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何云舟眨了眨眼睛,他与霍铮沉默地对视…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何云舟眨了眨眼睛,他与霍铮沉默地对视了片刻,然后忽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哈哈哈我好像讲了一个很冷的笑话呢”

说着这样的话,但霍铮面前的男人却像是被戳中了什么奇怪的笑点一样,笑得相当开心。

霍铮像是着了魔一样不受控制地凝视着何云舟的笑脸,明明完全没办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会笑,但莫名其妙地,光是看到那个男人微笑的样子,(xiōng)口就像是被注入了一打草莓味的起泡酒一样,之前那么多胡思乱想和为难忧虑,在这一刻全部都化为了带着甜味的小气泡。

霍铮就那样看着何云舟,不知不觉中,也勾起了嘴角。

而何云舟一眼瞥见霍铮的笑脸,虽然自己也是男人,但还是不由心头微微一震。

霍铮那完全超出普通人颜值太多的脸,一旦配上那种轻松温和的笑容,杀伤力简直成倍增长连何云舟这种正儿八经的直男,都有种隐隐约约招架不住的感觉。

“好啦,你去客厅待一会儿吧,我得先把厨房收拾干净。”何云舟下意识找了个由头把霍铮赶离自己的视线范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无聊的话,就拿一根逗猫棒陪南瓜玩一下,它最近确实有点太胖了,该多运动一下但你也别跟它打架哦,那家伙指甲要剪了。”

最后那句叮嘱并非何云舟杞人忧天,而是霍铮和南瓜之前就有前科。

谁能想到,霍铮这样的人每次跟南瓜在玩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一场人猫大战呢

简直就跟瓜叽还在世时一模一样。

一想到这里,何云舟心里有是软软的,看向霍铮的视线里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溢满了浓郁的慈(ài)。

“什么叫我跟它打架每次都是那胖子自己来挑衅我”

霍铮原本还在气急败坏小声抱怨南瓜的呆头呆脑,结果就这样被何云舟的视线轻轻扫到,话语倏然变得有些支离破碎。

“那我去客厅了。”

他轻声嘀咕一声,低着头,缩到了客厅的一角。

很糟糕啊

霍铮想。

好像只要跟何云舟在一起的时候,便会不由自主地忘记自己之前的想法,沉沦在那种浓厚的温柔之中。

可霍铮也知道,自己压根就给不了何云舟任何承诺。

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吧虽然理智上很清楚这一点,但只要想到要让何云舟这样笨拙的男人直面那残酷的拒绝,霍铮便格外的于心不忍。

而霍铮还在这厢百般纠结的时候,何云舟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何云舟听到声响,连忙厨房里走出来查看手机。然而拿起手机看到屏幕的瞬间,他却不由自主愣了片刻。

“云舟,你没事吧”

眼看着何云舟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接听,而且脸色也变得很是奇怪,霍铮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担忧的问话。

何云舟一直到这个时候,才像是猛然回过神来一般,冲着霍铮抱歉一笑。

“啊,我先去接个电话。"

何云舟匆匆忙忙丢下这句话,紧接着便飞快地跑到了阳台上,战战兢兢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哥,是我小溪。”

柔和却稍显陌生的声音,从话筒的另一头传了出来。

“小溪,你好。”

何云舟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格外干涩。

打电话来的人,是他同父同母的妹妹何云溪。

从理论上来说,应当是他最亲密的家人之一。

只不过就连何云舟自己都快记不得,上一次接到来自于家人的电话是多久以前了。

“家里是出了什么事(qíng)”、

“哥,我要结婚了。”

何云溪仿佛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自己许久未曾联系的哥哥说话,从话筒另一边传过来的声音里渗着挥之不去的僵硬。

“啊结婚你这么小怎么就结婚了”

何云舟吃了一惊,脱口而出。

电话那头的何云溪似乎哽了一下,才勉强应道:“哥,我都二十七了,这年纪也不算小了吧。”

“”

何云舟倏然顿住话头,这才恍恍惚惚想起来,自己的妹妹已经不再是记忆中扎着马尾的高中小女孩。

说起来,自己的妹妹也只比自己小两岁而已。

只不过何云舟离家实在太早,与那个家庭的关系也实在太过于单薄,以至于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何云溪来,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面孔,依旧是那张稚嫩的面庞。

“抱歉,我只是”

何云舟干巴巴地开口想要挽回几分,但话说到最后大脑依旧一片空白,到头来也只能硬邦邦接下一句“恭喜”便再没有别的好说了。

兄妹两人对着电话隔空沉默了几秒,还是何云舟强打精神道:

“婚礼大概是什么时候我把红包钱打在你账号上”

“那个,哥,我结婚你你会来吗”

“”

何云舟顿时卡住。

何云溪声音压得低低的,显得又为难又僵硬。

“都这么多年了爸妈他们也只是拉不下面子,你要不还是回来一趟,有什么话,大家一起好好说说吧。”

父母

何云舟握住手机的手有些发白。

“我这边工作很忙,”何云舟听到自己用那种空洞而虚假的声音开口道,“到时候恐怕请不到假我还是把钱打到你账号上去吧。”

