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当然,远在霍氏集团豪华办公室里满心宠…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当然, 远在霍氏集团豪华办公室里满心宠(ài)甜蜜的霍铮, 并不知道在城市的另一端, 何云舟在听到他的语音消息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在最开始的时候, 何云舟甚至有点怀疑霍铮的手机出了问题, 不然为什么霍铮说话时候的腔调会与平时正常的样子大相径庭当然, 霍铮那刻意被压低的, 带着磁(xìng)的声音依然是好听的, 但那种古怪的说话方式,还是让何云舟隐约有点儿不适。

事实上, 何云舟在给霍铮发出那个婚礼邀请的时候, 整个人正处于一种极端混乱而低落的状态。过去被他强行压抑在内心深处的黑暗(qíng)绪与记忆,都在这一瞬间向他袭来, 将他拉入了(qíng)感上的深深沼泽之中。也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中,何云舟才会颤抖着手, 给霍铮发出了那条信息他邀请霍铮与他自己一起前往舒燃的婚礼,并不仅仅是为了在那个人眼前继续演出一场假戏,更是因为, 他担心自己若是独自一人的话,会在婚礼上彻底失控。

而霍铮的名字,在大脑的混乱中,却是那样的清晰。

是因为那个人太像是瓜叽了吗所以, 哪怕他们两个人的相遇与认识并没有多久,可在不知不觉中, 那个有着漂亮银灰色毛发与绿眼睛的男人,一点点的成为了何云舟在痛苦中的慰籍。

看到霍铮肯定的答复时,何云舟整个人正处于最痛苦也是最煎熬的那一刻他甚至快要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与理智。

不过,就在他以为自己会失控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了霍铮语音的答复。

“”

短暂而模糊的(ròu)麻感一闪而过,何云舟的痛苦被满满的困惑与茫然所替代。

当然,很快何云舟就反应了过来,霍铮大概也是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吧毕竟自己的那一声回话听上去是在有些不像样。所以,霍铮才会用这样生硬的方式安慰他鸡皮疙瘩归鸡皮疙瘩,何云舟还是没有错认霍铮回话中的安抚之意。

“真是的”

就连这一点,都如此像瓜叽呢。

瓜叽还活着的时候,也会很敏锐地注意到何云舟的(qíng)绪。在何云舟一切正常的时候,瓜叽总是会显得很难搞很高傲,但是,一旦何云舟遇到了事(qíng),那只猫(mī)便会用自己的方式,笨拙地安慰着心(qíng)低落的人类哪怕以猫的脑袋瓜来说,它永远都不可能真的理解何云舟遇到的困境,但它们却总是可以察觉到,自己的两脚兽会在何时需要的一点小小的抚慰。

“喵”

就在何云舟这么想的一瞬间,他的手边忽然传来了毛乎乎的温暖触感。

低下头,何云舟便看到了南瓜圆鼓鼓的大脸,后者正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何云舟。

然后,它便凑过来,用额头和两腮,轻轻地在何云舟的手臂上磨蹭了起来。

“连你也在担心我了吗”

何云舟任由南瓜在自己(shēn)上拱了好几下,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把南瓜一把抱了起来,然后把脸深深地埋在了南瓜的皮毛里。

南瓜的(shēn)上有何云舟惯用的洗衣液的香气,厚厚的脂肪和丰厚的毛发异常温暖和柔软。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何云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在撸猫的过程中,慢慢镇定了下来。

当然,这一点也需要感谢霍铮那古怪而生硬的安抚。

等冷静下来之后,何云舟再想起自己之前特意邀请霍铮去舒燃的婚礼这件事(qíng),便隐隐觉得不太好。

毕竟,当初自己是瞒着霍铮,在舒燃面前撒那个谎的。

而如今,为了最开始那个小小的谎言,何云舟发现自己似乎还要撒更多的谎

这样的场景,竟然有点儿似曾相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在这么想的同时,另外一个男人的面孔,便从何云舟深埋的回忆中浮现了出来。

何云舟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地不愿意去多想。

还是跟霍铮说清楚,然后把自己之前那荒谬的邀请收回来比较好吧

何云舟忍不住想。

可是,就在这个念头滑过脑海的时候,何云舟收到了霍铮的新信息。

他拿起手机点开消息窗,数十条信息在屏幕上跳了出来。

然后,何云舟便看到了霍铮穿着西装的照片。

而且,正面,侧面,背面的照片都有。

看上去,倒像是那个人在收到邀请后,特意新拍的。

何云舟:“额”

