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何云舟喜欢五花肉,哪怕如今的稍微时尚…



作品:《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何云舟喜欢五花(ròu),哪怕如今的稍微时尚点的人都(rè)衷于更加“健康”的白(ròu)如鸡(xiōng)或者鳕鱼,再差一点,牛排也能勉强接受,唯独对猪(ròu)唯恐避之不及就更不用说带皮带脂,三肥两瘦的五花腩(ròu)了。

不过何云舟却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喜滋滋地带上一两斤从(ròu)铺老板那定的乡下土猪五花回来烧给自己吃。

做法上,也与寻常人家做猪五花(ròu)不太一样。何云舟很少做红烧(ròu)亦或是东坡(ròu),他更喜欢的,是将整块的五花(ròu)放入事前熬好的香料油中,用非常小的火细细地“煨”上数小时。

那香料油也是提前数天便要开始制作的,大量的干葱头与葱结,香叶,八角与沙姜提前封入稍微加(rè)后的油脂中浸泡许多天。

看上去似乎是相当油腻的做法,实际上却恰恰相反,五花(ròu)被放入这样香气扑鼻的香料油中,没有一滴水的小火慢炸,能将多余的油脂全部炸出来,皮酥(ròu)香,软而不烂。

更不要说,上桌前,已经缩水了大半,金黄焦脆到不可思议的五花(ròu)块还要被捞出来,沥干油脂再用快刀“咔嚓”“咔嚓”几声切成厚片。切好的五花(ròu)片需要重新用平底锅稍稍煎一会儿。接下来是切得薄如蝉翼的雪白大蒜片,干燥香辣的辣椒粉和煸香的白芝麻一同洒在(ròu)片的表面,最后可以再薄薄地涂上一层酸梅酱,裹上爽脆清甜的球形生菜叶吃。

虽然只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食材,但这般花费时间精心烹煮的过程,却让它焕发出惊人的滋味。

霍铮最开始只是尝试着夹了一筷子,礼貌(xìng)地吃起来,毕竟五花腩(ròu)这种东西实在很少出现在他的菜单上。

不过是一口,霍铮便再一次露出了惊叹的眼神。

那五花(ròu)里,瘦(ròu)的肌理之间保留着惊人的充盈(ròu)汁,吃起来是那样的湿润柔软,猪皮酥脆轻盈,油脂半化不化,咬下去是如此丰腴而鲜美。

特别是将五花(ròu)与米饭同食,滋味愈发显得香甜可口。

更不要说,桌上的其他小菜也各有各的特色。

用豆豉和辣椒大火快炒的藜蒿带着堪称凶猛的山野气息,但这种香气在同样浓厚的豉香与辣椒的烘托下,迅速地转为了令人食指大动的咸辣清香。

这道菜何云舟特意用了一口极薄的熟铁锅,也正是因为这样,炒出来的时候藜蒿依旧碧绿生脆,自有一番风味。

用鸡汤炖出来的豆腐也不算什么工夫菜,只不过那嫩滑细白的豆腐饱吸了鸡汤的醇香,吃起来清清淡淡的,回味却甘美滋润,吃起来十分妥帖。

至于桌上另外两道菜,用虾油凉拌的白菜梗事前用冰水冰镇过,吃起来的时候带着一股清凉气,恰好能抵消掉其他(ròu)食带来的些许荤腻。同样解腻清新的还有那道豌豆与芦笋烧的清汤,都是当季最新鲜最嫩的食材,无需任何多余的调味料,便有一种植物嫩芽特有的微甜清新,而最后放入的那少许木鱼花,恰到好处地为这道汤增加了一丝细微的醇厚滋味。

“唔好像吃得太饱了”

一顿饭毕,何云舟放下筷子,在站起来的瞬间,他小声地发出一声后悔的嘟囔。

反观霍铮,大概是因为体格更高大的缘故,贡献了空盘主要战斗力的男人这个时候倒是毫无异样,只不过目光比之前要朦胧得多,看上去格外慵懒。

恰是一只刚刚吃饱,内心十分满足的大猫。

何云舟的目光落在霍铮(shēn)上,手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衣角。

总觉得有种冲动,想要伸出手,摸摸那个人的头。

“啊,酒”

而就在这个时候,何云舟又一次看见了被他放在橱柜的一边,以至于彻底忘在脑后的那瓶酒。

“又忘记喝了。”

“啊,是啊。”

霍铮有些微妙地回答道。

其实在开饭之前,他就发现那瓶酒被忘记了。

但出于一种无法解释的心(qíng),霍铮并没有提醒何云舟。

“看样子,只能下次喝了。”

霍铮假装若无其事地说道。

“嗯,好吧,只不过下一次一定要记得喝”

何云舟完全没意识到霍铮的那点小心思,自然而然地回答道。

霍铮却何云舟的回应而心(qíng)大好。

心(qíng)(dàng)漾之间,霍铮一个冲动,忍不住深深地凝视着何云舟,声音暗哑地低语道:

“不过,你知道吗,在你家吃饭的时候,我总觉得哪怕不喝酒,也有种微醺的感觉。”

对于霍铮这样的人来说,这一句话,几乎都能算得上是某种甜言蜜语了。

以至于话音刚落,霍铮便心思一凛,知道自己一个不小心又松懈了精神,犯下了错误,他并不希望让何云舟产生虚妄的错觉,毕竟何云舟对他

“噗嗤,你这根本就是吃多了所以饭气攻心而已。”

何云舟完全没捕捉到任何暧昧,用一句调笑终结了霍铮所有的担心。

紧接着,何云舟敏锐地注意到,霍铮似乎因为自己的那句话呆滞了一瞬、

但他也只是觉得,像是霍铮这种有钱人大概没有办法理解他开的那句玩笑吧

想到这里,何云舟连忙轻笑一声,语气轻松地对霍铮解释了起来:

“吃太饱的话通常会因为消化而导致大脑供血不足,此外血糖也会又剧烈变化,在这种(qíng)况下人觉得头晕微醺是正常的不过当初我们都在开玩笑,说这是饭气攻心。”

“啊哦这,这样啊哈哈,很好笑的词。”

霍铮道。

气氛逐渐变得尴尬。