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那一天的晚上,霍铮按照约定,如常来到…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那一天的晚上,霍铮按照约定,如常来到了何云舟的家门口。

明明不久之前还天天打卡到访的地方,这一次却显得有些陌生。霍铮站在那一小块寒酸而狭小的门口,心(qíng)异常的复杂。

天知道他是为什么会给何云舟那样一个回答是因为那条信息的字里行间,隐隐透出来的那种悲哀和挽留吗

霍铮原本以为自己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可以轻松而冷静地斩断所有不必要的感(qíng)纠葛。

但唯独在何云舟(shēn)上,他一次又一次地破了先例。

大概还是不忍心吧

霍铮想。

不忍心伤害他。

那个人不合时宜的笨拙和含蓄,还有那种罕见的温柔,虽然并不起眼,但在霍铮所处的那个光怪陆离的喧嚣世界里,却是如此弥足珍贵。

霍铮自己也知道,若是真的跟何云舟说再见,恐怕他下辈子也很难再拥有一份这样隽永而温柔的(qíng)感。

只可惜,他确实没有办法,成为何云舟心中的那个人。

只不过,哪怕霍铮确实已经做出了决定,到底还是不忍心这么不明不白就对何云舟冷淡疏离。

吃完这顿饭,然后当着那个人的面说清楚,彻底斩断他的妄想就好了。

霍铮在心底对自己这么说道,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敲响了那张已经变得熟悉的大门。

“稍等”

敲门声落下没多久,霍铮隔着房门听到了何云舟有些慌张的回应声。

霍铮不自觉地绷紧了脸上的肌(ròu),心跳也有些快他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qíng)来面对这个晚上的何云舟。

大概是在忙些什么吧,敲门后过了一小会儿,门才被何云舟打开。

浓浓的香味,也在同时伴随着小小房间里昏黄的光线,流泻而出。

哪怕站在门口也可以听见厨房里传来抽油烟机的轰鸣,客厅里的电视开着,正在播放无趣的家庭剧,过于白痴的对白里,混合着南瓜吵吵闹闹的喵喵叫声。

放在任何一个人家里都只会让人觉得吵闹不堪寒酸穷困的气息一旦沾染上何云舟这个人,便像是拥有了奇妙的魔法,化为一种琐碎细小的温柔(rì)常。

“抱歉,刚才正在厨房里忙着,有点儿脱不开手。”

何云舟(shēn)上还系着布制围兜,一只手上戴着手(tào),另外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

他仰着头,冲着额霍铮露出了一个有些疲惫却温柔如昔的微笑。

一切看上去仿佛都跟以往一样,可霍铮在看到对方的面容时,心中却倏然掀起了惊涛骇浪。

时隔多(rì)之后终于再一次见面的何云舟,远比霍铮记忆中的样子显得憔悴许多。

略微红肿的眼睑和凹陷的脸颊,还有因为极度消瘦而显得格外单薄的(shēn)材那些细节映入眼帘的瞬间,霍铮心头微痛。

生平第一次,霍铮有些后悔了。

也许他确实不应该,不应该这样折磨一个人。

“怎么了”

反倒是何云舟,还企图在霍铮面前掩饰自己的异样。

“唔,没什么。”

霍铮定了定神,最终还是没有忍心戳破何云舟那虚弱的伪装。

他强行装出一无所知的模样,走进了何云舟的家。

一看到何云舟家现在的模样,霍铮便更加清楚地感受到了何云舟这段时间的痛苦与难熬。

来何云舟家也这么多次了,霍铮很清楚,何云舟并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的家弄得乱七八糟的人。他家的摆设虽然凌乱,但那只是为了拿东西顺手而已,其他的区域,何云舟总是会收拾得干净整洁

霍铮甚至还记得何云舟是如何面带苦笑冲着自己小声抱怨的。

可是如今霍铮看到的何云舟的客厅,却只能用乱糟糟来形容。

散落的书本与空咖啡罐几乎占据了整个茶几,沙发上也满是猫毛,一看就知道许久没有用吸尘器清理了,还有几个零碎的零食盒散落在地上,正被南瓜拨来拨去,当成了玩具在玩。

光是看到何云舟如今的家,霍铮便能感受到一股深深的颓废与绝望之意。

他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捏住了。

“真对不起,这几天真的太忙了,也没顾得上太收拾家里。其实我今天下午都收拾一下午,除了客厅其他地方都打扫干净了,你要是介意的话就去餐厅待着”

何云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发现霍铮表(qíng)异样,脸上顿时一红,连忙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这几天赶稿赶得昏天黑地,他完全是靠喝咖啡吃外卖活下来的,睡觉都只能争分夺秒抽空睡,就更不要说收拾家里了,这么几天下来,何云舟家里确实就跟个大型垃圾场一样。