他困扰地看着那不断跳出来的图。

若是仔细观察的话,霍铮貌似还换了好几款不同的西装。

何云舟拿着手机,竟然不知道该回他什么。

不过霍铮似乎也没有在意,他继续活泼开朗地给何云舟发着自己的照片。

何云舟不得不承认一点,大概是因为本(shēn)是人类的缘故,会发信息,拍照片和微信轰炸的霍铮,确实比瓜叽更能安慰人。

就比如说现在,舒燃婚礼带给他的巨大冲击,已经被极度的困惑和不安所取代。

何云舟不太能理解霍铮对于参加婚礼这件事(qíng)的(rè)(qíng)和积极,老实说,在霍铮这样的态度下,他之前的计划貌似不太能行。

犹豫再三,何云舟斟酌着回了霍铮一条消息。

霍铮的消息回得比闪电还要快。

看到最后一句话,何云舟眼皮一跳,差点儿以为霍铮知道了自己那点隐秘的小心思。

但他转念一想,便意识到,大概是因为那天晚上自己安慰他的缘故,霍铮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相当好的朋友。

这倒也难怪,从那天之后,霍铮和他之间的相处,似乎也越来越随意,越来越轻松。

手机嗡嗡作响,何云舟又一次地看到了霍铮的新消息。

霍铮的快乐可以说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何云舟的面前。

在他看来,这确实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令人愉快的“朋友”的婚礼吧。

联想到霍铮之前连逛个普普通通毫无亮点的公园都能那么兴致勃勃,那么参加普通人的婚礼,对于他这种有钱人来说也是相当有趣的体验吧。

何云舟怔了一下,霍铮的积极瞬间可以解释了。

这样一来,再看霍铮兴致勃勃发来的那些照片,何云舟的唇边不由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笑。

其实这样也好,他在心底想道,他自己没有办法做到百分百地祝福舒燃和梁萌萌,那么至少什么都不知道的霍铮,能够代替他去快乐,去祝福那两个女孩。

这样一想,何云舟在苦涩之余,心底也慢慢释然了一些。

也许,他应该跟霍铮道一声谢谢。

何云舟想,自从与那个人相遇后,他真的从那酷似瓜叽的男人(shēn)上得到了太多。

“吃鸡么呵”

霍铮盯着手机上属于何云舟的邀约,捂着脸,甜蜜地笑了起来。

这种感觉真的太过于玄妙,简直无法用任何一种语言来描述虽然何云舟只是在问他晚上要不要喝汤,但霍铮却能感觉到,何云舟其实还有更多想说的,却碍于腼腆的个(xìng)无法说出口,千言万语,最后也只是汇聚成一句,你要不要来家里喝汤。

这是霍铮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体验。

要不要来我家喝汤。

要不要吃饭。

要不要来个甜品

明明都只是很普通的菜,但只要是何云舟做的,那里头似乎都蕴含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他吃下的每一口,都蕴含着那个男人的深(qíng)。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心里很暖,也很满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想到这里,之前兴致勃勃约了自己熟悉的设计师,送了数十(tào)西装到办公室来,再努力凹造型,装作轻松拍照的样子发送给何云舟等一系列麻烦事,都有了回报。

啊,说起那些照片

其实也有霍铮自己一点生涩的心机。

他选择的西装大多贴(shēn)而强调剪裁,衬衫更是比正常的尺码更小一号恰好能呈现出自己紧绷的(xiōng)肌才对。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大胆而直白地对另外一个男人发出这样的暗示。

在这之前他从未觉得勾引另外一个人会是一件如此煎熬,如此为难的事(qíng),而现在,他破天荒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发出那些照片时候,他心跳如擂,已经不争气到连手都有点抖。

不过,为什么何云舟并没有对照片发出任何多余的评价

霍铮忽然间意识到这件事(qíng),整个人立刻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他开始疯狂地回看何云舟给他的信息,可唯一能够找的,却只有寥寥几句“(tǐng)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霍铮的眼神忽然停滞在了记录上的某几张照片上。

那应该是他手滑中无意间发出去的,不那么理想的照片。

是因为角度的缘故吧,那几张图片上,霍铮的小腹隐隐有些凸起。

“”

霍铮不敢置信地盯着那几张图片,呆愣了几秒钟后,他狂奔到了配(tào)休息室的更衣间里,一把撕开了自己(shēn)上的衬衫。

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工作和恋(ài),霍铮已经很久都没有仔细地看过自己的了。

所以,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qíng)。

他的腹肌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