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只差一点点,霍铮便要碰触到何云舟的嘴…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只差一点点, 霍铮便要碰触到何云舟的嘴唇。

不过霍铮并没有注意到, 在他这么一动作, 之前被何云舟一股脑堆在霍铮(shēn)上的猫玩具,全部都从他衣服的褶皱中滚落下来。

“喵”

下一秒, 某个又蓬松有沉重的(ròu)球跳到了霍铮的(shēn)上。

彼时霍铮还处于神魂颠倒, 心神(dàng)漾的粉色迷梦之中。但是那一声喵呜声, 还有那一团(rè)烘烘毛茸茸的东西, 十分直接地把霍铮的粉色恋(ài)梦踩得稀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袭击了霍铮并且中断了他(ài)(qíng)的自然是南瓜。

在何云舟和霍铮散发着酒气, 在宽大的沙发上滚成一团的时候,南瓜还表现得很淡定。它甚至还很平静地一直在翘着腿, (tiǎn)着自己已经没有了蛋蛋的蛋皮。

若不出意外的话, 它其实也并不想靠近那两个满(shēn)酒气的男人。但命运却让它一眼就看到一只崭新的毛老鼠从霍铮(shēn)上滚了出来。

南瓜瞬间就精神了起来,甚至连那两个人类(shēn)上的酒臭味都来不及嫌弃, 直接晃动着(pì)股,一个鱼跃, 快乐地从沙发旁边的猫爬架上,直接跳到了霍铮的(shēn)上。

其实,若是在平时, 霍铮自然可以从容地避开这么一颗威力巨大的生物炸弹,但如今他却正好是(qíng)迷意乱小鹿乱撞的时候,哪里又能预料到南瓜这天降肥(ròu)呢

再加上霍铮今天晚上本(shēn)就喝了酒,晕晕乎乎的, 此时被南瓜这么一踩一撞,不由(shēn)体一滑, 整个人就那样重重地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砰”

霍铮的后脑勺和地毯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闷响。

“喵”

南瓜似乎被吓了一跳,慌不择路地直接一掠,后脚先后踩在霍铮的脸上,然后瞬间钻到了沙发下面。

只有霍铮半躺在地上,脸很痛,然后他沉默了很久。

“”

就这样,这个晚上的霍先生终于有了被猫踩到忽然间酒醒这种崭新的人生经历。

“喵”

霍铮盯着何云舟的天花板怀疑人生的这一小段空隙里,紧张兮兮的南瓜慢慢地放松了自己的精神,他完全没有记住自己之前的鲁莽动作,强烈的好奇心以及对毛老鼠的渴望,让它慢慢挤回了沙发的边缘。然后它探出了一张肥胖的猫脸,窥视着沉默不语的霍铮。眼看着那个男人的(shēn)下还压着自己的玩具,南瓜便将整个猫缩成一团,趴在沙发下,自得其乐地伸着爪子不断地勾着霍铮的衣服,企图把那只让它心心念念的毛老鼠,从男人的(pì)股下面掏出来。

霍铮:“”

至于此时此刻的何云舟,他倒是完全没有发现自己(shēn)边发生了什么,之前的那一番折腾完全耗尽了他的体力,哪怕在醉眼迷蒙中看到了自己最心(ài)的瓜叽想要倾诉一番思念,但他的意识最终还是被醉意彻底地吞没了。

霍铮这边刚从满是杂物的沙发上滚了下去,那边何云舟发现沙发总算没那么挤了,立刻就心满意足地抱住了一团毛绒毯子在自己的脸颊旁边蹭了蹭,紧接便陷入了更加黑甜的睡梦之中。

而南瓜还在倔强地掏毛老鼠。

沉默了很久之后,霍铮终于整理好自己的心(qíng),他扶着沙发,慢慢坐了起来。

然后,霍铮盘腿坐在沙发旁边,盯着何云舟的侧脸看了很久。

“真是搞什么啊”

下一秒,他捂住脸,然后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咒骂。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欺骗自己,说自己完全没有对何云舟动心,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有那么一瞬间,霍铮甚至想要不管不顾,彻底放下所有过去的一切,就这样和何云舟在一起。

但是,年幼时自己亲眼看见的,那由“(ài)(qíng)”所缔造的黑暗画面,却在同一时间重新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许久不曾消退。

“我很抱歉,我没有办法接受你。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只可惜”

只可惜我却不是那个对的人。

明明知道何云舟听不见此时自己的拒绝,但霍铮还是凝视着对方的睡脸,一个字一个字,异常苦涩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当然,更有可能的原因是,就是知道何云舟听不到,他才终于有勇气当着对方的面说出来。

“不要走”

但霍铮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何云舟原本平静的睡脸上就浮现出了难过的表(qíng)。