而今天他也是约了霍铮之后才猛然惊觉自己家乱得像狗窝。

其实按照何云舟的真实想法,他倒是应该跟霍铮改天再约,然而霍铮的回应实在太快也太斩钉截铁,加上原本这顿饭就是为了赔礼道歉何云舟倒也不好意思再说改期这回事。

“没事的。”

让何云舟没想到的是,霍铮这么个挑剔难搞的人这一次却表现得很体贴。

“我不会介意。”

他轻声说,神(qíng)微妙,目光深邃。

何云舟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稍等一会儿,晚饭马上就好,今天晚上吃羊腿我总觉得我们两个又会不小心吃很饱,到时候正好可以收拾客厅消消食”

交稿之后的何云舟心(qíng)确实很好,而霍铮看上去也完全没有介意自己那天晚上的唐突,自然而然的,何云舟的语调变得格外轻快。

“好”

霍铮深深地看了何云舟一眼,点了点头。

而已经返回厨房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烹饪上的何云舟,自然也没有意识到霍铮那一刻的迟疑。

不过也不能说何云舟太过迟钝,毕竟今天他为了道歉而做的这道菜,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都能用“大餐”形容。

编辑部那位编辑建议何云舟把那条滩羊羊腿做成手抓羊(ròu),但何云舟却并不打算这么做。

手抓羊(ròu)总的来说,要用刚刚宰杀后的温体羊(ròu)才是最好,(ròu)的部位也最好选择肥瘦相间的羊排等部位,吃起来才有那种鲜美可口,入口即化的美味。

而寄送到何云舟手上的这条羊腿,本(shēn)只是一条小小的前腿,(ròu)质偏瘦又经过了冷冻,做成手抓羊(ròu)并不能达到最好的口感。

但若是把这条羊腿直接去骨,稍加腌制后,再在里头塞上(ròu)丸,胡葱,大蒜,苹果,核桃等填料,再用棉绳捆好放入烤箱,刷上蜂蜜和香料大火烤到金黄,反倒是个合适的烹饪方式。

这其中,胡葱与大蒜可以最大程度提升滩羊羊(ròu)的鲜美和香气。

酸甜可口的苹果有解腻和软化(ròu)质的功效不说,高温焖煮后软化的苹果更能给羊(ròu)加上一丝恰到好处的鲜甜。同样重要的,还有塞在羊腿里的(ròu)丸三分瘦,七分肥的猪五花剁碎后制成的(ròu)丸,空口吃总会让人觉得有些油腻,但塞在羊腿(ròu)里一同进行烤制,猪(ròu)那醇厚的(ròu)香和油香,恰好能给精瘦的羊腿(ròu)填上一份油润之香。

而剔下来的羊骨也完全不用浪费,用刀背把骨头敲碎后直接放入锅内,小火把羊骨头里的骨髓和羊油都煎出来,再撒上西红柿西芹等材料炒香,最后倒入高汤进行焖煮。

最后只需要用滤网将残渣过滤,很容易便能得到一道酸香浓郁可口的羊骨浓汤。

至于晚上用来充当主食的,是一颗一颗的带皮小土豆。

用清水把表皮刷干净之后沥干水分,与切成大块的胡萝卜还有玉米段一起垫在烤盘的最下方,稍稍撒上些许岩盐和香草。

烤盘的上方则是烤架,羊腿正是放在烤架之上。这种设置是为了让高温烘烤后从羊腿中渗出羊油与(ròu)汁,能够滴落在底部的土豆和其余配菜之上。

那(ròu)汁鲜香且浓郁,可以说凝聚了一只羊腿中最鲜美最油润的精华,而这种吸满了(ròu)汁的土豆与玉米,配上香软鲜美的羊(ròu)一起吃,最是适宜。除此之外,为了这一只烤羊腿,何云舟还特意去菜市场,买了一兜鲜嫩的苦菊回来。

羊(ròu)这种食材,最适合搭配的蔬菜,便是微微带着苦味,口感又很爽脆的蔬菜。

用盐水清洗干净的苦菊放入冰水中冰镇浸泡片刻,再捞起来沥干水分撕成小段。一指长的红色小尖椒切成碎末,一头红皮大蒜拍碎淋上麻油,配上些许砂糖,两勺柠檬汁和等量的生抽,便是再简单不过的凉拌苦菊的料汁。这种微酸,微辣,微甜,滋味丰富香气清新的料汁,与清爽可口,自带微微苦味的苦菊相当和谐。

更不要说,在吱吱作响,金黄灿烂的羊腿旁边摆上这样一盘嫩绿清新的凉拌蔬菜,从视觉上来说便已足够令人食指大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