何云溪在电话那头似乎叹了一口气。

兄妹两人用比普通朋友还要生疏的方式艰难地寒暄了几句,最后挂电话的时候,何云舟只觉得如释重负。

然而下一刻,何云舟便想起来,自己在撒谎工作上请不到假的时候甚至都没有问过何云溪的婚期究竟是在什么时候。

一种无法言喻的沉闷感逐渐在何云舟的(xiōng)口膨胀,何云舟不由自主地望向阳台外面,夜色中的万家灯火代表着无数个小小的家庭

那是很普通,很平凡,但是,也很遥远的画面。

何云舟不由出神。

何云舟跟家里的关系很疏远。

不是关系差劲,而是疏远。

没有仇恨,也没有(ài)的那种疏远。

他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但是,他诞生在这个家庭的时机,却很尴尬。

他的父母都是最典型的工作狂,而何云舟出生的时候,恰好是两个人都在事业最关键的上升期。也许是没有办法,也许是权宜之计,总之何云舟满月之后便被送到了外公外婆家。那是一个偏远到物资只能靠原始的人力或者骡马才能运进去的偏远山村。

那里山清水秀,有明亮的星星,有清澈见底的河水与小块小块原始耕种的农田。何母是几十年来山村里唯一飞出去的金凤凰,而她从离开那座小山村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但何云舟被送回去了,也因为这样,外公外婆非常宠(ài)何云舟,每隔一段时间,何母也会托人把钱和物资送到山村里去。

一切看上去都很好,何云舟的父亲和母亲有了充分的余裕奋斗自己的事业,何云舟有了人照顾,而远在偏远山村里的外公外婆也终于有了寄托。

只不过,大概就连何云舟父母本(shēn)都没有想到过,两年后他们会有一个新的孩子。

而且何云溪生下来就(shēn)体孱弱,三天两头要住医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是健康好活的何云舟那样被送到村里去让老人照顾。

所以何云溪被留在了父母的(shēn)边,但同样的,焦头烂额的父母两人,也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照顾另外一个孩子。

就这样,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地何云舟被父母放逐在那个(rì)益凋零的破败山村里,一年又一年。

等到他终于被接回去的时候,他已经是十多岁的少年了。

他会唱悠长古老的山歌,会插秧割麦,会打水放牛,会一切山里孩子会的一切。

但何云舟会的一切,与那个家庭,那个城市,格格不入。

何云舟知道那是他的父母,但他的父母是如此陌生。

同样的,跟(jiāo)宠在(shēn)边长大的何云溪比起来,何云舟对于何父和何母,又何尝不是陌生人呢

他们客客气气地相处,生疏而远离,何云舟更是在考上大学后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那个家于是所有人都得到了解脱,如释重负。

再加上何云舟大学时又出了一些事(qíng),自然而然的,他便再也没有回过家。

何云舟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空有血缘联系但实际孑然一(shēn)漂浮于世的生活,但是像是今天这样,偶尔与家人旧事重逢,还是有种摆脱地空洞感。

就好像要被什么黑而深的沼泽一点点吞没一样

不过,下一秒,何云舟便听到了阳台门被重重推开的声音。

“喵呜呜呜”

“你家猫饿了它饿了竟然在啃我的脚”

紧接着,是霍铮气急败坏的大喊和南瓜的嚎叫。

何云舟一愣,回过头,看到的便是以粗鲁方式抱着南瓜的霍铮。

“啊”

何云舟慢了半拍,才从那种空洞的(qíng)绪中抽离出来,对着霍铮挤出惯常的微笑。

“南瓜没有咬伤你吧我马上去给它弄点饭吃”

“你怎么了”

霍铮忽然打断了何云舟的话头,他直勾勾地盯着后者,皱起了眉头。

何云舟一愣。

霍铮猛然上前一步,何云舟(qíng)不自(jìn)地往后退了一步。

南瓜被重重地丢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气恼的喵喵叫,但阳台上的两个人类此时完全没有注意到它。

“有人找你麻烦了你脸色好差。”

霍铮声音冰冷地说道。

何云舟愕然地摇了摇头:“不,没有人找我麻烦,我只是只是心(qíng)有点不好。”

霍铮显然有些不太相信,他微微侧头,专注地凝视着何云舟,大概是想要从何云舟的脸上找出什么端倪来。

客厅里的灯光透过玻璃门落在了霍铮的头发上,那银灰色的长发,与当初瓜叽的毛发是那样的相似。

何云舟的呼吸变得有些快。

接到那个勾起了他回忆的电话后,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地想念瓜叽。

那只毛蓬蓬,沉甸甸的猫(mī),永远可以在何云舟心(qíng)最低落,最沮丧的时候给予他勇气和温暖。

只不过,瓜叽现在已经不在了。

何云舟的(shēn)边,只有一个名为霍铮的绿眼睛男人。

“我”

何云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晕了头还是怎么,但对上霍铮那酷似瓜叽的眼眸之后,他发现自己忽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我可以不可以摸摸你的头发。”

何云舟轻声地对霍铮说道。

“”

啊,来了。

直球。

糟糕了。

在听到何云舟的那一声要求的瞬间,无数嘈杂纷乱的心思瞬间在霍铮的心底炸开。

霍铮的脚步一顿,心跳乱了。

霍铮的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何云舟。

他与对方现在这种暧昧的,模糊不堪的相处模式不能继续下去不然的话,总有一个人,会被彻底地伤了心。

可是此时此刻,那个男人的紧张和沮丧,仿佛能够透过空气里传递到霍铮的灵魂深处。

“好好啊。”

霍铮听到自己一口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