他的眉头紧皱,一行眼泪缓缓沿着眼角流下,然后发出了破碎的低喃。

“没有你,我快要撑不下去了”

听着何云舟沙哑而模糊的梦呓,霍铮的心跳极快,呼吸急促。

他深深地凝视着何云舟,然后他颤抖着凑过去,像是小学生一般紧张而生涩地,轻轻吻去了何云舟眼角的那一滴眼泪。

下一秒,他猛然起(shēn),捂住了自己的嘴,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

霍铮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有朝一(rì)会是如此笨拙,如此手足无措,如此难过。

“对不起。”

霍铮听到自己用细如蚊讷的声音再一次对何云舟说道。

而何云舟双目紧闭,睡得很香。

何云舟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梦。

他梦到了瓜叽。

瓜叽刚去世的那几天,他一直默默祈求着上天,让他能够梦到瓜叽。

但奇怪的是,明明都那么思念了,他却从来没有在梦中见到自己最心(ài)的猫(mī)。

这有可能是因为猫(mī)去世之后要去的地方,跟人类没什么关系吧。

负责管理猫(mī)灵魂的神,应该也是猫的神,何云舟这种人类的祷告,大概没有办法传递给猫的神灵,所以瓜叽才没能及时地出现在何云舟的梦里

编辑小西曾经这么安慰过意志消沉的何云舟。

接下来的时间里何云舟一直努力地向猫的神灵祈祷,但就像是小西说的那样,他依然没有梦到过瓜叽。

直到这一天,瓜叽终于在慢吞吞地从何云舟梦境的彼端缓缓走来。

哪怕迟到了这么久,瓜叽也依然显得理所当然,很骄傲很神气的样子。梦中的瓜叽就跟何云舟记忆中一样,毛色鲜亮光滑,碧绿的眼眸清澈见底,像是上好的母绿一样镶嵌在端正的毛脸上。

何云舟在梦里扑了过去,又哭又笑地不断地抚摸着对方。因为太高兴,所以脑子都混乱了,已经完全不记得对瓜叽说了什么一定要努力回想的话,大概也就是那种没什么出息的蠢话吧,什么“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之类的话语。

还在宠物医院的跟瓜叽告别的时候,明明已经紧紧把毛色暗淡,(shēn)体瘦瘪瘪的瓜叽抱在怀里,那些话语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在(xiōng)口不断翻腾,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何云舟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反倒是在这个时候,何云舟发现自己总算可以大哭着把那些话告诉给瓜叽。

梦里的瓜叽比活着的时候要温柔很多,它看上去倒还是一副有点嫌弃有点不太(qíng)愿,但在何云舟的手指触碰到它那漂亮又光滑的皮发后,它还是如同以往一样,扬起了脑袋,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呼噜,非常快乐的咕噜声。

在那一刻,何云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所有的悲伤和思念,仿佛都被毛茸茸的猫爪子托住,盖在了猫(mī)柔软的肚腩下。当然,所有的难过还有寂寞都在那里,而且它们一直都会在。但是因为有了瓜叽的安抚,那些(qíng)绪尖锐而锋利的地方,都像是被什么温暖而柔软的东西稳妥地包裹了起来。

它们依然很沉重地压在人的心里,但再也不会把两脚兽们脆弱的心脏刺到鲜血淋漓。

何云舟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在梦里又哭又笑着。

傻傻地说着会被其他人笑话的蠢话。

然后,瓜叽忽然抬起爪子,轻轻地摸了摸何云舟的脸。

它笔直地看着何云舟,仿佛有点无奈的样子。

喵呜呜。

没用的人类,不要老是做这种让猫放心不下的蠢事啊

何云舟总觉得自己能够听懂它发出的喵喵声究竟是什么意思。

哪怕是被猫用这种高傲的语调不耐烦地小声训斥,但(xiōng)口的暖意却一点都不曾褪去。

何云舟忍不住将脸靠在瓜叽的(xiōng)口蹭了蹭,然后把它抱得更紧了一些。

体重有点儿轻呢

这个念头缓慢地滑过脑海,这样又过了一会儿之后何云舟才意识到瓜叽变得很轻。

低下头的时候,发现瓜叽(shēn)形变得朦胧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瓜叽要离开了。

深深的痛苦瞬间如潮水一般弥漫,何云舟下意识地想要把瓜叽抱得更紧一点。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何云舟得自己似乎是直接当着瓜叽的面,很没有出息地哭出来了。

“对不起。”

傲慢,漂亮,但在某些地方格外贴心的猫(mī),有些嫌弃地盯着何云舟,但随后还是将自己毛茸茸的额头凑过来,轻轻蹭了蹭了何云舟的下巴。

它忽然开口,用人类的声音说道。

在何云舟的(xiōng)口消失之前,它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我也很想留在你(shēn)边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