃到自己不喜欢的罐头口味时便是这样,明明不喜欢但还是会咬着牙不服输地把所有的罐头都吞下。

是因为,霍铮不喜欢榴莲的味道

但在这之前他明明已经确认过,那个男人能够吃榴莲啊

还是说今天他的汤真的失败了何云舟默不作声,不自信地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

喝了一口后,他眼底的疑惑变得更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何云舟今天炖汤用的鸡,是跟菜市场的活禽摊老板特意定的。

买的是摊主自己家养的小母鸡。普通的所谓走地老母鸡虽然滋味更浓厚,但(ròu)质却会很老,吃起来简直像是在啃橡胶裹着的木屑。而这种自己家用谷子养出来的小母鸡,却有着软而弹牙的(ròu)质和很薄的脂肪,金黄色的鸡皮富含胶质,炖出来的鸡汤更是鲜美可口,滋味醇厚鲜美,汤色金黄,十分美味,远非市面上用饲料速生催熟的白羽鸡可以比拟。

虽然说是榴莲炖鸡,但何云舟其实也考虑到了霍铮的口味,特意只用了榴莲的核,去掉了榴莲果(ròu)和榴莲壳的白瓤。但即便是这样,这碗汤喝上去也足够美味。

榴莲核本(shēn)自带的臭味在加(rè)后会自然散去,化为一种浓浓的鲜香,而被许多人直接丢弃的榴莲核在炖汤之后,会变得粉糯香甜,隐隐似乎还带着一股(nǎi)香,细品之下,愈发能吊出鸡汤本(shēn)的鲜美。

不说别的,就说南瓜在何云舟和霍铮两人吃饭的过程中一直绕着桌脚有意无意地晃了晃去,就能看出来,这锅汤真的又香又浓。

味道没问题啊

何云舟暗自想道。

他不由抬眼望向霍铮,却与对方碧绿的眼眸猝不及防地撞到了一起。在何云舟若有所思的目光下,霍铮眼瞳微缩,似乎有些受到了惊吓。下一秒,他迅速地避开了何云舟的视线。

“今天的汤很美味,你的厨艺又进步了呢哈哈哈哈”

霍铮僵硬低着头,看着碗干巴巴地说道。

“”

好可疑。

何云舟差点儿嘀咕出声来。

“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何云舟也知道自己好像有点多管闲事,但看到霍铮这幅反常的样子,他还是没办法控制地为对方担忧起来。

“没,当然没有。”

霍铮立刻斩钉截铁地说道。

何云舟道:“可是你看上去,嗯,好像有点憔悴。”

他斟酌着说道。

霍铮伪装出坦然镇定的模样,对着何云舟摇了摇头:“我没事。”

在某些方面自尊心强到要爆表的他,当然不可能把今天晚上他精神疲惫大受打击的真正原因告诉何云舟。

“大概只是因为这段时间加班太多”

“这样啊,是因为工作太累的缘故吗”

何云舟道。

霍铮一愣,随即迅速地点了点头。

“工作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耗点时间而已。但是你放心,我的一切都很好真的,你不用太担心我。”

霍铮对何云舟强调道。

何云舟其实心里还是有点疑惑,但他转念一想,觉得像是霍铮这样的人要面对的压力和事物,似乎确实也不是作为家里蹲的他能够想象的。

“你也不容易啊”

何云舟忍不住说道。

看着霍铮似乎有点毛发暗淡的模样,何云舟甚至有点儿小小的心疼。

“啊,对了,我刚好做了一些花胶炖(nǎi)。”

何云舟忽然轻轻地拍了拍手,微笑着说道。

小西因为稿子的事(qíng)至今还在生何云舟的气,这份花胶炖(nǎi)是她很久之前就吵着想喝的,何云舟今天特意在家练习了一下这种甜品的做法,打算过几天用它来跟小西道歉。

而如今,这份练手作恰好排上了用场。何云舟没等霍铮回应便直接从冰箱里将已经变为(nǎi)冻的花胶炖(nǎi)取出来,放在了霍铮的手边。

“这是我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不过我看着好像还不错。”

何云舟对着有点呆滞的霍铮柔声说道。

“虽然也没有什么依据,不过,花胶炖(nǎi)好像也是补(shēn)体的。你这段时间这么累,就当个小点心吃一下也好。”

霍铮被何云舟那种柔软而略带担忧的目光一看,整个人瞬间有点酥麻。

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又一次席卷而来。

霍铮又酸又甜地在心底想道。

异常珍惜的心(qíng)腾然而起,霍铮看着手边何云舟特意为自己做的花胶(nǎi)冻,甚至舍不得下口。

反倒是何云舟,已经毫无负担地用勺子吃起了自己的那一份。

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shēn)上,在墙上落下了一道单薄清瘦的影子。

明明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吃饭,但何云舟还是一如既往的削瘦清秀,而霍铮霍铮不着痕迹地在桌子下面,把手按在了自己软软的肚子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闻着鸡汤的香味,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的南瓜,找准了一个机会,鬼鬼祟祟地跳到了座位上,探出了一只爪子小心翼翼地勾起了桌面上的鸡骨头。

何云舟眼神一凛,迅速地捕捉到了南瓜的不法行为,然后他一伸手,便把软乎乎的橘(mī)一把抓住了。

“不行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何云舟严厉地对南瓜说道。

“不可以这样,听到没有南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有多胖你真的要减肥了你看看你,一点自觉都没有还在这里吃吃吃再继续下去你就不是猫是小猪了听到没有”

“咔”

而何云舟的话音刚落,便听到霍铮那边猛然出传来了瓷器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

他回头一看,才发现霍铮莫名其妙,打翻了自己的碗。

“抱歉,刚才有点恍惚。”

霍铮手忙脚乱把咕噜噜直转的碗在桌面上放稳,然后微笑着对何云舟说道。

不过,何云舟总觉得,霍铮的脸色似乎比之前更加糟糕了一点。

接下来霍铮的举动就更加让何云舟感到担忧了若是以往,吃完饭后霍铮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找机会在何云舟家蹭一段时间,而这一次,他竟然连那份甜品都没有吃完,便迅速地找了借口离开了何云舟家。

“唔”

随着大门的关上,何云舟站在玄关皱着眉头,心底有点不安又有点迷惑。

是他自己出了问题吗何云舟想,为啥他老觉得霍铮离开他家时,有点泪奔的感觉

何云舟当然不可能知道,他的直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并没有错。

霍铮在回到自己那冰冷空旷高科技的临时居所后,在何云舟面前强行撑起来的脸瞬间垮了下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cao,给我一份我的(shēn)体指数分析报告。”

他木着脸坐在沙发上,对着cao系统说道。

在今天发现自己的腹肌不见了之后,他立刻给自己做了详细的(shēn)体测验,只不过在那个时候,霍铮有意无意地没有在第一时间去看自己的各项(shēn)体指数。

刚才何云舟举着南瓜,对着它说出来的那段话却霍铮有种被暴击的感觉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继续逃避下去。

“好的,霍先生。这是你的(shēn)体指数分析。你的(shēn)体脂肪含量对比去年同期上升了”

“安静。”

霍铮下意识地喊道。

智能语音系统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可是,被投影到霍铮面前的分析报告,带给霍铮的杀伤力却依然在那里。

肌(ròu)量,骨量,脂肪含量

一系列的数值滑过霍铮的眼帘,在脂肪这一项的数值旁边,一个红色的向上小箭头瞬间刺痛了霍铮的眼睛。

他脱下衣服,站在了镜子前面,徒劳无功地企图在自己的腹部找到一些曾经完美的腹肌痕迹,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是,他的腹肌轮廓已经松弛到近乎于无了。

所以何云舟才会对他的照片毫无反应吧

霍铮绝望地想道。

今天一整个晚上他都在等待着何云舟对自己的造型和照片做出评价。

但自始至终,何云舟一个字都没有提过。

相反,一整个晚上,他似乎对着南瓜说过很多次“胖”

等等,那该不是何云舟在暗示着什么吧。

霍铮也知道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但他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往黑暗的方向滑去。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霍铮的(shēn)体指数报告并不算糟糕,甚至可以说,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这份数据已经说得上不错。

但是霍铮却完全无法容忍这种状况的发生。

毕竟,他很清楚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货色一旦刨除掉能够唬人的皮囊和金钱,他什么都不是。

而且,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其实霍铮也知道,何云舟从来都没有在意过自己的钱财。

那么,他霍铮唯一能够给予何云舟的,也只有这幅皮相了。

除了这具(shēn)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shēn)上还有什么,能够把何云舟留在自己(shēn)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